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親子

(法式滾球公開賽)

小兒們最近迷上法式滾球。我們第一次見識到法式滾球是有次來到新南國小附近的運河邊,看到幾位老人家在丟。這幾位老人家稱讚我們父子三人都很帥(這不是重點),邀請我們試丟幾球看看。還說不懂規則的話,可以看看旁邊的立牌。當時的確不太懂,只知道好像比誰把鐵球丟得比較接近小球就贏了。於是謝過老伯的好意,繼續我們的運河邊散步去。

第二次看到法式滾球,是在水交社市場的最後一夜。有個攤位就是丟法式滾球。兩小兒有去玩,也丟了幾個球,試準度。

接下來看到法式滾球,竟然是在我家附近公園。其實我家附近公園不知何時早就弄了個像是跳遠的場地,晚上都有幾個人聚在那裏不知在幹嘛。以前在公園繞圈散步也不曾特別注意(可能都在低頭抓寶)。兩小兒比我更早注意到公園裏頭有一群人在丟法式滾球,而且其中有一人就是在水交社市場擺攤的那位。兩小兒就在場地旁觀看。看了幾天,比賽滾球的大人,就給幾個球,打發他們倆個自行到旁邊丟去。後來其中有一位主其事的教練級人物看小兒們頗有興趣,乾脆把六顆球借給了兩小兒。從此之後,兩小兒更是每天晚上都要到公園去丟法式滾球。

有一天,這位教練級人物說1/7在這公園有個比賽,問兩小兒要不要報名?正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兩小兒與伊阿娘就湊成三人組隊報名了,取了個隊名叫「年獸隊」。

1/7這天一早九點來到公園,各個隊伍早就在熟悉場地,只有本隊抱著志在領參加便當而姍姍來遲(因中午過後有事)。小小的公園畫了8個長條形的比賽場地。參加隊伍眾多,我們還要第二輪才能上場。一組有三隊,進行單循環,取前兩名進入複賽。比賽規則是40分鐘內搶11。

本隊跟第一場的比賽對手賽況正進行得如火如荼,場上有兩顆球膠著在一起難分難解。這時主辦單位突然說要舉行「開幕典禮」,要我們趕快把場上這一局結束。啊就剛丟幾球而已,一時無法結束;現在是什麼狀況,比到中場,在進行什麼開幕典禮?

(現在是什麼狀況?)

原來是掛名協辦單位的立委及議員辦公室的正主兒此時蒞臨指導。其實他們自承是第一次見識到法式滾球,還以為就是跟槌球一樣專給老人玩的,不知道原來法式滾球厲害的話還可以出國比賽(這點跟我當初不識法式滾球的理解一模一樣)。

由於要把場地清出來給這幾位主兒進行開幕典禮且還要意思意思一下開個球,原本我們場地上正比的難分難解的球就被收走了。幸好那個教練級人物有先見之明,事先在地上做了記號。等到這幾位主兒輪流致了詞,開了球,大概又過了半小時。比賽終於得以繼續進行,這時卻發現我方的球少了一顆。不過教練也是厲害,很快就把失落在一旁的球給找了回來。(本來就是他借給我們的球嘛,他認得)

經過這一個打斷,原本僥倖領先的我們,開始一路落後,理所當然的輸了第一場。

第二場換了個場地跟三個國中生比賽。本隊也是一開始領先,但後來被追平。這時得失心太重的大寶開始鬧起脾氣,怪隊友都丟得不好。大寶自己倒還是可以一邊繼續碎碎念一邊丟球;但其他隊友心情卻大受影響。第二場又輸了。終於如願以償可以在十二點前領便當,提前打包回家。

比賽已經結束,大寶還在一旁發脾氣。有個已經在一旁吃便當的阿嬤安慰他:「勝負是兵家常事,我們還不是連輸兩場,下去領便當。」不過這時的大寶完全聽不進去旁人的話。還是過了好一陣子,他自己去一旁好好冷靜,我才去把他帶回來吃便當。這種(沒本事)愛逞強好面子的臭脾氣到底是遺傳到誰?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