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從去年到今年台北冬春兩季每逢假日幾乎都會下雨。這個禮拜日的雨打亂了很多計劃;雖然如此,不過我發現對於這些突發的變化,我早已見怪不怪 ,甚至感覺冷漠到不在乎了。由於以上的原因,總而言之,本來要跟大夥再上陽明山的計劃取消了,而我依舊選擇再度在微雨中獨自出遊,這似乎是目前最適合我的生活方式,and I enjoy it!

政大校園倚山而建,小小的景美溪從中流過。校園大,景色也很漂亮。不過今天還沒機會登上學校的後山山頂鳥瞰整個台北。星期天的午後,學生稀少的校園 ,悠遊漫步其中,耳中傳來三點的整點鐘聲,令人熟悉的校園上課鐘聲。而這份屬於學術氣息的,細雨中的靜謐已經好久沒有感受到了。

有點想再讀書,不過就算我重新當學生,到時我想應該會反而不能再體會這一份如置身事外的悠遊。從政大的大門一直走,然後隨著路慢慢上爬,我走到了男生宿舍看到了北二高再折返 。何必擠到陽明山上看杜鵑?政大校園的杜鵑其實也很漂亮。台北春天郊外是屬於杜鵑花的。看過那麼多顏色的杜鵑,喜歡的是那種花瓣是一抹淡淡的粉紅襯托出紅紅的花心,甚至看到那種整株長滿數十朵粉紅花朵 ,會讓人感覺很柔和,很舒服。而政大校園中就有很多。相較之下,近年來大興土木的成大,以往蓊鬱的林木不復存。而我所認為的翠綠林木所代表的樸直校風是否依舊仍在?

離開政大。在指南宮,我聽到了另一種鐘聲,這是寺廟的暮鼓晨鐘。身處滿地的奇花異草中,鐘聲聽來是另一份安詳,細雨中的校園,細雨中的莊嚴寺廟 ,可以想很多事,然後隨著悠揚(政大)或沉厚(指南宮)鐘聲漸遠,再逐一把思絮拋開。

回程順便繞道到貓空,塞車的情況很像九份,其他的就沒有什麼好提的。事實上要泡茶,近來我自己也可以用簡單的方法泡出自己覺得可以喝的茶 ,至於喝茶氣氛對我來說,人造的氣氛是引不起我的興趣的。

所謂的貓空,原本應該是充滿寧靜的小地方;而現在台北人已經用一貫的媚俗的手法將它營造成很表面、很虛浮的景物。可以產生內心共鳴的東西已經不知消失到什麼地方去了 。九份如此,貓空如此,淡水如此,陽明山如此..,我心嚮往的自然天成,在台北週遭已經越來越少。而我是不是應該開始考慮回到我所歸屬的地方了呢?

本文日期: 1999.03.21

相關文章

2 則回應 to “990321台北行腳14-政大校園,指南宮中,兩樣鐘響,一般寧靜”

  1. Jennifer 說:

    現在「台北人」已經用一貫的媚俗的手法將它營造成很表面、很虛浮的景物。

    →只有「台北人」嗎?當年冬烘還真是地域狹隘啊!呵呵

  2. 冬烘先生 說:

    當年的我的確是傲慢與偏見兼具。自以為是來自「淳樸的南部」的傲慢,加上對於不深入瞭解就妄下斷語的偏見。
    這句話應該是:現在「人們」已經用一貫的媚俗的手法將它營造成很表面、很虛浮的景物。我自己可能也或多或少有這種心態。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