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人貴自知。我還算有點道基,所以我對自己的身心狀況或能了解些許。我發現自己處在一種焦躁的狀態下,有很多事情要作,但這些事情似乎也沒有那麼急著要完成,不過我卻還沒能掌控住這股焦躁,以致心境被焦躁所轉。這兩、三個月來我被耳鳴所苦大概就是在反映這個現象。我需要一個徹底的放鬆;治本的方法、治標的方法,大概都知道,就是有沒有能力去落實。或許這就是所謂禪修之人遇到的魔障。不過煩惱即菩提,或許這也是通往解脫的不二法門。我現在在這條路上行走,有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心情,不過能幫助我的只有我自己。

霧中基隆山登山口

霧中的公路

(觀景台前是真是幻?)

下午看完霍爾的移動城堡,晚上再上九份看夜景。比較有趣的是,為什麼想到看夜景,我會想到九份,還不是上陽明山?

過年前的最後一個週末來到九份,黑漆的102 公路上沒有多少車輛,還沒到九份前似乎已感到一份寂寥,屬於過年前觀光地點的夜晚本來就有的寂寥。公路上遠遠就能望見山城籠罩在霧中的模樣。

走在山城之中,立在坡徑的茶館迎賓人說,這大概是九份最冷清的一天吧。沿著坡路下來,不知聽到多少沿途茶館歡迎光臨的聲音,回盪在清冷的夜空中,有一種滄桑..。不斷的歡迎聲,竟然反而令我加快我下坡的腳步..。

雖然如此,我還是喜歡霧中的九份。在昇平戲院旁,巧遇正在關店門的二我寫真館的人。他們說,九份這地方可以來很多次,在不同時間來都有不同的感覺。信哉斯言矣。因為我覺得現在在霧中昏黄街燈下,所拍攝出來的戲院、茶館、上坡小徑格外有懷舊的氣氛。但或許還是因為人少冷清的關係吧。

(戀戀風塵之昇平戲院)

在觀景台上,已不是觀海景而是觀霧。澄黃色路燈,燈光穿不透霧,反而在濃霧中映出燈光與霧之間的景物倒影,煞是有趣。我在燈光下,擺出各式各樣的姿勢,看到投射在霧中的影子也隨我而動,我想峨嵋金頂的靈光現象大概也是同樣的道理吧。只是看到霧中的影子隨我身形而動,而舞動身形的我又是隨什麼而動?是我的心?我的慾念?還是無明薰陶的種子?亟於止息心念妄生的我看著這一片昏黄夜霧,不禁有些癡,也有些迷惘了。

八番坑茶坊

九份最冷清的週末

本文日期:2005.2.5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