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This Post is under 澤之風

因不得相見,藉由書信傳達以主觀殷殷情衷,希望對方也能切切體會。實則在物理或是心理的距離上,兩人曾經有一度的交會,但最終兩個人都是處於平行世界啊。就像是徐志摩詩「偶然」,本來應該是要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但依舊是放不下,想不開…。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