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過丁子蘭溪支流溪瀑處,字戀姐現學現賣)

又是一個颱風過後的星期六,此次再度遠征雙溪丁蘭谷,欲探丁蘭古道上芊蓁坑。字戀姐曾表達要探丁蘭古道的意願,此次便邀字戀姐與我們同行。

這個颱風雖然沒有直接往北部過來,不過本週五與週六兩天北部陣風與雨勢仍然算大。一度猶豫是否要維持原計畫,不過星期六早上風雨暫歇,因此仍決定成行。不過車至菁桐平溪附近,風雨又大了起來,然而一到雙溪柑腳,地面是乾的。總之,就是在這樣天氣陰晴不定的情況下,讓我們心情隨之忐忑不安。

字戀姐曾經擔心說不定要在老農夫農莊那裡喝咖啡等天氣轉好。不過幸好從雙溪火車站以後的行程,雨倒是很配合的都不再下了。只是風出奇的大了些,回程後整裝還因為大風而有一段小插曲,不過這是後話。

石階、竹林叢

石頭厝殘牆

覆蓋青草與苔蘚的石階古道

(中途即有石頭厝)

我和字戀姐都不是第一次到丁蘭谷,所以此番就直接走生態步道、農路來到丁子蘭溪兩條支流會合處。字戀姐有先見之明此行穿著雨鞋,對於涉過這淺淺小溪如履平地。今天的水量比我上禮拜來時還少了些,甚怪(尤其是在一夜風雨之後),所以我也是輕易踏石過溪。溪瀑覆蓋的大石因水量小了些,沒有上星期那種完滿覆蓋石面卻又明亮剔透之感。不過字戀姐終於找到了她的Fuji大砲如何設定光圈與快門,馬上就在那塊水漫大石上演練起來。

稍後再過另外一處支流,長滿大菁與冷清草的林間有一條還算清楚的石階小徑緩緩上坡,沿途還有紅色鮮豔的秋海棠花,也有大片大片的竹林,這也顯示了這條路上一路上都曾經有人在此墾殖,果然上坡後約二十來分,我們就看到第一處規模算是不大的古厝群,約只有兩、三間吧,或許樹林中還有更多?

看到石頭厝殘留石牆,大小不一的石塊已不知名的工法堆砌出來的牆,雖然已經部分頹圯,不過仍然給人厚實感,不知道當初這些石頭是就地取材做切割,還是從他處運來?不管如何位在雙溪的深山之中,有這樣規模的石頭厝,都是令居在現今生活方便的都市的我們所無法想像的。

所以如果來想像這一條古道的用途,是做為交通聯絡?還是為了山區耕做墾殖之用?看來應該是後者成分居多。雖然住在芊蓁坑的人如果運用這條古道到雙溪來,或許會比利用雙泰公路的前身(應該也是古道吧)來的直接,不過就距離而言其實差別不了多少。

(有駁坎,但前行無明顯路跡)

過古厝後不久,左側有一條山徑可上坡的樣子,我懷疑這就是可以上到丁蘭山稜線的山徑。於是我們繼續前行,過一處小溪,溪流景緻尚稱優雅,我們決定在此施展攝影師騙人的手法,把溪流拍的唯美。

過溪後循山腰路續行,古道上盡是蔓草,這時卻又露出了駁坎還是路基,我正在為它拍照時,前方的字戀姐突然說路沒了,要我去看看。我過去一看,果然是沒路了,於是要她們在此稍候,我一個人上附近山坡去探探。在亂草叢生的坡上,東找西找就是看不到有路的樣子,要往上爬,又覺得古道應該沒有這麼難,繼續撥開亂草枯枝往前行,前面下方就是溪溝,從這裡看不出可下溪溝或是溪溝對面有沒有路。我只有回頭跟等候的人說上頭已找不到路。

這時我們只好回頭在沿路找找看是否另有他路,字戀姐眼尖,率先在可往下方走的地方發現細細的樹枝幹上綁有兩個路條的殘根。我心中覺得疑惑的是怎麼會往下走?不過既有路條在此也沒有好說的,只能一路稱讚字戀姐說,她真是福將。今天一到雙溪,雨也停了;往前找不到路,往後稍微一走,也給她找著了繼續往前的路,退步原來是向前,呵呵。

回頭找到一處下切處有路條殘根

墾殖遺跡,駁坎處處

駁坎層層水桶也多不知如何運來?

駁坎盡頭,下方為溪谷,路在何處?

雖然路跡不是很清楚,不過我們一路行來,一邊討論起字戀姐紫微字盤,就來到方才我所看到的乾溪溝的下游,不過路跡到此又沒了。我繼續循著溪溝往上找,字戀姐還是繼續往下找;我還是找不著,不過字戀姐又發現了溪溝的更下游又有駁坎舊跡。我不得不服了字戀姐果然是福將。字戀姐可就得意了,她說自己是天梁星與天同星坐命,問我這在斗數中是何說法?如果照紫薇斗數而言字戀姐是有福蔭之人,偶逢災厄,皆可順利化解。於是今天我們順利成行都是托字戀姐之福。過了溪,進入一大片且有數階台地駁坎的墾殖區。有好幾個金屬儲水桶散佈在這一大片已長了許多雜樹的駁坎區間。

我們的紫薇斗數話題正進行到字戀姐的夫妻宮,依然跟她目前的狀況頗能驗證。說著說著,路又沒了,字戀姐和我在幾層駁坎上找來找去,都找不著任何路條,大概字戀姐今天的福氣也用完了,於是我們決定在溪溝處用午餐。我後來不甘心獨自又去逛了一下,因為在GPS上明明顯示我們就正在古道上,為什麼卻找不著前行的路。其實也不完全是沒有路,駁坎上的路都長了許多雜樹,有些可以繞,有些就要開路了。

在駁坎區找路的過程中,我發現Vista C的第二個BUG。第一個Bug是早就發現的,GPS開著機卻停止紀錄,也就是當機了,需要重新開機,才又會繼續紀錄。第二個Bug是,在當機之前的航跡有數點是不偏不倚的落在GPS既有的古道路線上的,所以我猜這是GPS會自動收斂到既存路徑,不過這卻不是我要的。
總之如果GPS顯示是對的,我不斷找路並繼續前行以符合GPS既存路線,不過其實都只是在這幾層駁坎上上下下而已,既沒有路條,也沒有山徑,最後來到駁坎盡頭,有數公尺高度的下方是另一處溪谷,很明顯的在駁坎區找不到路了。現在我自己想一想,或許還要在溪溝處往下行,伺機尋找過溪處。這裡的地形地貌也許已經改變多次,而又少人來走,所以沒有山友來訪自然也沒有人重新綁上路條,真是冷門路線。想想也是,走這條古道只會上到芊蓁坑又沒名山可爬,而芊蓁坑又另可從雙泰公路轉過來..。
我回到溪溝處與她們會合。她們說我背上怎麼有血?猜說是不是螞蝗上身?不過我卻是感覺小腿腹涼涼的,於是從腳上抓下一隻剛吸我的血吸的飽飽、圓滾滾的螞蝗。後來襪子脫掉,也有血。今天穿長褲防雜草割傷,反而螞蝗就上身了。

我們都不想再探了,或許下回可從芊蓁坑那邊下來看看能不能銜接到駁坎區這裡。回程看到殘破的山水雲標示與掉落在地的藍天隊路條,這個地方真的是很久沒人來了。

回程涉過第二過溪處,雨開始來了,我們慶幸我們已經下山。不過一會兒,雨好像又小了些。等我們回到停車處,現在換成是風吹得很強。我們在收拾東西到車裡時,突然後頭字戀姐發出了一聲驚叫,這一叫,才叫出了我們今天旅程的壓軸大戲..。原來字戀姐在換鞋時把車鑰匙放到包包中,而包包已經放到後車箱,突然的一陣大風,把後車箱砰的一聲給蓋上了。我走到後頭問字戀姐發生何事?字戀姐說鑰匙放到包包一起被鎖在後車箱了,我乍聽之下也覺得這事有點麻煩。忽然,又聽得字戀姐車上的防盜器「嗶」的一聲,原來是過了數十秒未開啟車門,車門又自動上鎖了。我們剛才怎麼都沒想到要去打開車門呢?這下子事情才真正是大條了。字戀姐說這車是電腦密碼鎖,又說沒有備份鑰匙,說不得只好打破玻璃開車門。

既然車主人都說要打破玻璃,於是我從地上選了一塊稱手的石頭,就待字戀姐一聲令下。只是她也很猶豫..。我只能安慰她,字戀姐,我會溫柔一點的..呵呵。

一行人正作沒理會處,這時候風又來了,雨也大了,東西都被鎖在車裡的字戀姐該如何是好?到底後來這車門有沒有被打破?後續是否還有出人意外之發展?且讓我賣個關子,請續看字戀姐遊記自有分曉。

本文日期:2005.8.13 | 台北行腳 | GPS(mps)

古道中途一處美麗小溪

樹幹上已殘破的山水雲標示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