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潑墨山水,土地公廟就在溪曲處竹叢後面與涼亭相對)

想往雙溪茶花莊抓住茶花綻開時節的尾巴,之後再經天南宮走文秀坑產業道路去探訪光緒年間土地公廟並順登九份坑山。原先是這麼規劃著沒錯,但是天氣陰陰的,雖然沒有下雨,但似乎不適合走泥濘的山徑(從天南宮後西九份坑山循稜)。只是如此沒有爬山而空出來的時間卻要怎麼打發?

正好車行過柑腳附近,想到作家劉克襄曾寫過后番子坑溪,加上我自己之前有規劃想從此循稜到內平林山,不過後來都因山路艱難路迢遙而作罷..;總之在這麼一個山雨乍歇或將來的日子裡,來后番子坑溪畔走一遭是一個不錯的主意,因為后番子坑也有一座將近百年至今香火仍鼎盛的土地公廟。

從上林國小對面離開雙柑公路左轉進入上林地區,把車停在新穎的福安宮附近,雨後的上林村中人車稀少,一股靜謐且清新的氣息蔓延開來。信步退回往溪流生態園區的轉角處;隔著座落一間石頭厝的谷地對面,看見雙溪煤礦的倉庫與事務所遺跡。村莊中還有許多古老的民舍,有騎樓也有磚厝,處處古味;田陌之間是民家栽種的作物,有蔬果也有花草,淡然素雅。我還不知道后番子坑的溪流園區在何處,卻已經先陶醉在入口附近的田園風光裏了。

這一段往后番子坑溪畔的路標是不清楚的,不過反正我們也是隨意走走,正是無所用心,不求而自得。於是也用了15分鐘,在泥濘還未完全沾濕鞋襪之前順登了附近不高的東內平林山(標高122公尺,土地調查局圖根點)。

(后番子坑溪畔,對茶不對人)
順著鄉間小路往溪畔下行時,漸漸就看到所謂溪流整治生態工法的痕跡,這時才能確認這個教學園區所在,原來卻是要人這麼深入才能發現的地方,難怪知道的人不多。我這又想起在雙溪還有幾個這種算是隱藏在深山較無人聞問的生態園區,譬如丁蘭谷,虎豹潭等..。

雙溪就是太過偏僻,才會令辭職嶺的老師想辭職;但也就是因此保留了好山好水,讓樂山樂水者又不遠千里而來。
過神農橋之後往右續行至不遠路盡頭是大正十一年所建的土地公廟,這大概是我見過覺得座落點位置最好的土地公廟,依山傍水,展望開闊。

如果過神農橋之後取左沿溪行,溪畔的茶花正盛開,在此賞茶花得時適所宜人,又何需他往?續前行,又經過數道生態工法教學說明牌,溪中游魚來回淺流石灘之間,復育果見其功,不過少了人為的干擾應該是主因。不過我們雖然沒有打擾到溪魚,但卻讓一旁田埂邊沒見過世面的小牛用一雙大眼睛直瞪著我們看。

往前再走就是上稜往登大平林山的登山入口;今日本就沒有要登山,於是原路退回神農橋,改取直行產業道路往山區深入,看看是否能走成一個環形回到停車處。不久經過后番子坑5號民宅,主人告知往前行是以前往三貂嶺或是牡丹的古道,不過已經沒人行走。我看了附近的山形地勢水流等,也打消了想要越過山嶺回到停車處的念頭。趁著還沒被嚴重的抱怨之前,趕快原路折返取車,再往雙溪茶花莊拿他們的風味餐祭祭飢腸轆轆的五臟廟。

往雙溪茶花莊的新寮路上,再遇兩間土地公廟,只是年代沒有那麼久遠。茶花莊中的風味餐是可以單點的,尤以茶葉涼拌過貓、桑葉蛋頗有特色,山藥雞湯適足以驅寒補暖。用餐畢,再遊莊園,盡賞其內珍貴難見的茶花,頗為愜意。

離開茶花莊之後,雖然天氣頗為寒冷,但還是想去看看九份坑山與附近的百年土地公廟。於是進入雙溪市區,過新基南天宮之後,轉往文秀坑產業道路。新基福隆宮就在文秀坑道路邊,也是一座廟中廟,香火鼎盛。我們到的時候,還有信眾在清洗廟週遭環境。廟身上所刻的年代是「光緒庚辰年」,應該是光緒六年,西元1880年,距今已有120多年之久,這應該也代表文秀坑這一帶先民開始墾殖的年代。

本文日期:2007.2.11(3.13 finished) | 台北行腳 | 相簿 | GPS(MPS)


雙溪后番子坑、茶花莊路線圖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