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星期天又被朋友交付了一個任務,這個任務有三重目的:要找到一個地方可以打球,打牌,然後其次才是爬山。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啊。不過天氣炎熱,要打球就要早起才能打得久一點。所以不能早起的話,選項就可以少一個了。所以我的盤算就是找一個有水的地方,讓他們在水邊玩,晚上再去吃飯、打牌也就是了。而我心目中最理想的地方就是北宜高通車後,到坪林變得可以很快的,那就是金瓜寮溪畔的觀魚蕨類步道。這條步道沿途都在溪畔,幾乎無坡度起伏,有水有清涼,林蔭招來微風,就算是飼料雞中的超級飼料雞應該也能從容悠遊走完步道吧。

結果出乎我意外的是,走入步道後不到一百公尺,大家下了溪畔嬉遊,然後一群人卻都不想走了。當我說前頭還有好風光時,飼料雞二號竟然跟我說:不用再走了,這裡已經很好了啊。嗟呼!做為一個遍遊台北,充滿熱忱想要將美麗山水介紹給朋友的人,大老遠開車來此,結果就滿足在一處溪畔,弱水三千我只取此處停留。於是我真不知道該為朋友能喜歡此處美景而高興,還是覺得未竟全程而有一絲絲遺憾?

更隨興的是,好不容易把這群人從水邊趕上岸後,這群人又找了一塊平坦的石頭以為牌桌,眾人就在岸邊爾虞我詐的玩起橋牌。玩到興濃之處,甚至不太想走了,不顧在台北的其他朋友還在等待一起吃晚飯。於是一直玩到夕陽斜照入溪谷的光線似乎漸漸要黯淡,我們才依依不捨的離去。依依不捨的是,輸了好幾局正要開始扳回來..。

只是此行雖然簡單,不過我還是有做觀察的。其一,雖然北宜高已經通車到宜蘭,位於中途的坪林街上的人車似乎少了許多,不過在金瓜寮溪畔戲水的人,以及九芎根產業道路的人車卻沒有減少。越到傍晚騎自行車的人越多。這也說明了好的景點永遠會被內行的遊人給記得,除非它已經不再美麗。

其二,雖然我對於有太多人浸在水裡面、在河邊烤肉,可能造成的污染感到憂心;但是金瓜寮溪中的魚兒還真有生命力,在溪石間約略一公尺高的小瀑,魚兒前仆後繼的要從下往上跳。我從來沒看過這般景象。不過或許是今天的水流還算滿湍急的,我看了十幾二十分鐘,還沒看到有一隻魚可以跳到上一層的。當然魚躍的這一瞬間實在太短暫,我拍了十幾張,也沒有一張可以成功的捕捉到魚兒飛出水面奮力往上跳的畫面。至於蹲在河邊看了這麼久的魚兒逆流而上會不會因此而成為一代偉人?當然只是拿來說笑而已,不值得期待。

至於在等待劉家兄弟從水邊玩夠水的空檔,我又注意到溪流中的石磐上的小花小草,頗值得取景。將快門放慢,取那水流如織如布的漫過,而小花草看似嬌柔無依,卻還是抓住那絕處逢生的契機,展現韌性展現自我,花生水上,柔中有柔,來比誰的身段更柔軟。只可惜光線還是太強,對於近物的測光對焦皆不準,因此沒能充分表現我想呈現的意境。

魚躍龍門

夕照射入金瓜寮溪谷中

(溪石上的小花)

此行目的:尋找天然牌桌

天然茶莊一樓改裝成咖啡廳

本文日期:2006.8.20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