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開心少女隊又出動,Kelly也來作伴,有女孩的地方最好就有花,相得益彰,於是跟著上個禮拜蕭郎的腳步來到瑞芳深澳海邊的金針谷。瑞八公路或萬瑞快速道路到瑞濱接到台2線濱海公路,左轉,過了深澳漁港不久,左側看到深澳火力發電廠與台電新邨。開車進入取右往宿舍,道路直上,過聖天宮叉路,遇崗哨,下車打聲招呼說要去爬山看花,警衛說颱風天倒樹甚多不給進,可以改從瑞濱國小處(瑞芳瑞濱舊路)上山。打退堂鼓時,不斷看到許多機車,汽車,停也不停就過崗哨。大概是當地人吧?
退回聖天宮叉路口,棄車改步行階梯經聖天宮往墓園,這是蕭郎上禮拜的走法。其實不怎麼遠也不會難,過了一空地,來到一片墓園,進入後記得取左才是往山谷。墓園的左邊盡頭,就可先看到種植密集的金針花株,不過開的稀落。一路下雨的鬱悶,至此,女孩們終於開心的展開笑顏盡情取景。細雨中的山谷幽靜,只有蟲鳴鳥叫,金黃色的金針花近在眼前。Sophie說,金庸小說中不是都會有許多美麗的山谷嗎?意境大概就像是這樣了。嗯,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周伯通養玉蜂的百花谷。

金針谷農家

有架勢的老伯(photo by Ellie)

續前行,繞過竹林數叢,穿過舊木橋而過的小徑的山坡上頭有一戶農家,環繞這農家的四周山坡都種著金針花,遍地金花綠草,如此勝景猶如置身世外桃源。取景拍照之餘,Ellie不太滿意SonyT1拍出來的金針花色彩過紅失真;我則不太滿意Nikon 995的色彩不夠飽和。還是老話一句,老婆是別人家的好。

從農舍的背後山坡上去,可往深澳湖,瑞芳瑞濱舊路。農家的老伯好奇的跑出來,我主動跟他打招呼攀談起來。他的話中夾雜著台語、國語,以及我聽不太懂的大陸某省的腔。我大致上了解到的部分是,他一個人生活,妻子早已經離婚,靠著每個月三千元的年金過活,因此在這山谷中多少種些金針花來賣。但是一個人實在無法照顧這滿山谷的金針花草,以至於種的還不夠密集,而金針花開花時間只有三天左右(?)。因此,不夠密集的情況下,不在同幾天開花的金針花就會顯得零零落落。

上深澳山頂途中的小草叢

往山頂前山坡還有金針花

我們跟老伯告別繼續直行往深澳山頂去。往深澳山的山徑雖不是很明顯,但也沒有很難。上到最後的金針花圃之前會經過一片尾端毛茸茸的可愛小草叢。植物認識不多,欣賞就好。循著金針花圃右側邊坡可以看到山徑與登山條,從此上到深澳山頂不用三分鐘,不過在這時節,遊人很容易被金針花圃迷惑而錯過這路口。
深澳山三等三角點1124號,山頂展望非常好,幾乎基隆的東半部(西邊展望)與鼻頭角南子吝(東邊展望)也都看得清楚。雖然颱風裙襬將在稍晚掠過東北角,天氣不穩定,不過我還是在雲稍開展時,看到最遠方猶如一隻浮出海面的大海龜的野柳岬。

(深澳山山頂看碧砂漁港與八斗子)

深澳山頂看得到野柳岬

從最後金針花圃回望金針谷與深澳電廠

從深澳山下來又經過金針花圃望向金針谷與深澳電廠方向的基隆山,更覺此谷的與世獨立。

到達深澳漁港差不多12點半,時間掌握的剛剛好,就到阿華鯊魚羹去祭祭五臟廟。風非常之大,雨也一陣一陣。我看著店門口張貼著報導,介紹深澳的原名,番子澳的由來。這裡原來是凱達格蘭族的漁場,有一說是番子澳的地名是從凱達格蘭族語而來;另有一說是阿華鯊魚羹對面的番子澳嶺很像印地安人頭。店員見我看這報導如此認真,就來跟我說,阿華鯊魚羹的阿華就是老闆的名字,現在下廚的是阿華的兒子(這好像跟報導中說的不太一樣)。

鯊魚煙

阿華鯊魚羹店裡

印地安人頭

海對面的南子吝山與鼻頭角

吃完鯊魚羹,準備到深澳海岸去逛逛,不過風雨又來了,傘都撐不住。往海岸的入口也甚隱密,我想除了當地人與住在巷子裡面的人之外,大概一般遊客是不得其門而入。只是一進到深澳海岸,才會覺得這真是一個很棒的地方,果然是一個天然良港,我看到港灣漂著的浮標,想像昔日凱達格蘭族人如何在夜間焚船吸引魚群聚集的捕魚方式。眺望對面循著海岸蜿蜒的濱海公路,南子吝山奇特的山形,由此觀之特別醒目。
更往裡頭走,越覺得這片岩岸的奇妙,風蝕、海蝕造就了奇形怪狀的岩塊,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盡在此處了。經過杜墓再上山坡,這是深澳海岬的另外一側。更多更有趣的岩塊目不暇給的呈現在眼前。海岬的盡頭是一個天然的海蝕洞,有人稱之為鯨魚洞,不過遠遠看過去像是大象的鼻子。
從沿岸走回來,我不經意的瞥見,在消波塊附近的警示牌後方的岩壁,有著藍天登山隊的標示,順海岸至杜墓上稜左行可上抵番子澳山山頂,省府圖根補點,約25分。不過我們今天前半段的行程已然結束,賞花、登山、觀海、踏岩,一個風雨的前夕,能有如此遊歷自該心滿意足。

海、岩、人、風

風、人、岩、海

蕈狀岩

蜂窩岩

象鼻石

這像不像是牛的嗯嗯呢

本文日期:2005.9.10 | 台北行腳 | GPS(mps)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