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大台北地區的五個一等三角點

Say you love me every waking moment,

turn my head with talk of summertime …

Say you need me with you,

now and always …

promise me that all you say is true –

that’s all I ask of you …

ALL I ASK OF YOU /
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大棟山登山口之一)

出遊規劃講究詳實是另一回事,我寫遊記一向是感性居多,所以要先來一段音樂,遊記才寫得下去。

一年之始,總要給自己一些新氣象新旅程,繼昨天在象山拍正式啟用後的101之後,今天就想把大棟山,這個大台北地區唯一我尚未走過的一等三角點給完成。於是自從我六年前初登大台北之巔的七星山之後,六年後的我終於完成了所有的一等三角點。這六年象徵了什麼特殊意義嗎?這一次就不再套用冬烘先生「一點關係也沒有」的慣例了。

這六年最大的改變大概是出遊的方式與寫遊記的方式。當初第一次登上七星山是在寒冷的風與霧中,回來之後寫的遊記其實像是日記。一個初來台北懵懵懂懂做不好出遊功課的人,幾乎在下午一、兩點以後才出門,走的多是熱門的路線,所以一次一個點為主。在旅程中遇到風雨也不覺得苦,吃苦當作吃補,總是要在六點趕回家看柯南..。這樣的旅行,現在看起來幾乎沒有什麼品質,就只是單純的健行自虐而已。

樹林這附近的山,我應該只爬過大同山與青龍嶺,那是三年半前的事(行腳91)。那時我理所當然是下午才出門。功課呢?有做,不過那個時候都是看「大台北登山健行路線導遊」這本書,這本書到現在對我還說有些路線還是像天書,何況是在當時。所以在三、四年以前的旅程中,有一部分時間在都市鄉鎮中轉移並尋找登山口該從哪裡進入;另外一部分時間可能花在摸索與回到正確的路。所以那個時候為了避免不要天黑還留在山中,設好停損點(或許是停益點?)是很重要的。

我今天再度來到樹林附近的山中,出發前花在不怎麼用心的搜尋資料的磨蹭時間約是一個小時(或許是在醞釀自己出門的情緒),以致於後來真正出發已是下午一點半。手上拿的還是那本「大台北登山健行路線導遊」。不過很奇妙的,我今天的旅程還是跟以前一樣,遇到獨行所可能發生的狀況。如果說我是為賦新詞強說愁..,或許我是期待在這次旅程中能重溫三、四年前獨行的情境吧。(1.2)

步道中途看見相思林

轉個彎再上坡

山頂新建中繼站

靈感電力不足了,再來一段音樂..。

Think of me, think of me, fondly,
when we’ve said goodbye.
Remember me once in a while –
please promise me you’ll try.
..

We never said our love was evergreen,
or as unchanging as the sea –
but please promise me,
that sometimes ,you will think of me!


THINK OF ME /

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其實本文要訴求的重點是,一個稍具特色的旅行,從規劃到實行以及最後寫成遊記,不是一般人所認為的浪漫與輕鬆愜意,而是一個組織想法並努力實踐的過程。所以也許讀者們只從最後的遊記的呈現,以為旅程一切都是如此美好。事實上事前尋找到想要的資料的繁瑣沒看到;趕路或爬陡坡時揮汗如雨的那一段沒看到;對路線不確定的疑心疑鬼沒看到;披荊斬棘的弄得一身髒沒看到;甚至可能腳抽筋或扭傷還必須忍痛趕路那一段沒看到。

昨天在晚上九點上象山待到十點多下山,天氣冷颼颼,走在林中步道上陰森森,長時間立在山頭拍照取景孤零零,如果不是為了拍攝燈只在元旦這天全亮的101,實在何苦來哉?所以獨自登山好玩嗎?我想大概只有蕭郎與和蕭婆會真正樂在其中吧。

所以為了查南港到樹林最快的路線,我花了一點時間規劃。後來雖然順利到了樹林,但是果然在山佳車站附近找不到上山的路,因為這裡每條上山的路,看起來都是這麼的小與偏僻。於是隨便選了一條路抓對方向上山,結果路盡頭來到荒山野寺(有點誇張了,吉祥寺應該不能算是荒山野寺)。調車回頭時,只聽到「啵」的一聲,好像我的愛車不知輾過什麼東西,當時卻還不以為意。看看地圖,從中山路退回東佳路,終於發現往登山口的正確路線,東和巷。

一路開始上坡,只是愛車騎不到五分鐘,開始覺得後輪怪怪的。這時候不能不以為意了,停下來檢查後輪,果然已經快沒氣了。這時候哪還管爬山,輪胎沒補起來,連回家都是問題。於是當機立斷,趁著還能騎,趕快下山,選擇往人多的樹林走,希望能遇到星期天還開的機車行。多虧我最近走狗屎運(昨天在桃源谷還沒爬山就先踩到狗屎),還沒到樹林鎮市區就遇到車行,也把輪胎也補好了。這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半了。

而一路上山的東和巷比想像中的偏僻荒涼與漫長也不用多說了,到元德寶宮大概有八、九公里以上吧,叉路也很多。幸好我也不是五、六年前的冬烘小哥了,看地圖認路辨路的功力好歹也有一些。比較疑惑的大概只有往元德寶宮的車路似乎是一路下坡?

(山頂北方的展望–觀音山)

大棟山山頂–指標下一等三角點、小土丘上之圖根點

(往大同山的步道上)

終於到了元德寶宮之後,不錯,滿壯觀的廟宇,但是走遍樓上樓下都找不著廁所。很現實的,出門在外,一樣人有三急要解決;偶像明星也要吃喝拉撒。總是可能在不方便之處要方便。道就在屎溺之中,真正能夠忍受的了不方便的才有資格走較長途的健行。記得我最高紀錄是七天沒洗澡沒刷牙,那是當愛情少尉在東港打演習的日子。

另外元德寶宮找不到往大棟山的登山指標與登山條,我在廟右方馬路盡頭看到石階梯往上,於是猜測這就是登山口,當然後來我猜對了。只是我不知道其他急著想上廁所的人會不會有心情猜對?

從元德寶宮上到大棟山頂的這一段,約走了十五分鐘,應該是唯一有舖步道階梯的一段,因此雖然一路陡上,不過走起來還算不會太累。我覺得沿途的相思樹林看起來還算優美,尤其是在夕陽西斜時分。

而被剷平的大棟山頂新建一個中繼站。從元德寶宮過來先看到有點突兀的土丘上的一顆圖根點;這個小土丘似乎是為了圖根點才留下來吧。後來聽路人說這裡將要再蓋個瞭望台;的確週遭的view被樹木略為擋住了,不過蓋瞭望台這件事好像也不用這麼特意。其實這些都是多想的,就當地政府而言,反正很刺眼的中繼站都蓋了,多蓋一個瞭望台也沒什麼大不了。只是我想到那個圖根點因此要擺到哪裡去?後來路上遇到的老伯不知道是不是開玩笑的說,那就擺到瞭望台上去吧。

(往大同山的步道上向外望)

跟一等三角點合照後,我記得曾在導覽書上看到大同山頂遍生芒花的美麗景象;便想說利用一點時間「用跑的」,也許有機會可以望見。當然這也是因為從大棟山往大同山方向的步道幾乎都在稜線上,也還算平坦好走。有幾個家庭帶著小朋友與老人家在四點半的此刻都還在山區慢慢地走。

我設定的折返時間是續走十五分鐘,還看不到芒花海就撤退,我可不想在寒冷的夜晚中還待在山區。於是我開始用小跑步的,只是這段路也不完全是平坦,還是有上上下下的。

時間過了十五分鐘,但是我還是置身於稜線上的樹林之中,望不見大同山。我作的功課不足,所以不知道到大同山還要走多久?正好此時迎面走來一個老伯,我向他問路。他告訴我要到柏油路還要走半小時。我看看錶,已經pm4:48了,便當機立斷決定撤退。

(往大同山的步道上向外望,就看到西北方的林口台地)

回望大棟山

回到大棟山之後看日落

大石碑(秋壇山)

遇到這位老伯是這趟旅行中另一件有趣的事,我發現他有點不服輸。當我急著回程加快步伐時,我發現他還可以亦步亦趨地跟在我後面。當我又回到「秋壇山」石碑時,想問問他知不知道這個石碑的來歷時,才發現他喘著氣,過了半晌才上下不接下氣地說..這..地上的石頭跟石碑..是同一型的..。我在想,我不要讓人家跟出心臟病才好。

過了一會,老伯又問我職業,又問我是不是KMT的?又說這回立委選舉泛..沒過半,導致社會繼續不安定,也是人民自己選擇的;中..的遺毒太深了..,政府難做事,經濟繼續不好,也是人民自己選擇的..。

我一開始還唯唯諾諾稱是,後來實在受不了老人家的嘮嘮叨叨。我政治立場雖然一向中立,但心想難道每件事都要「勿會生牽拖厝邊,勿會泅牽拖LP大球」?(有點俗,破壞我的形象)便以冬烘先生的口吻出言「訓斥」這位老伯:現在的年輕人早就不管什麼黨派政治,只求當下快樂就好。我只是在暗諭其實什麼黨派立場或許只會存在對立的兩方人心中,其他人根本不甚在意。

更何況出來登山就不要談政治這麼嚴肅的事情,放輕鬆嘛。不然各自堅持彼此立場豈不爭論個沒完沒了?連不預立場的我可能都還要被加上一個不關心政治的說法。我是不知道老伯有沒有被我說服,總之後來一直到基點之前,這幾分鐘的路他就不再講話了。但也可能是我又走得很快,他跟得很吃力所以說不出話來的關係。

回到基點大概是五點十分,我叉開話題改和老伯聊基點與瞭望台的事。夕陽正在西沉,大地一片美好,從這裡哪看得見紅塵中的紛紛擾擾?老伯往五路財神方向的登山口走了,據說從那裡過來只要十一分鐘,而且路比較平緩。我往元德寶宮下山,果然林中的路暗的更快,只是現在勉強還不算全然摸黑下山。方才老伯還跟我說,到大同山只要三十分鐘,為什麼不走?

如果真要走到大同山,我現在就要摸黑了。作事情總要瞻前顧後,不能只憑一股衝動以及不切實際的妄想。當然這些話我只是在心裡講給自己聽。

本文日期:2005.1.2 | 台北行腳


(樹林東佳路經五路財神至元德寶宮登大棟山路線圖)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