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這個應該是白鶴蘭)

上個月走訪五峰幽谷,過溪後只往上溯了一小段並未真正走到五峰幽谷盡頭。一個月後的今天決定捲土重來,這回攜帶了涼鞋用來應付上游溪谷中的淺淺溪水應該就綽綽有餘了。

只是此番重遊,在途中在涉溪處都看到礦泉水空瓶與塑膠袋,頗令人痛心。我想暫不公佈到這裡的詳細路線是對的,不然如此美麗的地方無法承受太多人進來破壞。

今天另一個驚喜是沿途都看到成群白鶴蘭,經過網友的指點白鶴蘭的花期是在七、八月之間。六月來時樹上都是毛毛蟲,如今七月來山徑上是蝴蝶飛舞,竹叢林間是白色人形小花的白鶴蘭。

於是雖然天氣悶熱,不過走在林間左顧右盼沿途景緻還是頗覺愜意。也許就是因為少人進入,所以這群白鶴蘭才能無憂無慮地生長,也給七、八月行走於山間的旅人帶來欣喜。

我想到去年十月在金山磺溪頭沿途也可以看到成群黃色頂端如火焰狀的根節蘭,或許也是因為山徑偏遠少人聞問吧。

從登山口進入,約莫25分鐘下到溪谷來到涉溪處。今日溪谷的水流較淺較緩可以從容過溪。過溪時不忘再回頭往上游方向拍一張溪水流經紅色岩磐的美麗景象。

過溪後先往左行,再去看看五峰旗第一層瀑布的懸崖頂端。由於現在溪水較淺,在懸崖上面竟然就形成淺淺潭水底下有小小粒石塊的最佳戲水淺灘。喜歡裸泳的人有福了。雖然懸崖底下就是遊人眾多的五峰旗瀑布觀景台,但是他們卻看不到數十尺瀑布之上的光景。形成一種雖似隱密但其實是開放的巧妙意境。可以盡情地呼喊:Let’s be naked in the nature.

至於從原先涉溪處沿著得子口溪上行將進一步探訪五峰幽谷祕境。越往上走,沿途亂石堆積已無明顯路徑,這是我上回來此未能深入的原因。這回既已有準備,尋路找路若是無路就是溯溪而上,手腳並用攀石踏溪涉水,忙得不亦樂乎。只是沿途溪流石磐以及幽谷週遭翠綠的草木太過美麗,令人不時駐足停留拍照,耽擱了前進的時間。然而就算如此,從涉溪處到幽谷盡頭的瀑布前不過約需15分鐘而已。

(過溪處的溪流與石磐)

五峰旗第一層瀑布頂端水流和緩

圓果秋海棠()

溯溪途中驚奇不斷

看到盡頭的瀑布了

五峰幽谷盡頭的瀑布

(幽谷中的岩石呈現赭紅色)

幽谷本身太過美麗,相較之下盡頭的瀑布反倒沒有給人太多震撼,雖然瀑布之水往下衝擊的力道亦頗為可觀。如果跟上個月來此的感覺比起來,最大的差異應該是光線吧。今天兩點半的天空開始略轉為陰暗,然而深入幽谷後由於流水的白的襯托反而能取得谷中岩石赭紅與草木翠綠的意境。如果光線太強就是一片亮晃晃了。

至於上回未能深入谷中,由於只是在幽谷前取景,但由於當天午後陽光甚強。強烈光線射入,週遭的岩壁與流水形成幽暗與光明的強烈對比。因此對於眼前茫茫渺渺的不明所在,有一種神秘感與強烈盼望深入探訪的期待。

我只能說這兩次來此,五峰幽谷的兩種迥然不同的面貌都讓我見識到了,我已心滿意足。

本文日期:2005.7.2 | 台北行腳
註:

圓果秋海棠 (by 穆尼爾 2005-07-14 22:57:32)

另一張嫩白的幾朵小花,非常眼熟,深坑山中也有幾棵,名為–圓果秋海棠,和一般的低海拔山區林邊的水鴨腳秋海棠最大的不同,在於果實的外觀為圓形,而且花色為象牙白,敬請參考.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