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很像一隻馬

..

(盤根錯節的上方有陽光)

為了一個月後北插天山的山毛櫸,於是安排了小烏來往赫威神木與赫威山的環形路線做為行前訓練。讓這群開心少女們先見識一下北插天山的路況與長度。

將近中午來到登山口,一開始是下雨,只是走在林中,如果只是小雨,倒還沒有到達撐傘的程度。只是雨勢卻是一陣一陣,時大時小,雨傘也因此時張時收。應該是在過了從赫威山腰繞山徑來會的叉路之後,雨就完全都停了。於是我們也都可以好整以暇的悠哉取景了。

往赫威神木的路,我覺得是算寬大好走的,當然雨後的盤根錯節梯頗濕滑,因此我們速度不可能太快,只是我原本估計兩個小時可以到木屋遺址的,竟然走了三個半小時。這不禁讓我對未來的北插天山之旅有點憂心。

只是走的這麼慢,還是有些藉口可以找的。譬如因為雨,不過我覺得攝影倒是花掉我們很多時間。後來我們各自報上到底拍了多少張影像,我竟然以106張殿後,而有人可以拍上150張以上的。我取景的對象大多是沿途所見的奇木,另外就是幾處過溪時所見的美麗流水。

雨後的森林中有一股清清淡淡的檜木香氣,北插天山這一路上的樹林間的好處就是空間寬廣沒有壓迫感。只要放晴後陽光灑進樹林間來,就是一片翠綠與清新。

從樹木後方探出小臉的裝可愛法(photo by Daniel & Ellie)

當陽光終於滿滿照入林間,眾人傘都收了起來,沿途奇形怪木越來越多,裝可愛與愛搞笑的心情也因此都回來了。首先是我看到盤根錯節的上方有陽光透過幾棵樹木,讓底下的青青綠草更加閃亮,等我爬上一看附近的情勢,便有了搞怪的主意。如果讓「裝可愛」小姐從樹幹後方露出臉來,而盤根錯節梯下方的「愛搞笑」小姐便可以由下而上拍出各種搞怪的相片來。不過這一番搞怪下來,好玩是好玩啦,也讓我因此又多耽擱好幾分鐘。

到處都有奇木

山徑上好長的倒直木

蟲的舞動與..Ellie的驚嚇

開闊的林間與裝可愛的第10號手勢

(往赫威神木,第二過溪處的美麗溪流與岩盤)

(往赫威神木,第二過溪處的美麗溪流與岩盤)

1號巨木,卜派神木

赫威神木前的1號可愛姿勢

沿途我們又繼續研發1~10號的裝可愛手勢並不斷找景物演練,以至於到最後我們開始懷疑為什麼走了兩個多小時還沒看到神木啊。我必須承認在第二過溪處為了拍攝流水與岩盤,我也浪費了一些時間。

過了第二過溪處之後,巨大的樹幹開始出現,再爬約十分鐘的坡之後,一號與二號神木現身,再走一會兒,赫威神木以龐然大物之姿聳立山坡下方。碩大的樹幹上交錯的不知是根還是枝幹?裝可愛小姐站在巨木下方當比例尺,更顯出神木的高大。不過跟拍攝巨大的神木比起來,我比較喜歡捉那種斷了只剩一截軀幹,這樣的場景總能給我殘破衰敗的聯想。

赫威神木下方一點就是小烏來至赫威神木的水路(入口在卡普分幹52)。所以山徑過了赫威林木之後,沿著宇內溪上行,沿途還有小瀑,小瀑之上岸邊枝幹低垂間已有點點先紅的青楓。而後續行終至來到宇內溪畔,這又是一個開闊之處,環顧週遭環境,只有一個綠字來形容。我在照相取溪流景致時,有幾隻蜜蜂在我身邊繞,因此Ellie一直催促我趕快離開..。

爬上坡一會兒就看到八仙神木樹幹底部兩個像眼睛的洞。八仙神木真是有趣,登山的路徑就如同過山洞般從樹根底下鑽過。鑽過後回望神木,才知道為什麼名為八仙,因為有好幾棵巨木底部相互交錯連結綿亙十數公尺,甚是壯觀。Ellie說,前半段的1,2號神木區的感覺就像拉拉山一樣,只是巨木很高很直;反倒是後半段八仙神木之後,巨木成群互相襯托相對有造型有特色。

八仙神木下方的優美溪谷

第15號巨木

(八仙神木下方的優美溪谷)

於是在這美麗的巨木林間,開心少女們們又開始悠哉悠哉的攝影留念起來。我看看時間卻已經是下午三點,雖然回程經赫威山的路線比較快,不過依照之前速度有可能會摸黑。從木屋遺址經赫威山回到登山口,我是捉兩個小時。希望從赫威山下山時,天還是亮的。而我的GPS電力時有時無,我有點擔心會錯過幾個重要的叉路口。

下午三點十分左右爬上至木屋遺址。我宣布只能休息五分鐘,雖然開心少女們膝蓋已經酸疼得要命,不過跟摸黑走山路比起來,我想還是..趕路吧。十分鐘後走過水源地,再走約三分鐘吧,左方有山徑叉路,標示往赫威山與小烏來第二、三登山口。我猶豫了一會兒,因為我的前年的印象中,似乎在北插山徑中也有看到往赫威山的路,但不是在此處。唯一的考量是這條山徑好不好走,適不適合趕路?

八仙神木的對照

八仙神木

請賜予我力量

往赫威山的小徑

經赫威山下山的途中

根節蘭家族

根節蘭

跟眾人說明情況後,大家都願意試試看這條小路(其實是她們根本不知道狀況,無從判斷起)。不過這條山徑相對狹小,也比較沒有整理,有小崩塌與獨木橋等,但的確是由水源地切向赫威山的捷徑。約三十分鐘後接回到滿月圓至赫威山的主線。

開心少女的水都喝完了,我跟她們說,下回來北插,水要多背一點。膝蓋酸疼的Ellie說要帶護膝與登山杖。我又說照今天的速度,如果下回太晚爬北插,回程肯定要摸黑,因此頭燈手電筒都要帶。結果Sophie就開始抱怨包包裡面除了要放零食之外,還要帶這麼多東西。呵呵,要開始走長遠路,事前準備與登山裝備都是不可少的。郊山也許還可以稍微輕鬆點,而中級山如北插,就不能不開始認真對待了。畢竟登山還是一種有潛在風險的活動。

快到第二登山口了..

產業道路上看夕陽餘暉

(颱風來臨前夕的北橫上的晚餐,還不到七點就準備要收攤了)

續往赫威山的路上看到一大片的根節蘭族群,不過跟我去年同時節在磺溪頭山看到的雖然花色與花朵都很像。但是感覺還是不一樣,不知道是不是這群花遇到風雨的關係。不一樣的地方在整群花束在花梗的位置,另外這個花束比較像穗。我覺得最難得的是成群一起開花,這說明了赫威山路示登北插樹條路線中比較冷門的一條。

好不容易上到赫威山前峰,視野豁然開朗,可以回望北插附近山峰,只是現在都隱藏在雲間。不久再上赫威山,森林三角點。從山頂退回鞍部叉路,從左路下山,一路在碎石山徑有些像乾溪溝的路上疾行。因為林中黑暗,開心少女們也不敢抱怨腿酸了,一心一意只想趕快下山。

一出樹林,比較有天光了,大家才又鬆了口氣。走出登山口回到產業道路上,正好看到五點半的夕陽要下山,颱風來臨前的彩霞滿天,層層疊疊遠山群尖沐浴在暮色中,這時大家又似忘記剛才趕路的辛苦,恣意取景攝影。總計這一程在山裡面待了六個小時,夠久夠累人,幸好沿途景色也值得走這一遭。
本文日期:2005.10.1 | 台北行腳 | GPS(mps)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