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屏東山川琉璃吊橋全景,以hTC One A9 全景功能拍攝)

近幾年台灣風行景觀吊橋與天空步道,前陣子比較熱門的是屏東山川琉璃吊橋,最近則是彰化八卦山的天空步道,更早之前的像是竹山天梯還是猴探井的天空之橋,抑或是小烏來的天空步道。我本來不會特別搶搭一窩蜂,但既然長輩們都喜歡這種湊熱鬧的遊覽車行程,反正屏東三地門也不會很遠,那就出發吧。

從台南市到屏東三地門,因為有二高便利交通,大約是一小時再多一點的車程,包括從長治交流道到北葉的原住民文化園區大約要15~20分。看別人遊記都提到原住民文化園區的停車場不好停車,今日來果然如此。下午三時到達園區,繞了一圈還沒找到停車位。但又不太可能停到外頭去,瑪家村在這附近是陡峭的坡地。萬不得已,只好停到山下再走上來、或是坐接駁車上山。接駁車倒是蠻密集的。

正在停車場繞第二圈時,才有保全指揮說,售票處附近斜坡下還有停車場。我覺得關於第二停車場的導引可以再多一些、再積極一些。

售票處附近有一堆遊覽車的團客在集合,讓人以為排隊買票的人很多,事實上下午三點時散客買票並不會排很久。(假日營業時間到16:30)

本來也以為有分梯次進入(半小時一梯次),事實上買到票之後隨時可以進入。從售票處還要走一會才到吊橋的南口。吊橋單向開放通行(從原住民文化園區到對面的三地門)。吊橋高高跨越隘寮溪,雄偉壯觀。從橋上可以俯瞰底下隘寮溪寬廣河床、眺望遠方的山壁大雨之後垂落的瀑布,以及雲破天青處大武山秀麗的容顏。

吊橋橋身鐵片裝飾有排灣族特有的琉璃珠,以及對於各種琉璃珠的介紹。忙著對天空、對吊橋,對自己家人拍照的人多,注意到橋上有琉璃珠介紹的少。

走到吊橋北口,拾階爬坡而上,回望剛才走過的吊橋路。

(橋身有琉璃珠的介紹)

從吊橋北口,有木棧道經過攤販區,最後來到台24線,出口就在蜻蜓雅築對面。雨突然下大了,等接駁車的人群從左邊又彎到右邊來,中間是大馬路,有人員管制。我們排隊正好跟路口管制的保全聊天。老爸問他說,如果用走的,半小時可以到嗎?保全說,至少也要一個小時吧。保全也提到為什麼會跨馬路分兩段排隊。如果單排一邊,曾經因為隊伍太長擋到人家的店面而被投訴。所以才會把隊伍中途轉到山壁這一邊來。

但如果轉念想想,做生意的店面不就怕人家不來光顧,還有嫌人太多的。

坐上接駁車,下山去。在半山腰,司機要我們往左邊看窗外,遠遠掛在山邊的,就是我們剛剛走過的吊橋。接駁車過了三地門橋後在水門鎮上繞了一圈後再上山回到園區,走的是我們開車的來時路。下車時,我跟司機道了聲謝謝。想不到因此跟他結了再見之緣。

回到停車場,取車開出園區,正在聊到時候還早,要不要去涼山瀑布走走。這時我腦袋瓜中突然轉出一個念頭:單眼好像沒有上車?停下車來查看,果然沒有。不見了,是在走吊橋時掉落的,還是遺忘在接駁車上?總之,先折回園區再做打算。

問一下停車場入口的保全,他也不清楚失物該如何協尋,或許可以去問飯店,還是去問售票口。我想到或許可以問屏東客運客服,是否有人回報失物招領。這時接駁車又一輛一輛的開回園區。老爸和我一一跟司機確認,也上車去找。今天大概是我平生遇到最多司機,聊最長時間的一次。

人生的遭遇,其實是在考驗人在面對事情發生時的態度、處理事情的方法,是否合宜。至於對於那失物本身的記憶,終究會隨著時間流逝而淡去。

在跟每一台接駁車司機訪談的過程中,大部分的司機都表現得熱於協助,只是他們專心在開車,乘客下車後也不會去特地檢查車上。因為隨即又要開往三地門去接駁。所以也只能表達愛莫能助。老爸跟某個司機提到,他記得是戴著白色帽子的司機(但我記得是藍色)。這個司機也有幫忙打電話給他記得有戴白色帽子的司機;也要我打電話給三地門端在管制上車的保全人員;我也照著車後的電話打給屏東客運的訂車專線,但這三者都沒有接聽電話。

也有司機建議我到三地門端每一台車都上去檢查看看。我因此又探聽出接駁車共有11台,會一直巡迴開到17:30。也有司機問我記不記得車號、車內的座位形式是高是低?

這時我已經有單眼可能已經找不回來的心理準備。我安慰自己,畢竟相機機身已經是十年前買的,也有動過再買新相機的打算。更何況現在幾乎都用手機拍照,單眼根本很少派上用場。

隨著接駁車陸續進園又出園,我們訪談的司機已經有七台了。這時老爸突然從另一台接駁車跑過來跟我說,那邊的接駁車司機在問我丟掉的相機樣式。原來那台接駁車上真有撿到相機的,我過去跟司機報上相機的型號:Canon-400D。司機只問我,是不是單眼?我當然猛力點頭。司機從座位後頭拿出黑色單眼槍包,果然就是我失落的400D啊。司機要給我前,先拿到車上監視器前晃一晃,說是已經還給失主了。我拿到失而復得的相機,激動地跟司機猛力握手道謝。想必應該是有乘客撿到,拿給司機的。我本來還懷疑會不會有人撿到就順手帶走了。這樣也只好「荊人遺之,荊人得之」了。不過結果是好的,我不應該懷疑「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

下山途中,我隨口問說還要去涼山瀑布嗎?老媽說,你現在找回相機,所以還能笑得出來。這是實話。

後來整理相片時發現,我根本就有用手機拍到接駁車內的相片,還包括司機背影,如果當時有拿給其他司機看,應該可以更快確認出來。而且那司機戴的帽子的確是藍色的,因為我走下要出車門(所以車廂是屬於高底盤的)時有望向他背影,說了聲「謝謝」。可見處理事情的當下,有點慌了手腳,不夠冷靜。要修練的還很多啊。

(單眼相機的巡迴旅行)

本文日期:2016.7.17 | 台南行腳 | 相簿 | GPX(GPS)


屏東山川琉璃吊橋與接駁車行駛路線圖 | Google map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