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正在拆的中國城與現正爭議中即將被拆的舊魚市場倉庫)

今天的運河周邊散步其實是個意外插曲。我們在想午餐要去哪吃時,大寶提到要去太師傅,二寶說要去正忠排骨,這兩家都是我們在高雄常去的便當店。北部好像沒有。最近的太師傅在永華路。於是吃中餐前,我想帶小孩到金華橋附近的運河邊走走。這一塊區域其實我們很少來,唯一的那次應該是三月的水岸藝術節,但當時是晚上來,也只逛了環河街的運河右岸那一小塊區域。總之,這次仍然是沒有特別目的的隨意走走。

在運河右岸停車。中國城還沒拆完,旁邊的舊魚市場倉庫也因為不具古蹟價值即將被拆除。台南運河聽說要向高雄愛河發展水上觀光船,可以繞行運河以及安平港。但我是覺得像小樽運河那樣耍浪漫也未嘗不可,只是河邊沒什麼倉庫。(舊魚市場倉庫不就是一座嗎?)

不常來運河的原因還有,印象中一直停留在運河盲段時的又髒又臭。這一次來看那運河的水還是很髒。河面不時跳出魚來,而且都不是小魚,魚兒需要呼吸啊,可能牠們寧願被河岸的釣客釣走,也不想再含入髒水。

在運河轉角處,立了許多運河歷史說明牌,說明運河的前世今生。清道光年間曾文溪改道入台江而遂漸淤積使其失去通航水運之便,三郊僱工開闢運河。至日治時期,運河日漸淤積,於其南側開闢新運河,即今日所見的台南運河(維基百科:台南運河)。

(大榕樹)

昔日的運河,從安平連接到台南市中心-日治時期的銀座(從火車站-中山路-中正路,尤其是鄰近運河畔的沙卡里巴),曾經繁榮一時。

「沙卡里巴日文為盛り場,念起來如sa ka ri ba,,熱鬧的商場之意)位於今金華路與海安路之間,主要是康樂街市場一帶,以前主要為成衣批發市場居多。因日據時代鄰近運河口岸(因台江早已完全陸化無法行船,日人開鑿運河通往安平外海以興商務往來之利),所以日治時期此地商務頗為繁盛,因此也有許多小吃美食在此聚集。後來因時代變遷產業發展的變化加上現在許多看起來是不太正確的政策,如中國城的興建、海安路地下化的不了了之所導致的街道殘破,以致於現在沙卡里巴不知道到底要算是沒落了還是已經不存在。

日治時期在運河起點的這個區域曾經有數家造船廠,以及一間造船學習教室,和高級日本料理店。現在這些遺跡都已不復存在,不知大榕樹與傾頹的金龜樹是否也見證過這段繁華的歷史。我注意到河岸邊還有紅磚土石砌岸,不知是清古河道還是日治運河遺跡,專家學者應有更精闢的見解。

河畔的大榕樹其根垂直轉折猶如門廊,小兒在榕樹下堆石嬉戲。榕樹所在處,人道是昔日只招待日本軍官的漁源料理店。遙想運河畔,清酒小酌,臨河憑欄眺望小舟燈火,歌舞伎曼妙吟唱。當年府城仕紳若路過運河畔不知會不會有有幾分杜牧泊秦淮的感慨?

這一帶似乎還沒有完全整理乾淨,草地中間堆了許多廢棄物,破碎的酒瓶、垃圾,狗大便仍處處可見。只是河畔的穗花搖曳(蘆葦?)襯托著不遠處的彩虹橋更美(新臨安橋),假裝對其他醜陋的事情視而不見。

我和孩子靠近觀看附近歐里桑與歐巴桑們在玩像是丟鉛球的遊戲。有長者見我們看的興趣盎然,跟我們說這叫做「法式滾球」,遊戲規則如此如此這般這般…。若聽不明白,可以看一旁的說明牌。長者說若我有興趣,他可以讓我代替下場玩一局。

這活動看起來頗為優雅,是揖讓而升,下而飲的君子之爭,果然頗適合現代府城名士與淑媛來進行啊。

(運河邊的白花搖曳)

本文日期:2016.8.6 | 台南行腳 | 相簿 | GPX(GPS)


台南運河環河街一帶散步路線圖 | Google map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