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往遊樂區路上看東眼山,像是一顆往東望的大眼睛)

開心少女北插特訓第二彈,這回來到了東眼山準備挑戰東滿縱走的前半段,由東眼山森林遊樂區上至東滿步道與北插路口。這條路線會經過化石區。東眼山我雖然來過兩次,不過卻沒有走過這裡。如果算上兩年前由滿月圓上北插,加上我今天的路線,實則我已經分兩次完成東滿縱走。

今天天氣晴朗一掃昨天的陰霾,再往遊樂區的路上遠遠就可以望見東眼山。開心少女們都說看不出來這像是一顆往東望的大眼睛。我能夠怪她們沒有慧根嗎?Ellie說在台灣似乎很喜歡把山以「象形」的方式取名字,譬如東眼山、獅子頭山之類的。外國好像就沒有這種習慣..。不過稍後開心少女隊很快地又找到一個「庇里牛斯山」來推翻了自己的說法。關於這點我又只能不予置評了。

水彩寫生

東眼山西南峰

進入遊樂區後取最右邊走往化石區,由遊樂區大門走到東滿步道的入口約還要三公里。不過這段路比我原來以為的還要平緩好走,因為是在東眼山森林步道的邊緣沿著等高線繞行的路線。所以視野開闊,大片柳杉林也甚是整齊美觀。雖然頂著太陽,但是卻有微風陣陣,開心少女們行走其間的感想只有兩個字:舒服。

行過生痕化石區,轉過路徑彎處,遠方群山初現。當時行走時還在猜測哪一座北插天山?看起來如此之遙遠,心都涼了一半。還是當作沒看到,傻傻地走也就是了。呵呵。

北插天山、赫威山

一點多的東眼山

四點多的東眼山

九頭獅子草

紫花酢醬草

普拉特草(Pratia),台灣原生植物

俗稱:老鼠拖秤錘

觀瀑橋

棋盤水道

柳杉林道

針葉地毯

我為人人,人人為我之三劍客要怎樣?

從入口走到最後的廁所(東滿步道的起點附近)約需要五十分鐘以上,不過我們花了太多時間慢慢逛慢慢拍照。從東滿步道起點之後,開始在柳杉林中行走,在觀瀑橋附近過溪,走過幾道從山坡留下的小溪流,來到開始要上坡的轉折處。說是上坡其實也不甚陡,說起來從東眼山上北插的應該是走起來最輕鬆的路線,因為都是昔日栽種柳杉的林道吧,只是里程稍微長了些。如果沿途不停歇一直趕路,走到東滿步道與北差的岔路口應該只要二個小時,約略等同從滿月圓上來的時間。

只是路雖然好走,透光杉林固然美妙,沿途也不乏奇花異草;然而路程太長一直走不到目的地似的感覺,漸漸開始消磨開心少女的鬥志,看來她們的忍耐程度應該是連續走山路兩個小時。我今天為她們帶了新的登山杖,也算助了她們「一腿之力」。只是中途休息的時候,我看到這兩隻新的登山杖,又看看我自己這支以沾了許多蜘蛛面膜的登山杖,不禁又生出了搞怪的主意。那就是三劍客之「我為人人,人人為我」招牌舉劍擊劍動作。不過兩個女生面有難色勉為其難地應我之請擺出「兩人三杖」的無力姿勢,似乎不是很打從心裡認同我這個idea。我只好拿回我自己的登山杖讓她們自己自由發揮擺pose了。

香木

拉卡赫威東眼北插

向左走向右走

沿途我們經過一處很香的地方,就是不知道香氣是從哪裡飄出來的,只能懷疑是不是那棵斷掉的樹幹所散發出來的。繼續撐到拉卡山的岔路口,遇到有一位先生要尋找失落的同伴,問我們有沒有看到一位獨行的60歲歐巴桑。原來他們是從滿月圓走拉卡山下東眼之後,現在要原路回滿月圓,只是回程就不走拉卡了,而是走傳統的東滿縱走路線。從滿月圓上拉卡山單程就要三個小時,上上下下很操的,那位先生如是說,所以回程要走輕鬆一點,但就怕那歐巴桑不知道。我們都說沒看到那位歐巴桑,在深山裡面走失無法連絡真是麻煩啊。開心少女又嘰嘰喳喳地說如果自己遇到這種問題要怎麼辦。最後得到的結論是,自己走回停車的地方去會合。

三個小時之後終於來到一個十字岔路口(分別往拉卡、赫威、東眼、滿月圓),這是算滿開闊又不幽暗的休憩點,我估計這裏離東滿步道與北插岔路口應該不遠,不過還是讓開心少女先在這裡休息,我自己一個往前面走走。果然不消三分鐘就來到三叉路口,也遇到剛從北插下來的山友。我又回頭去招呼開心少女們過來,要她們在指標前擺出「向左走向右走」的動作。不過她們好像不太情願配合的樣子說,這種指標沿途也都有一堆啊?不過我說,這個指標意義可不同,這是唯一三個方向各指出一個目的地的指標啊。

剛從北插下來的山友說要拍照的話,等一下還會有模特兒會下來喔。我在想,難不成志玲也喜歡爬山嗎?哈哈。反正我們等不及模特兒下來就要先趕路下山了,因為已經接近下午三點。如果捉兩個小時下山的話,回到登山口正好五點,天應該還沒黑。剛才北插下來的山友說山上的山毛櫸還沒有變紅的跡象,這個資訊倒比山上會不會有美麗的模特兒現身還有參考價值。

(天邊一朵雲?)

下山的途中不知道是不是路太好走了,開心少女們的步履飛快。不過下坡走的太快對膝蓋不是好事,回到最後的廁所雖然如預期中只花了一個小時,不過從廁所再走回遊樂區大門口的碎石平路,大家反而是步履蹣跚,欲振乏力了。據說已經過了五天的現在,兩人膝蓋還在酸疼。

在最後的廁所休息畢繼續往回走,迎面走來兩個人,四點過後還有人要上來,不禁讓我感到好奇。面向陽光的我等到人走近猛然一看,這女生不就是好久不見,不知道是不是還在鬧彆扭的紓非嗎?(詳參2005.6.5北勢溪古道)

紓非倒是怪我沒有馬上認出她,是不是快不認識她了?紓非又很快地指認出開心少女隊的成員誰是誰。看來開心少女隊也算在江湖中闖出名號了,原本我還一直要她們改名成類似小龜隊之類的(可惜小龜隊之名已經有人用了)。只是好笑的是,這一次東眼山有一個叫做紓非的遇到另一個喚蘇菲的,卻沒有張飛打岳飛打得滿天飛,因為兩個人根本不姓蘇,真正名字中也都沒有飛的音。不過這也告訴我們世界就是這麼小,如果想要做壞事就得小心會不會哪一天碰巧被認識的人看到。當然,冬烘先生是一向不做壞事的。呵呵。

本文日期:2005.10.16(21 finished) | 台北行腳 | GPS(mps)

(東滿步道、小烏來登山口登北插天山登山路線圖)


東滿步道、小烏來登山口登北插天山登山路線圖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