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烏山頭和風祭:浴衣試穿)

這一天的家庭旅遊來到烏山頭水庫,老婆說要賞南洋櫻。不過報載烏山頭水庫南洋櫻根本沒開花,但原本排定的賞花相關的活動(像是烏山頭和風祭)卻很難延期,於是三月底之前,入門門票調為100元(原為200元)。

五年前也曾來烏山頭水庫追過南洋櫻,不過那年的春天也是有點冷,南洋櫻開得較慢。當時就看到正在整理八田與一銅像附近園治,算是紀念園區的一環。今年來南洋櫻依然沒開,不過八田與一紀念園區已經完成。所以收費站人員提醒我們,園區17:30休園,最好先去。當時的新聞報導如下:

歷時2年,耗資一億兩千萬台幣,日本技師八田與一紀念園終於修復興建完成,5月8日將落成啟用..將邀請馬總統及前日本首相森喜朗、參議員藤井孝男、金澤市市長山野之義、八田技師的家屬及八田與一技師宿舍復原傢俱贈與推動執行委員會等一行。
紀念活動還有從29日開始的大型舞劇「千鷺之歌」巡演,將舞出八田與一愛台灣、建設台灣,最後長眠台灣的故事…
在馬總統指示紀念園區的修復一定要「原汁原味」下…規劃單位遠赴日本石川縣金澤市訪談考據,修建階段並引進日本傳統木匠技術,務求宿舍修復的精確。屋瓦和部份檜木建材都是從日本買回的。
紀念園區總面積五點一公頃,主要有八田宅等四棟高級主管日式房舍,以及兩棟由倉庫改建的展示館與遊客中心。

園區位置其實就在下烏山頭交流道後的道路直行到底的左側,但是卻先得到相隔約500公尺的收費站購買烏山頭水庫的門票後,再將車開到紀念園區對面的停車場,憑發票入內。(也就是沒有單獨購買紀念園區門票這件事)

由當時的新聞可知,紀念園區主要為八田宅等四棟高級主管日式房舍,以及兩棟由倉庫改建的展示館與遊客中心。走進園區首先看見像是小丸子的大型不倒翁氣球。不過有歷史探勘職業病的我會看到左方的防空洞以及再過去像是門柱的石塊,或許這才是以前走入宿舍區的正路。

從入口處到宿舍區是一片綠地,其間鋪設碎石子步道連接。不過這似乎不是很好的設計。因為入園的遊客太多了,如果每個人都踢一點石子,小石子就四處飛散到步道外頭的綠地。如此步道本身的石子越來越少露出土來,而草地上的石子越來越雜亂。日式美學「和敬清寂」碰到具「中華民國美學」素養的遊客可能會水土不合。又譬如那個小丸子氣球不倒翁與桃太郎人形立牌也有些畫蛇添足了。

現在正舉辦「烏山頭和風祭」,兩間倉庫改建的左側那間,提供日式浴衣換穿(男女皆有)。所以在日式宿舍群間的樹下、庭院中會看到許多穿著浴衣拍照的男男女女。右側那間則有穿著粉紅色和服的樂師吹奏或彈奏不知是中國的樂器(蕭、古箏?)還是日本的樂器(?)。不過為了迎合大眾的口味,三位和服美女除了演奏經典古調外,也有流行組曲(像是龍貓…)。

(技師宿舍群:庭院造景)

這四棟技師宿舍有開放參觀的為八田宅。但八田宅整修前其實只剩下地基。是根據訪問八田與一的後代,從其記憶並考據相關資料而重建。現在裏頭擺設的物品大多為日方所捐贈。客廳中仍陳列著日本女兒節(3月3日)玩偶。在八田宅的後院有一座水池,狀似台灣。

其實我沒有能好好品味這日式宿舍群所要營造的風雅,一則是要分心顧小孩,二來是遊客湧入太多。感覺這園區實不能承受太多走馬看花的遊客。因應策略是總量管制或是以價制量?

在網球場旁邊立有一塊大石碑「絆の櫻」,署名是日本前首相森喜朗。不過我不能確認後方那棵大樹是否就是所謂「絆の櫻」。

離開八田與一紀念園區,驅車前往壩頂。途經沒有開花的香榭大道。停車下了走了一回跨越溢洪道的珊瑚橋。橋的對面就是最近反對併校風波的主角-台南藝術大學

這是身為成大校友的我,對兩校若真的合併的不負責任的感言

壩頂附近臨湖的公園有水景好風光。陰霾的天空,微冷的天氣,優美的湖光山色,湖對岸有一座像是鳥居的紅色小廟牌樓,讓我想起那一年跟三個竹科宅男旅行到箱根蘆之湖。烏山頭水庫與富士山下的蘆之湖風景當然有差,只是我抓著那一點共同的縹緲虛無,讓懷想的幽情把兩者連結在一起了。AlphaGo 的Game Tree 是否能算出我這樣跳tone的思維?我想AlphaGo 應會說:「沒有取勝的價值,不屑算」。

兩個小兒在壩頂奔跑,只為了趕快來回一週,然後到天壇對面的兒童遊樂場去玩耍。我一心只擔心這壩頂上的散步太久太長會讓家人抱怨連連。就這樣追著大寶來到火車頭之後,便馬上折返了。也沒有再去看八田與一銅像那邊的園治現在變成什麼模樣。而那一年某一天的黃昏,待在蘆之湖畔只為了等被雲遮住半邊的富士山露出全貌,如此一心一意的看著富士山夕照變化,完全不去在意時光的流走。兩者的浪漫程度,實在有天壤之別啊。

(壩頂附近公園湖濱散步)

本文日期:2016.3.6 | 台南行腳 | 相簿

二高烏山頭交流道至烏山頭水庫八田與一紀念園區路線圖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