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海興路步道途中

情人湖環山道的堡壘

俯瞰情人湖

俯瞰海興路步道出口

(大武崙山望大武崙砲台)

話說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這跟本次大家一起從海興路步道爬上情人湖,又從大武崙附近湖走中山峽谷步道下到外木山,也是一點關係也沒有。

只是大家幾個月沒一起爬山,於是就算天氣不好,一起聚餐也可;但是如果只是聚餐又沒什麼意思,於是就找座附近的山來爬湊數。於是這個地點就是可以爬山也可以吃海鮮的基隆外木山的幾條步道了。

這次的路線海興路步道以及中山森林峽谷步道我都沒有走過,
不過關於路線我也不想多做描述,地圖應該表達得滿詳細。紅紅的太陽下山了..依呀嘿,小小羊兒要回家..睡覺了。

(中山峽谷步道望野柳)

耳鳴痼疾加上牙齒新痛,做什麼事都不帶勁,不管是淑世濟民還是獨善其身,熱情都在迅速地消退中。能不能被認同,會不會被理解,對我來說本來就無所謂;因為這種無所謂,所以遊記撰寫、網站維護自然也是有一搭沒一搭的。身與心,有點累了,有點倦了,更糟糕地是自己放任這樣的累與倦繼續持續而不太想振作與挽回。哀,莫大於心死。

心還未死,但也快了。本來不想寫這篇遊記的,但還是趁著尚未徹底厭倦之前,補完它吧。因為這本來該是篇與山友重逢相約爬山的快快樂樂之作,不應該被以什麼都無所謂來終結。

但是若問我是否在腦中一片嗡嗡作響時還能回憶起這段旅行的哪些片段化而為文?那大概只剩下我和字戀姐在這幾條步道上的幾段閒談吧。

海興路步道平緩好走,全程都在樹林之中,今天天氣陰雨,幽暗樹林中要持穩相機取景不甚容易。Tony兄在前面領路,大家雖然談笑風生,然而腳下不稍停,一會兒就上到了與情人湖環山步道相接處,原來這裡是在觀景碉堡附近。後來又爬上了大武崙砲台、登上大武崙山,大家都不是新手,登山其實只是手腳在活動,其實大家都是互相找伴在聊天,也是在試探彼此的默契是否有因久未相見而生疏。

(中山峽谷步道拍木槿)

在中山峽谷步道的上端入口,也就是立正觀景台,因為視野展望極佳,以及附近一棵枯樹,一棵Tony兄被讚賞拍照拍得很有意境的枯樹。於是一夥人在這裡交流起攝影技巧起來。老恩兄當場示範如何搖黑卡。我則在跟字戀姐溝通如何藉枯樹為襯來取景..。這種和樂交流的場景正是我所樂見的。

因此大家或許對於旅聯網的存在以及意義各有想法與期待。然而我認為如果藉由這個虛擬整合的機制,就算只有少數人可以從中得到正向的循環,也就是增益其所原不能,並回饋其既已所能給其他有興趣者,那旅聯網就算已經發揮它的功用了。因此若問做為版主的我對旅聯網如何看待?唯有「生有不有,為而不持」而已矣。

旅聯網只是承擔理想的載具,並不是最終的標的物。旅聯網或許很快就會被更新的資訊工具所取代,但是若能持續熱情,理想就不會輕易地消失..。我看著眼前這一群正在快快樂樂登山與拍照的同伴們;而近海岸邊大浪不斷拍打在礁岩上,一時心中也不知什麼滋味。只能怪置身在陰暗的天空下總是會讓人想得太多..。

旅聯網版主,是我所扮演的角色中屬於必須neutral的一種。從中山峽谷步道下來沿著海邊走回海興路步道停車處,字戀姐走過來跟我並肩而行,聊的是一些無可奈何的人與無可奈何的事。我取巧地用屬於neutral的身份來回應字戀姐,現在想想不免不夠真誠而沒有建設性。誰叫我自己本身也是無可奈何的;或許字戀姐本來也就沒有在期待我的答案吧。哈,真是無奈啊,總不能又怪到陰暗的天氣去吧..。

稍晚聚餐,有賴KHLin兄幫我們搞定了假日一位難求的海鮮餐廳,而小周與法賓也都趕來相聚。令人驚喜的是,法賓兄帶著一位嬌客同來,看來也有很多好事情在我們不知道的情況下正在進行著,令人期待。譬如字戀姐是不是很快就可以穿上她出席國宴的禮服來見證這一群尚未成親的小老弟的幸福呢?

中山峽谷步道出口

中山峽谷步道下端出口回望

浪花淘盡多少千古風流人物

本文日期:2005.10.23(29 finished) | 台北行腳 | GPS(mps)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