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桃源谷入口的廁所有整建 天梯?

2004的最後一天在朋友家度過。沒有太特殊的慶祝,因為光是吃薑母鴨與沙鍋魚頭就吃到十點。當接近凌晨時分,我們在看韓劇太極旗,一直看到元旦清晨一點。雖然是想要賺人熱淚的劇情,不過總算是因此比較了解韓戰..。一開始北韓共軍打南韓勢如破竹,把南韓軍隊逼到快去跳海。等到美軍加入韓戰後,南韓部隊轉而把北韓共軍逼到快去跳鴨綠江。

人很奇怪啊,當事不關己時,不太明瞭為什麼同一個民族,真的有這麼大的仇恨,要打過來殺過去?總之,元旦當天因此睡到快十一點。再加上某些因素,結果出門要往桃源谷已經是兩點半。這麼冷的天氣還這麼出發要往東北角桃源谷,還沒出發就註定這是個車途長程,山路短程的輕鬆行。

(凜冽冷風中適合抱抱)

桃源谷這是第四次去。第一次去雖然霧濛濛看不到草原但還頗有感覺。第二次連走到草嶺古道的啞口走到腳抽筋。去到第三次,只能說大太陽底下草原真漂亮。第四次去,這回遊記已經寫不出什麼內容了。總不能說些入口處的廁所剛剛整建了;剛下車我就踩到外型很像果實的狗屎,旁邊的人安慰我說今年會發。

天氣很冷,風很強,尤其是上到面海的山丘上之後。我把一群人趕往水源界點,走到這裡視野就很不錯了。若要再走到灣坑頭山,只怕就會有人想要將冰塊放到我衣服內,問問看我到底怕不怕冷?

我回望涼亭附近的山丘上的矮樹叢間,有一對情侶冷的抱在一起了。嗯,如果真的冷的話,應該趕快躲到山凹間的涼亭去才是。走到水源界點,大家都想趕快回到涼亭煮熱咖啡與蒸新竹的黑貓包,但是在這裡好歹還要照張相片再走吧。

站在高崗上看海(背景為灣坑頭山)

(攝影師反而有笑果)

用圍巾包頭的Sarah ,把相機放在界點石柱上,然後設定十秒後自動拍照。這台相機也很有個性,第一次十秒還沒到,攝影師還來不及就定位就照了。

第二次,倒數到最後一秒時,相機竟然自動別過頭去。大概是風吹動相機套的關係,但可也太巧了。總之,拍圍巾包頭像極回教婦女的Sarah
反而比山景海景更有趣。

後來回到涼亭已經五點,天色漸暗,要煮開水。但想到可能要煮個十分鐘水才開。於是才煮了一會兒,爐子又收起來。趕快收拾好下山,在上山的步道中遇到一對情侶要上來。天色變黑了呢;也許他們就是情侶登山只要氣氛,不在乎天寒地凍。回途路上看到全點亮的101,突然動念要上象山拍夜景,只是想到這樣一棟摩天樓的維護費一定所費不貲,

永春崗從樹梢看橘紅色調101

象山步道中途看藍紫色調的101

象山步道中途看台北西北方夜景(從信義區101到內湖美麗華)

象山步道中途看內湖

我九點多才到永春崗,從樹縫之間勉強可以看見整「根」亮晃晃的101。只拍了兩、三張之後就再度上山了。整條步道雖有路燈但沒人行走,這有些出乎我意料。冷清的氣氛會讓人有些卻步,不過我還是硬著頭皮上了。不過我沒打算上象山頂。

託沒人之福,去年元旦拍101的最佳戰略位置,今晚我輕易進駐。往內湖方向完全沒有阻礙,連正在轉換光彩的美麗華摩天輪也看的一清二楚。整根亮亮的101矗立在台北東區,它左後方的舊地標新光三越相對失色。我突然想到這樣的光景如果從空中看下來不知道是什麼景象,或許像是一隻光劍平地起刺向台北原來就有光害的夜空?

如果說台北因為有101從此傲視全球,世所仰望,台灣經濟從此一飛沖天,這倒也未必。論高度,光是亞洲就有其他興建中的大樓虎視眈眈這世界第一的寶座。而101的出租率好像也只有四成。最重要的是這附近也只有這麼一隻而已,並沒有其他大樓群做為輔弼。費盡無數億或許只為成就這短暫第一之名。在台北盆地突出一隻光劍的景象究竟是壯觀還是詭異?

此時的我對這樣的問題沒有答案,或許我現在也被這樣多彩炫麗還是光怪陸離的景象所迷惑吧。所以忠實的紀錄這一隻光劍的誕生也許是我現在可以做的事。

我的雙倍鏡頭多月未用,此番再度派上用場。於是101的塔台式頂樓;中間每一不同的顏色區段,都是我的取景目標。

我試著變換不同的光圈與快門速度想要捕捉最佳的影像,並沉浸其中..。我的身後傳來人說話聲,原來今夜想要來此拍101的不只我一人。只是101大樓卻開始從底下層一區區每隔一兩分鐘把燈給熄暗了。我聽到遠處(應該是聯勤)傳來熄燈號,才意會到或許十點一到,這2005年元旦輝煌大半夜的101也要熄燈休息了。

看著101一層一層變暗,只剩下頂端還是光亮的。我在想這101其實也不像是劍,此刻看起來不管是外型還是光亮,都像是準備要起飛升空的火箭。過了這一晚,101大樓除非再遇到重要節慶,否則難得整棟大樓全被點亮。倫敦泰晤士河上的鐵橋或許因為迎賓而會再度開啟;自許為金融中心的台北101大樓應該以吸引更多的單位進駐來把自己給點亮。

十點一到,101的熄燈號

本文日期:2005.1.1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