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金花石蒜為台灣原生種,分布於台灣北部和東北部濱海一帶,於九月十月間開花,花型顏色都跟金針花很像。台灣早年隨處可見金花石蒜開滿東北角海岸,或許三百年前航海經過東北角海岸的西班牙人還是葡萄牙人也曾驚艷於東北角臨海山壁這一片金黃色,而讚嘆台灣真是美麗的島嶼啊。但金花也因為它的美麗,在三、四十年,被商人大量搜購挖掘,導致原生地的球莖幾乎消失殆盡,東北角的岩壁間早就看不到金花臨風搖曳。現在在淡水有專門大量種植;依然還是以輸往日本為大宗。

(金水公路)

不過2004年我們尋找楓樹湖古道時正好路過金花石蒜種植區而讓我開始注意到這種花;蕭郎一群2005年在尋找和美池時亦在東北角山區不經意發現許多野生的金花石蒜;然後今年前兩週在走訪鼻頭角時,又看到步道旁立有金花石蒜的說明牌,花型跟金針花很像,這又重新勾起我尋找金花石蒜的熱情,於是尋找金花或可當作我台北旅記編號到第四百的一個milestone吧。

近日某報載106縣道17.5公里處由雙溪農會花卉產銷班所輔導的農家栽種的金花石蒜正值花期吸引路過遊客停留駐足觀賞。這則消息讓我把本週的行程通通規劃為金花石蒜觀賞週。星期六雖然下雨機率頗大,不過還是決定往東北角去,這是台灣原生的金花石蒜聚集最密集之處;至於另一處由人工栽種的金花石蒜大本營(?)就留待星期天的輕鬆行吧。

不過這個報導有問題,首先106縣道根本沒經過雙溪鄉;其次就算是106縣道17.5公里應該也不是在東北角,而可能是在新店以西吧。那我就想會不會102縣道誤植為106縣道呢?如果是102縣道17.5公里應該有可能進入雙溪鄉界。

於是我所蒐集到東北角有可能有金花石蒜「出沒」的地方,包括某報所說的番子澳、鼻頭港、106縣道17.5公里處農家,以及蕭郎一群去年這個時節尋找和美池時意外所發現的金花石蒜群,包括龍洞灣岬稜線路、南雅山山麓。另外報載由黃金博物園區捐贈十顆金花石蒜球莖交由濂洞國小準備要在金瓜石山區復育,所以如果到濂洞國小應該有可能找到金花石蒜。所以如果是要以找得到花為目標的話,那龍洞岬與南雅山是一定要去的,而鼻頭港與番子澳我最近才剛去過,一點金色的影子都沒有,但是也有可能我沒有認真找,或許鼻頭港附近的山崖、番子澳的話在往圖根補點的路上可能還有。

於是我要開始規劃行程了。考慮到下雨、路線難易、金花出現的機率,以及走訪的順序,我決定第一站先經九份到102縣道17.5公里;然後回頭往北經金瓜石下到濂洞國小(第二站);接下來來到濱海公路往東,直到信義橋登南雅山(第三站);續沿濱海公路西行不久就可來到鼻頭角,這是第四站;南下直到龍洞隧道前左轉上到龍洞灣岬步道,循稜往和美山,第五站。原路回程時,視體力、心情再看看要不要到番子澳(第六站)。這樣的安排是在前往鼻頭角之前都可以因為雨勢的大小來決定是否要撤退。

(黃金瀑布之愛戀今生今世)

黃金城堡

今日的陰陽海不太一樣

濂洞國小看茶壺山與大煙囪

濂洞國小看濱海公路

濂洞國小的溜滑梯

去年種的金花石蒜,今年稀稀落落

但實際執行的狀況是,102縣道17.5公里處其實已經快接近樹梅岔路,附近都是礦坑,根本也沒有農家,可見我的臆測錯誤。而且雨開始下了起來。於是我急退往金瓜石的濂洞國小,這時雨小了。但校園中是否有金花呢?呵呵,就是因為我假設它有,所以我就地毯式地搜索沿著山坡地而建的教室與上方山坡地。結果在兩棟教室之間看到了蜜源植物栽植區,而傳說中正在復育的金花石蒜就是栽種在這裡,球莖埋種的日期是94.11.15。十個月之後的現在,雜草叢生的花圃中只有其中一、兩株似乎有準備要開花的樣子,其他的應該都陣亡了,只剩下用塑膠膜包著的栽種者名牌..。所以第二站勉強看到一株金花了,只是絕對不能算是達成目標。

至於在濱海公路往鼻頭角的路上,雨真正的大了起來,在信義橋停了車,我撐著傘要上南雅山。山徑真的非常不明顯,我猶記得多年前爬南雅山時,是在「登山路」牌處左轉過溪再迂迴向上,從此之後山徑更不清楚。但是這並不是蕭郎去年從南雅山下山的路線,去年蕭郎的下山山徑今日卻遍尋不著,就算事先有GPS航跡引入也無用。此處的金花石蒜應該就在溪邊工寮再往前的農地附近,但是我雖有看到工寮卻過不去。難道這一年來都沒人來爬南雅山嗎?多次高繞找路,然後我放棄了。下雨天真的很不方便,傘、GPS、登山杖、飽含水的登山鞋..。

南雅山徑看海邊奇石

86k附近看山海瀑布

(龍洞灣岬稜線尋金花,無誠勿試)

(滿地開花)


鼻頭港過而不入,因為時候不早了,我決定直接到龍洞岬,快速循稜線上攻,這是此行尋找金花的最後希望,再找不到,我就要罵人了..。呵呵,是罵自己笨,下雨天幹嘛大老遠來此,把自己搞得又濕、又髒,走得又累又不舒服,完全沒有登山的樂趣。

龍洞灣岬稜線的登山口起始就是龍洞灣岬步道中途的涼亭附近,沒有標示,但登山客一看便知。這條路線跟南雅山路比起來算是好太多了,不過如果不是在陰雨的天氣來此就更好了。步道途經芒草堆,雜木林,更有許多蜘蛛面膜等著伺候,我踩著濕鞋上坡,其實本來走著走著是有些不耐煩的。不過有GPS的好處是,就算路程有點遠,但是因為知道距離目標還有多遠,走起來比較不會心慌意亂,只是還會抱怨就是了。

倒是因為濕滑的山徑讓我練就了兩項武藝:下腰與劈腿。劈腿就是下坡踩到草打滑時,前腳不由自主滑出去了,後腳卻還在自己的控制之下,勉強維持個不動,這樣身體自然就下沉,劈腿了。

至於下腰呢,就是蜘蛛面膜橫在路前,一不注意就要沾得滿頭滿臉,後來起了警覺,當臉有感覺似乎有沾上蜘蛛網時,在要沾未沾之際,上身反射動作似的急速後仰,就像是過了竹竿舞一般,閃過了蜘蛛面膜。

雞屎藤

一定要長在這麼高的地方嗎?

花落葉再開

龍爪手

山金針

忽地笑

遠眺龍洞南口公園

(原來龍洞灣岬步道旁就可以看到,在斷崖面海的那一面找找看金花在何處?)

在這般苦中作樂中逐步逼近了金花石蒜所在,這裡其實已經非常接近山頂了。而所看到的金花石蒜的數量令人驚訝。花朵的大小都不是濂洞國小那小小株可以比擬的,只能說平平都是金花石蒜,「漢草」怎麼差這麼多?

另外,為什麼這裡金花石蒜這麼多?我後來回程時還是有在登山路上看到少許金花。但是只有這裡的金花都長到山徑上來了,可見這條路走的人實在不多,而下雨天我還這麼認真不辭老遠而來,自己都覺得很不可思議。大概兩、三個月總會瘋一次吧。

細細端詳這金花石蒜,這花的各種別名都是在說明這花的特徵與特色:無義草(見花不見葉,花落葉再開)、龍爪花(花瓣呈波浪狀向外翻捲似龍爪、忽地笑(花梗由地面直接抽出後盛開)、Golden spider lily(全株有毒不能食用)..。在樹林更深處的山坡傾斜處,深藏其中的金花還更多;而有些花梗正好從路中間抽出來,我都有點擔心會不會不小心踩到。

回程還是又劈腿又下腰的趕回涼亭處,幸運的是這時候雨才下大起來。原本步道上的遊人都忙不迭地跑到亭中來躲雨,豈料這亭根本遮不了雨,雨勢被強風給吹得斜斜的打進來,在亭中還要撐傘,也算是一奇了。

休息畢起身要走,沒忘記要望望對面觀景平台那邊時常有人用以攀岩的陡峭岩壁,卻發現那岩壁的上方竟然也有好幾株金花附著,這應該就不是人種的,真正的土生土長的原生金花石蒜了。

事後我也會想,如果在這種天氣我早先就發現涼亭旁的山壁上就有金花了,那我還不會想要走個40分鐘的山徑上山去尋或許不存在的花呢?呵呵,值得想一想,想一想,幸福如果是太容易就到手的話..。

本文日期:2006.9.23 | 台北行腳 | GPS(MPS)


東北角搜索路線


南雅山尋無路


龍洞岬稜線登山路線圖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