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往拔刀爾山的烏心石落花山徑)

最近頗覺得心靈想像能力快要跟不上實際行腳的足跡,反映在遊記上就是無法落筆為文;勉強為之,只覺文字虛浮,讀之乏味。我在想應該是要放慢腳步,盡量不要同時處理多件事情,減少足以縈繞於心的瑣事。日常事務太多要處理,假日又不讓自己閒下來,這樣需要時間咀嚼品味生活感受的靈魂要何時才能趕上不止息的腳步呢?我想再這樣亂忙下去,或許很快就會失去行腳的意義。

我雖然有這樣的危機感,但是星期五休假,還是又選擇去爬山賞花,只因為春天的腳步到了。春天的腳步近了,櫻花也開;櫻花將開,就想到烏來福山還是西羅岸去賞花;只是賞花還不夠,順便爬個山好了;頗有盛名的拔刀爾山就在西羅岸道路盡頭,林徑優美山路不難,順道撿個烏來的中級山。回程時順訪烏來生態農場,聽雨傘大哥說,農場裡頭也有大片李花。於是,好個豐富的行程;但是,為什麼要在自己心裡面一下子塞進這麼多東西?或許是太累了,事後的文字紀錄反而更懶得動手下筆了。就好像午餐吃太飽,就想睡覺。

誰規定春天到了,就一定要去賞花呢?

沒有人規定,是我自己歡喜甘願。總之,在還沒有看開看破之前,我還是往烏來方向走了。也慶幸今天天氣非常之好,來到西羅岸道路上,湛藍晴空下緋紅山櫻粉妝沿路迎客,吸引我停下來拍照。有路過遊人問我,一個人爬山?我說因為請假,所以只有一個人。遊人又說,為何需要請假?明天就是星期六了?

(往拔刀爾山途中的山溝)

就是因為是非假日,所以趴在地上取角度拍花也無人聞問;上拔刀爾山登高望遠時,也不會在猶如菜市場的山徑上跟人會車人擠人。這種純粹的旅行,雖拿一日薪水來換亦不易也。

從保慶宮登山口到拔刀爾山,不含休息時間約需走一個半小時。從保慶宮到腰繞結束上稜之前的路程會在闊葉林中走。這個時節正逢烏心石木開花,紛飛的花瓣隨風飄散灑落,在山腰小徑,在青苔石上,也在溪溝岩盤,還有幾片沾附在獨行的遊人心坎邊際,讓人費盡心思想要留下花積似雪的映像卻不能盡如人意。

上美鹿山稜線之後沿途再經柳杉林與闊葉林夾雜的山徑,大都平緩好走;除了注意幾處往美鹿山、高腰山、紅河谷的岔路之外,應無迷途之虞。這一路上白鶴蘭都結了果了,這個月份這個個山區倒沒有看到其他蘭花開花。午後陽光從樹梢射進來,林間草叢小徑光亮與幽暗分明,尤其是途中一處山溝頗有意境。

我一路走走停停,餓了累了渇了,就找塊石頭坐下吃煎餅喝口茶,就這樣也花了兩個多小時終於上到拔刀爾山。拔刀爾山海拔1117公尺,三等三角點4186號。拔刀爾是泰雅族語Batul的音譯,據說是藤帽上裝飾品之意。山頂上有對空標誌,四周的雜木大概都被清理過了,因此展望不錯。尤其是南方,可俯瞰內洞森林遊樂區的發電廠小水壩以及南勢溪谷

但若要論到要辨認群山,算是有點難度的題目。我大概可以猜出北插、南插,以及天邊略模糊但有雙峰山形的夫婦山。至於西南方沒有爬過的逐鹿山、林望眼山,或是東南方的波露山,西北方是向天湖山還是獅子頭山,就只是隨便亂猜一通了。

從拔刀爾山下來快回到保慶宮附近,過了三、四個小時,掉落的烏心石花瓣似乎更多了,幾乎要舖滿了山徑與溪溝,猶如長長的白色地毯。早已是北部郊山山區行道樹的山櫻雖豔,不若此時白色花瓣小徑所能帶給我的感動。追求太多繁華之後,偶遇的淳樸著實令人驚喜。至於農場內的李花幾株跟洗水山的全面盛開相較之下只是小巫見大巫。無關曾經滄海難為水,只是因為我已經不在意了。

本文日期:2007.2.9 | 台北行腳 | 相簿 | GPS(MPS)


保慶宮登拔刀爾山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