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孤芳自賞)

不知我怎麼變了 不知她怎麼變了

我慢慢知道什麼叫做忘記

是一種成長也好 是一種悲哀也好

不管我多想留住回憶

它依然隨著時光淡去 Our Love

不再是十七歲的我和你

最好還是想念別相見

我將永遠記得那段情

就算有一天我們變老

想起彼此還有著微笑

(十七歲 by David Tao)

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很喜歡聽陶喆的這首歌。也不知道為何多愁善感的冬烘先生每每都在扮演為別人製造幸福的人。

今天有一個好消息。我的一位眼光頗高的大學同學,就是之前一直沒有對象的劉家老大,終於要把認識一陣子但一直保密到家的女友給帶回南港家給父母認識了。劉家老二的老婆Sarah也是我學妹,就央求我去扮演潤滑劑角色;因為擔心新人剛進男生家門會怕生,場面太冷,讓我看情況太冷時就說何妨出外賞花,就這樣把大家帶到外面走走,化解萬一冷場時的尷尬。

不過新人表現的落落大方,頗得劉家二老喜愛,看來皇帝旁邊的太監們的擔心是多餘的了。只是既然一開始就已經報備可能要出去走走,於是在家裡坐了一會後還是出門了。快四點才要出發,本來要去擎天崗賞芒就不必了,就近就在南港茶山的桂花林步道,輕鬆走一回,女生就算是穿著高跟鞋也是行走無礙。聞花香觀山景,感情總是在攜手徐行間滋長,男女相處之道不就是貴乎自然嗎?這應該不需要人教的。

只是冬烘先生還是不能因此太輕鬆,Canon 400D的新機難道是帶出來好看的嗎?當然要負責把所有甜蜜幸福的過程通通給紀錄下來了。想起這幾年來我不知道當過幾次婚禮的伴郎、司機、攝影了,在此感謝所有親朋好友們對於冬烘先生還過得去的外表,駕駛與攝影技術一致的肯定。哈哈,怎麼這句感謝詞聽起來有點酸酸的?

走完步道一圈,也算是消耗了些熱量,肚子又可空出來用晚餐了,雖然才不過傍晚五點半而已。來到附近聚餐的老地方天然茶莊。老闆娘與我們相熟(箇中還有一段因緣),每次前去都有茶點心招待。據朋友說,後來他們自己帶家人去時,老闆娘也都有額外招待茶點。雖然我不知道是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總之我是不斷地帶了許多新朋友前去,老闆娘也都是盛情以對。這是老地方與老主顧之間的默契。

舊人雖已遠,又有新人來。每有新人來,總要有人扮演mentor負責將新人帶到生活圈中讓大家都認識認識並給些祝福,建立譬如像剛剛提到的老地方與老主顧的情感。只是那個人前負責帶來歡樂,人後回歸平淡的角色,之間心境轉換何其快速?我這個害羞內向(?)的人有時不得不扮演這種角色時,還是會不習慣於這種落差而感到分外寂寞呢。要幫別人製造幸福之前,好像自己要先知道幸福的滋味吧,不然可能就是心臟得夠強了。

寶樹堂出口的白玫瑰

純真的年代

環山步道

茶壺也要雙雙對對

寶樹堂出口

..

余順茶莊出口

(桂花林步道上看畚箕湖)

(夕照秋芒,我心悠悠)

本文日期:2006.10.28 | 台北行腳 | GPS(MPS)


南港茶山桂花林步道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