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假日還是要出來走走,雖然到處都很多人…

草嶺古道之人多,正好跟金字碑古道之無人形成強烈的對比。金字碑古道是不斷上升的石階梯,而草嶺古道相較之下就可以說是平易近人的步道了 。由於上次已走過侯牡公路,所以這次到貢寮就比較不用邊走邊尋路。到草嶺古道健行應該還是自己騎車或開車來,因為縣102公路(遠望坑街口)到草嶺古道北口還有三公里的窄柏油路 ,如果是騎機車便可長驅直入到北口開始走古道。我在想沿途那些遊客一定非常嫉妒我飆車從他們旁邊呼嘯而過,而他們卻還得走差不多一小時才能到公路旁能搭車的地方。

hill1.jpg

(鞍部回望台北)

往日古道是路上通往宜蘭的商路捷徑,而今日古道上人流絡繹不絕,卻是因為有許多人太無聊?(台北人真可憐)。古道現今規劃的很好,沿途步程 、休息點等都有明顯的指示。但是如此一來,當我經過「雄鎮蠻煙」摩碣,「虎字碑」時,我反而沒能像上回在金字碑那裡感覺到古人篳路藍縷的艱辛。現在的古道已是一條平民化的健行路線 。

到了虎字碑時四周的景觀突然一變,也就是風變強了,林木稀少。但滿山遍野長滿芒草。.事實上這道理我是曉得的:所謂「雲從龍,風從虎」。虎字碑位在兩山鞍部(啞口)上 ,古道至此,東北季風從太平洋向山間直灌而入,風勢當然強勁。劉明燈行至此覺得風變強了,所以立個「虎」字碑,希望壓下強勁的風。而也因風勢強勁所以只適合芒草生長。我則是希望秋季時再來啞口這裡看看芒花 。

啞口這裡的觀景台視景極佳(因為是古道的最高點)。東面可以看到古道南口的北濱公路以及太平洋、龜山島;往北經由山與山的間隙可以看到基隆 、彭佳嶼、東海。

road.jpg

(草嶺古道虎字碑)

這幾次出去走走,我都會遇到一些「飲食」男女,這次因為古道人多,所以遇到的好玩事也多。在回程時經過觀景台A時,有兩對男女剛由古道北口過來 ,至此,男孩子去上廁所了(觀景台A是古道上唯一有廁所的休息點);女孩子則在觀景台休息。我在廁所裡聽到兩個男的在抱怨:真受不了她們,體力這麼差,每走一會兒就要停下來休息 。由於我先出廁所,所以我也聽到外面兩個女孩子剛好在談她們以前在南投爬山時神勇的往事。所以青年男女要注意了:當你在大談當年勇時,可能早已有人在背地裡不以為然了 ,而且可能就是妳所親近的人。

當我回到「雄鎮蠻煙」時,遇到一對男女找我幫他們拍照(我旅行時常常會遇到這種事,因為我大多是獨自出遊,而且外表實在看來蠻老實的?)。幫人拍照我很樂意 ,不過一對男女在雄鎮蠻煙的大石頭下拍照,到底有沒有什麼特殊涵義呢?拍完照,我還在胡思亂想之際,兩人都已向我說謝謝。看來男的「鎮」的很高興;而事實上是女孩子找我來拍照的 ,看來她被「鎮」的是心甘情願。

出了古道,然後回到公路再接回台二省道至福隆。冬天的福隆海邊不值一題,而且沒有漂亮的貝殼(我老是拿北部的海邊跟南部的墾丁比…)。北濱公路的特色在於一邊是山 ,一邊靠海,所以行走此間時要小心落石,而且常常會塞車。

經過鹽寮時,沿途貼滿反核四的標語。我最感興味的一句標語是這樣寫的:反核不反電。這句話的意思在我的解讀之下變成:我雖然反對在我家旁蓋核電廠 ;但是電,我還是要用的;所以只要核電廠不是蓋在我家旁邊,那我就沒意見了。如果把核電廠改成焚化爐、垃圾場,這句子還是可以套用。實在蠻妙的。

不談政治。回到台二省道上,由福隆沿途經過金沙灘、龍洞、鼻頭角,我都沒停。一直到了海水變了顏色,這時我知道水湳洞到了。在此離開濱海公路轉向山路往金瓜石 、九份。這條山路是我覺得真正叫「蜿蜒」的山路,可以想像當以前發現山中有金子時,還管你山路多難走?人人趨之若鶩挖金子的盛況。

離開金瓜石,當我覺得開始在塞車時,我知道九份到了。到底這麼多人假日擠到九份來幹什麼?吃芋圓、看老街,大夥實在可以休矣(台北人還真是可憐)。不知九份當地人對每到假日必塞車這件事有何想法 ?不過我想持反感的人必是少數;因為雖然金子沒得挖了,不過還可以讓都市人自己把錢從口袋裡掏出來;這方法不是比自己去挖金子省力多了嗎?

本文日期: 1999.02.28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