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正在準備寫這篇遊記前,我對旅聯網突然又生出一個新想法,姑且名之為POD。如果完成互動版後的Ontology算ver.2.5,那這個改變Business Model的POD就將會是一個感覺煥然一新的ver.3.0,因為這會在數位內容的 Aggregation與Publish上又往前邁一步。不過Ontology中Synchronization的部分尚未完成,平時閒暇我又要以寫有時效性的遊記為優先,有時真希望可以有人來幫我implement這些idea。不過我大概也了解,我這些餿主意終究還是只能靠我自己把它實現,就這個層面而言,真是夠寂寞的。唉,只能繼續做著孔明姜維之歎吧。

所以這篇賞芒的遊記呢,依照慣例,當然跟前段所提的寂寞,還是一點關係也沒有。

星期六下午,本來就計畫在看完電影之後到台北附近的山區去看數大便是美的芒花浪。屬意的地點有兩處,一是瑞芳平溪附近的五分山;一是桃園龜山交界的虎頭山。一開始考量的主要因素是車程遠近。不過最後選擇桃園卻是因為還沒去過,想去順便撿個基點什麼的。其實這兩個地方的車程差不多遠吧,但是如果從中山高南崁交流道下經春日路(再左轉三民路與成功路會看到虎頭山的牌樓),將會進入桃園市區的外圍,車多人也多。相較之下,瑞芳的五分山,在上到氣象站之前的道路,就可以沿途就近賞芒花了。

桃園虎頭山,又名大檜溪嶺,有一顆三等三角點。虎頭山公園,也是桃園縣立公園。在過了五分山(不是瑞芳那個)之後的山區,不再有水泥步道,只有愛到處亂走登山健行者最喜歡的錯綜複雜但四通八達的土路。而這些小路,果然讓姍姍來遲的我們搞得昏頭轉向,因此錯過了目的地虎頭山,而誤上了另一座小山,新路坑山。但也就是在過了五分山之後沒有水泥建物的山間原野,才能得見滿山遍野的芒花在強風的吹襲下,猶如海上層層起伏的波浪。

四點半才到虎頭山公園,其實應該是可以把車直接開上山的。不過一開始我們還是很老實的從山腳下的宏德寺起登。還只是在三分山之前的觀景台就已經快五點了,可以看夕陽了。馬上就要天黑了,這樣還賞什麼芒花呢?總之,不管了,希望這虎頭山真的是平易近人的小郊山,就跟台北的四獸山一樣,應該沒有人在四獸山上迷路的吧?於是只得加快腳步,過了三分山、五分山之後,芒花就漸漸佔據附近的山頭了,放眼望去,盡是芒花白浪。

我們在五分山上,最後的水泥平地,望見對面的山頭,猜想那應該是虎頭山吧?其實我沒有去比對GPS,反正時間不夠,就當做是吧。然而其實對面的山頭是新路坑山,虎頭山應該是要取左的循稜山徑,還會經過一個停機坪。而我們卻是取右先下到山谷,再從新路坑山的右側上山了。在下山谷的途中,有許多小岔路交錯,也許都可以通,但是問題在於我們沒有時間可浪費了。

芒花與夕陽

五分山望新路坑山

在一處岔路,我們遇到兩位登山健行的歐里桑,我向他們問路,並說明要到對面的山頭找三角點。其中的一位很好心的要帶我們去登山口,因為他正要循下山谷的路返回停車處。也就是這段從五分山下來的路,經過芒花海,而此時的夕陽西沉至快接近地平,天地一片金黃,如果可以停下來慢慢取景,當可以把當下天地蒼茫的意境給拍攝下來吧。不過既然有人好心帶路,我也不好意思在途中停下過久。

不過我取景構圖的速度,因為憑heuristic之故,一向很快,這才得以留下一兩幅芒花海的影像。其他的時間,我都在跟這位好心的阿伯聊天。有人說,冬烘先生出遊很喜歡跟陌生山友聊天;不像有些害羞內向的人,只會自顧自地自己的。哈哈,我只能說,這個觀察..真是透澈啊。論起冬烘先生聊天對象中的第一名,我自己猜想應該是,賣香腸的小販吧。賣香腸的小販很可以聊出當地人對於生活的一些心聲。

(芒花海)

(新路坑山夕陽已西沉)

從這位阿伯的話語中得知,這附近山區的小徑,可長可短,可陡可緩,可大圈小圈任意組合,無怪乎是桃園或龜山鄉民健行散步的最佳選擇。不過我比較擔心的是,天色漸暗,如果沒有路燈的話,回程不免摸黑,這要如何是好?因此詢問老伯回程的最佳路徑。依照老伯的說法是,我們來時的稜線路最快。不過有做功課的我卻私底下認為,應該還是沿著山腰經現在看得到的三聖宮,也許過了三聖宮之後,一路就有街燈了。

我們下了五分山,過了右邊往三聖宮岔路,繼續往左下到了山谷間的小溪流,一旁就是很有名的春天農場。不過到底有名在哪裡?老伯說,這可能是某些藝人合開的。

從春天農場鑽過去,又繞了上來,這就來到一條柏油路上。老伯說往左邊,車可以上山頂。我們卻是先往右,然後在左邊一個不明顯的入口循稜上山。也就是在這個岔路口,我們跟領路的老伯分手,接下來就要自求多福了。然而不消幾分鐘我們就已經跑上了山頂,當然我也終於發現所處的位置不是虎頭山。不過新路坑山頂好歹還是有一根圖根點,而且展望視野俱佳,據說可以看到南北插,只是我看不出來。另外夕陽餘暉讓天空染成紅暈一片,沒有帶腳架的我,以很克難的方式只能拍得出夕陽餘暉,卻拍不到山谷中隨風搖曳的芒花。山上朔風野大,天色就要暗到無法辨明路徑的地步,還是趕快下山才是正經。

回程時依照我的構想,經三聖宮下山,果然在天色全暗前,來到已有燈火的三聖宮,時間抓得剛剛好。不過冬天腳步近了,從事戶外活動要及時才能盡興。晚上還是盡量做適合夜間進行的活動才是,譬如….逛夜市、到燈火通明的深坑老街吃豆腐。哈哈。

下五分山途中望龜山

上新路坑山途中一片紅

本文日期:2005.11.19 | 台北行腳 | GPS(MPS)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