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汶水服務區)

本來想正正經經寫這篇橫龍古道的遊記,不過由於我現在正在看「革命前夕的摩托車之旅」這本書,以致於這篇遊記大概又正經不起來。基本上我覺得在某個方面我跟作者或說是譯者,我們對於旅記的表現風格還滿像的。到底是在寫遊記,還是在寫感想;還是兩者都有,或者根本都不是這樣子。呵呵。

在半明暗中,各色人等的幻影在我眼前盤旋,惟獨沒有「她」的影像。我一直以為我愛著她,但此時此刻的我,卻無法想起她的樣子來。我努力回想;我必須把她的樣子回想起來,她是我的,是我的,我的..我睡著了。

–「革命前夕的摩托車之旅

如果不是頗具浪漫情懷的人大概寫不出這樣的文字來。不到兩天時間,我利用上班通車的時間,已經把這本書看過大半了。台北行腳早期的自虐之旅,頗像這本書所描述的旅行,不僅記錄所見所聞,還包括所有跟旅行有關與無關的心得感想。

苦楝

汶水服務區

(古道上期待楓紅)

到苗栗的橫龍古道其實是個意外。一開始是想探探苗栗油桐花開的情形。但是看來油桐花要大盛開的時間點應該要在五月初之後。所以我們中途沒有其他耽擱地來到汶水的雪霸遊客服務中心休息。因為這次的行程中有好友科伯加入,因此我們的午餐理所當然是subway。

離開汶水服務區後,續走苗62號來到騰龍山莊附近,在山莊之前便要取左方的水泥產業道路,走約六公里的坡路才會到登山口。路面狹窄會車不易。不過沿途或是青楓,或是茂密的竹林。如果秋天來此,一定會看到滿山紅葉。因此如果把橫龍古道單純當作登山健行路線,其實有點浪費了。除了楓紅,應該也要注意沿途的人文景觀。

在製作地圖時,我認真地注意到橫龍古道與加里山的相對位置。也逐一驗證了說明牌上的文字:

沿橫龍山稜線方向往北,經騰龍山越過加里山和八卦山之間,向西可達南庄鄉賽夏族巴卡山社,這是昔日龍山泰雅族和蓬萊賽夏族的婚姻道路。這條婚姻道路越過稜線後右轉,可以循風美溪下至鹿場,是早年龍山村人返回風美老家的探親道路,這兩條山徑都是龍山部落族人的獵路,稱為斯瓦細格古道。

–橫龍山人文資源1

登山口

竹林之間

隘寮所遺跡

測後站

(古道石級)

日本領台後的明治39年決定隘勇線推進方向,自汶水溪楊梅排分遣所附近,溯上汶水溪,越橫龍山、加里山、鹿場大山、鵝公髻山,在五指山背與新竹廳隘勇線相接。而橫龍山部份是在明治41年6月推進。

–橫龍古道人文2

擁有一等三角點的加里山是我一直想去爬的山,不過從橫龍古道到加里山要六個小時,當然今天只能遙想而已。

橫龍古道前十分鐘陡上,拜堆砌石塊之賜,相對好走也不會再怕滑倒了。不過石塊堆砌的有些不甚牢靠。上到小小測後站之後,石階結束,古道又恢復樸實模樣。
今天下午的陰沉天氣讓我們的古道之行的氣氛,從進入濃密的竹林與樹林後,開始變得有些許詭異。大家在黑暗的樹林間稜線上行走,雖然路徑還算清楚也平坦,但是途中大家都很沉默,沒人開口說話。

唯一還能有心情製造氣氛的,大概只有我一個吧。不過當時我正忙著拍照,早就落後他們一段距離。後來在途中隘寮遺址處稍停時,Jasmine才說,古道氣氛有點恐怖,她現在只想趕快把行程走完。呵呵,看起來她們真的是嚇到了。我今天似乎忘記我帶的是開心少女團,而不是梁山探險隊了。我想除了我之外,大概沒有人對於拍攝湮沒在荒煙漫草中的隘寮所小矮牆有興趣。

陡峭山壁

許仙與白蛇

倩女..

(滑得很)

尤其是看了這塊告示牌的說明之後,開心少女隊們大概只有更想往回走了:

現場有面積一百餘坪的平地,還有人工堆砌的石牆,十或二時餘尺,高約五十至六十公分。上河出版的地圖上標示為橫龍山警所舊址。若按日本文獻所載之隘勇線結構,應屬隘勇監督所,設有警部、警部補、巡查、巡查補及隘勇等,至少有
房社三間以上。但是龍山部落長者則稱日警分駐所設有砲台,曾遭泰雅族人割去三個首級,日人因而撤離該地。

–橫龍古道環境解說1

當然我那時還是想繼續往前推進,所以換成我來領隊(原本是Jasmine走在前頭)。出了茂密的樹林後,我們來到一片類似白石山的大岩壁。走過岩壁後的左方有一小小的展望台,其實也是斷崖,還可以望見右側陡直略帶赭紅色的山壁。我看了Andy與阿亮兩位的遊記,都有這山壁的相片,難道這山壁是走橫龍古道必定要拍的嗎?如果必定要拍,咱們的開心少女團自然不能錯過。只是拍出來的效果,正如果今天的天氣一樣,有點詭異。而此時天空終於開始下起雨了..。

拍完照後馬上遇到難題,因為馬上就開始要爬陡坡。坡很陡,很滑,又幾乎沒有捉、以及可以穩穩落腳的地方。啊,我是個鎖骨斷掉的人,這可要如何是好?總之還是稍微用了一點左手的力量,小心翼翼地不要跌下去。還有..希望我的鎖骨不要因此再度分離。

雨越下越大了,而陡坡段卻還沒有結束。又過了幾分鐘後,終於我停下腳步說,咱們撤退吧。雖然我估計也許再走十分鐘就可以到騰龍山的山頂了。不過我知道這種泥濘的陡坡我連上都上不去,何況是還要下來。不過就這樣撤退,我們還是心有未甘,於是我下來跟開心少女隊會合停住不動,科伯一個人繼續撐著傘往上爬。而我下來時還跌了一跤,為了不讓受傷的左手撐到地上,我只好讓屁股硬生生的著地。在汶水老街,Ellie趁著我在跟人講話時,把我連同骯髒的褲子一起照了下來,以為跌倒的證據。

科伯上去幾分鐘後過去,還不見下來。我越等越是心慌慌,於是跟下方幾步之隔的Jasmine要巧克力吃。結果我們兩個都沒有移動的意願來傳遞巧克力,可見這泥濘的陡坡真是讓我們害怕。我想如果科伯還是一直沒下來的話,到底還有誰可以組成搜索隊?

十五分鐘過後科伯還是下來了,並說上面有一顆山字三角點,由於山頂起霧所以毫無展望可言。他還說上了這段陡坡之後就可以用跑的了。呵呵,我是沒有意願在雨中登山了。總之,一人登頂,全隊登頂。我是這樣安慰自己的。

(觀景台上觀山景)

(騰龍山莊)

下到登山口的途中雨就停了。雖然本來就沒有在這裡用晚餐的打算,不過我們下山後還是續轉往附近的騰龍山莊閒逛。又去附近看起來頗雅致的Sunrise溫泉旅館比比價位..。呵呵,還真是個令人拿了DM之後就可以馬上走人的價位。
出苗62線,回到汶水後,終於在幾條大馬路的交叉路口左前方看到汶水老街的指標。

我想汶水老街的入口,如果是從快速道路下來的,會因為道路規劃的關係,而很容易錯過。我們因此又繞進去看看所謂的汶水老街。最醒目的當屬汶水橋頭大大的汶水老街招牌。最別出心裁的,當屬街道上一根根的白鐵柱,上面纏有會發出紫光的東西。整條街道上除了每一戶人家門前掛著黑底白字「汶水老街」的木招牌之外,
我找不到可以證明這曾經是一條老街的東西。

汶水橋頭

汶水老街???

(海邊卡夫卡與田莊阿伯)

有一個阿伯看到我照光線柱照的滿起勁的,就自動過來跟我說明汶水老街的營造計畫,又跟我說明汶水這兩個字的意義,以及光線柱跟汶水的關係。
「汶水」在客家話中是混濁的水之意。這發光的線纏繞的意義就是要表達溪水的流動。本來從街頭到巷尾的每一根光柱串聯起來還會有變化,也就是會依序的明滅,不過由於經費的關係,就是只讓每根柱子自己亮起來而已。而且每個柱子中還會有五種色彩。我就問阿伯說,只看到一種顏色,紫色啊?阿伯被我一問就跑回去問家裡的人,但是還是沒能說出個所以然來。

黃昏的街道上,我看到燕子在人家的屋簷下往來穿梭,就跟坪林那條老街的景況一樣。老伯說,燕子只會到富有人家去築巢啊。老伯又提到汶水老街的營造目前只到第一期,總共會有四期,其中包括汶水橋下後龍溪的親水公園,不久就可以看螢火蟲了。

我在想的卻跟阿伯不一樣。汶水自然有它的開發史與發展經過。不過現在我似乎看到的是一個內灣的翻版。我想當局想的是把汶水當作進入泰安溫泉的門戶來做整體的規劃吧。雖然這個想法大致沒有問題。不過汶水本身跟其他已經庸俗化的觀光區相較之下,又缺少了一個叫做當地特色的東西。譬如坪林是茶鄉,內灣有野薑花粽,九份有芋圓,而汶水是什麼?清安豆腐街嗎?就距離而言又跟汶水老街相隔稍遠。

呵呵,這些經世濟民的東西,我不應該多想的,徒增紊亂而已。我比較有興趣的反倒是在汶水服務區時,跟科伯辯論「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意涵。佛五百弟子中須菩提稱解空第一。今天我和科伯也想仿效須菩提。科伯認為這句話有輪迴的意義。我說非也,這句話應是平等覺之意。科伯有沒有被我說服,我不知道。不過我想在汶水服務區中,天空的鳥仍舊會任意的飛,湖裡的魚依然自在的遊。

本文日期:2005.4.17(4.23 finished) | 台北行腳


(從苗栗公館交流道走東西向快速道路經汶水進入泰安溫泉區)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