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走過赫威山線看見透過林中的陽光)

十一月的第一個星期六,天公作美,天空湛藍,正是老天爺賜給大家上北插天山去進香朝聖的好時機。想想近一個月來,開心少女隊為了十一月初的山毛櫸盛會也做了多次特訓,其中還包括跟北插路線直接相關的赫威神木線、東滿步道線等,這一切都是為了習慣連續八個小時以上的長途健行。但是木屋遺址陡上北插這段路恐怕會花上太多時間在攀爬木梯、塞車、以及拍攝美不勝收的山景,所以我還是盡量把出發時間提早。

於是今天七點半就到了小烏來第三登山口,也就是卡普產業道路底,其實在派出所辦入山證時花掉了我們二十多分鐘吧,因為趕著在這一、兩天上北插的人不絕於途,山毛櫸的盛況可是不等人的,也許下禮拜,就只剩下葉片落盡的枝幹。

而開心少女的特訓,雖然主要用意在鍛鍊兩位女孩的腳力;其實還包括我對這幾條路線的評估。我自己兩年前由滿月圓上來,受夠了無窮無盡的木梯與爬升超過一千多公尺;另外雖然從山友的資料得知小烏來第三登山口經赫威山的路線是最快的,但還是把幾條到木屋遺址的路線親自走過一遍,這樣規劃路線才會更有把握。於是最後還是選定了赫威山線,從小烏來登山口開始,除了一開始身體尚未熱起來略感不順之外,果然是一路無事,不消兩個小時就到了木屋遺址。

九點半左右開始由木屋遺址仰攻北插,這一段就是開心少女特訓中所沒有的,而且我昨晚臨時又把從多崖下繞回赫威的環形給規劃進來;雖然是希望不要原路來回以避過下山的人潮,而且在路線選擇上多一點變化。但是下多崖的路段又陡又滑,卻也是始料未及,開心少女對於陡滑的路線完全無法適應。於是前年我帶膝傷下北插時,不斷被後面隊伍超越的歷史又重演了。所以下山回程的這一段路,開心少女的水也喝光了,艱難的下坡陡滑的路線竟似永無止盡,因此原本早上看到山毛櫸盛況的開心的臉就越來越臭了。

是我之前的幾次特訓無效嗎?我想第一次特訓中的赫威神木與赫威山環形路線應該有稍微讓女孩們感覺上上下下的林徑以及可能摸黑的後果;但走過第二次東滿步道平坦寬大只是路程稍長後,她們又失去了戒心。隨後的石門山與大溪花海只能算是散步,談不上什麼訓練。而今天在山中待上十個小時,份量突然增加一倍,難怪女孩們要怨聲載道。果然是由奢入簡難啊。雖然額外的行程也就是多崖山的路線長度與難度超過我預期;不過所用心良苦規劃的幾次特訓,好像沒有發揮太大的效果,這是讓導遊頗為upset的啊。

山毛櫸的枝幹

山毛櫸的金黃葉

前年的最佳觀景處望前峰

山毛櫸背後的南插

下前峰之後續往北插

山毛櫸的枝幹會轉彎

(下前峰之後續往北插,展望有山毛櫸的群山;拉拉山與盧培山之間遠方的聖稜線)

(加上雙倍望遠鏡頭之後所見的大霸)

(南北插岔路口望北插前峰與遠方的南插天山)

回到今年北插天山本身山毛櫸變紅變黃的盛會來。由於兩年前登北插時帶點薄霧,若有展望也要等雲開霧散的空檔,所以登頂的過程中比較沒去注意東南方的遠山;就算看到也是相見兩不識。兩年後的冬烘先生見識又不一樣囉,這回會去注意南插天山、盧平山、拉拉山、塔曼山等相對位置。由於南方天空晴朗無雲,從南北插叉路口附近甚至都可以一直望見尖尖突起的大霸尖山。

於是天空的藍、遠山的墨綠、雲海的一抹白、近處山毛櫸的紅似火,眼前豐富的景物有著強烈的對比。攝影者的主題要擺在何處,要彰顯何者?兩年前的我只會將大片山毛櫸滿滿的塞入相機畫面中。而如今,我要帶入那飄邈的遠山,讓紅遍的山頭更紅,也讓意境更深遠,彷彿能神遊於九霄雲外。

於是每年十一月初登臨北插天山,是看山毛櫸的盛妝演出,也是站在海拔1700公尺的中級山上看天邊峰峰相連。你可以說這是媚俗式的北插山毛櫸進香團,還有人說這更像是人聲鼎沸的菜市場。只是不管別人怎麼說,我只相信西風捎來的話語,它說,它已經把樹葉都染紅了。於是北插的山毛櫸,去年我缺席了一回,今年我終於又來看你了。(只是你何時找了個伴,多了顆二等三角點呢?)

最後一段陡上了..

北插天山兩顆二等三角點(前年只見一顆)

多崖山望北插天山

多崖山望樂佩、卡保

本文日期:2005.11.5 | 台北行腳 | GPS(mps)

枝幹會轉彎

山毛櫸的葉


小烏來第三登山口(赫威山線)登北插天山路線圖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