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This page is under 隨想

老婆昨天(星期六)下午突然跟我說星期天早上要去看偶戲表演,然後就逕跟孩子們複習起「魯拉魯先生的庭院」這本繪本書。我這才了解星期天要看的偶戲可能跟一本繪本有關。

星期天早上老婆和我兵分兩路。她帶二寶,大寶跟我前後分別搭捷運前往。她跟我約在大東站。等我快到衛武營站時,她已經到達大東。然後她打電話跟我說:「搞錯了,在衛武營。」

不過,衛武營801展演館在榕園那邊,離捷運站有一大段距離。我和大寶還有足夠時間走過去,不過老婆和二寶後來是搭計程車前往的。

這場表演是由兩個演員,一個操作魯拉魯先生布偶;一個操作以木頭當各種動物造型的道具,像是鱷魚、狗、鳥等;再加上演員的口技配音。表演的形式很像是麻辣教師GTO中大奶妹即興表演那一幕。

整場表演,我印象最深刻的反而是魯拉魯先生的「ㄟ咻」聲。因為劇中魯拉魯先生不斷在把入侵到他庭院草地的動物給搬出去。

這場表演之前發生了一段小插曲。有一位媽媽因為不斷被工作人員要求離開前方的舞台區而發飆了。這場演出採取不劃位,但保留前方的坐墊區給小小孩。大人則被引導到後方的階梯座位(沒有靠背,其實整場表演看下來會腰酸背痛)。發飆的媽媽因為要陪著小孩,且自認為已經坐到舞台區的最邊緣,沒有擋到後面小孩視線之虞。但還是遭到工作人員一直要求換位置的要求而發飆了。

這樣的發飆,真的很難看。不管是那位媽媽或是對工作人員。工作人員其實沒有惡意,態度也還好,但是卻不知道變通。

其實這幾次參加的在表演廳中的活動,也都感覺工作人員在安排觀眾進場入座可以有更好的方式。譬如入場時,工作人員會問觀眾,有沒有帶水,有帶飲水的話,要先放在展館外頭。雖然講話語氣沒有不善,但是被提醒的人,會覺得有點不悅。這就有點像是,報載之前在台灣看CBL聯賽,觀眾被要求不能帶飲食進場一樣。雖然後來還是應觀眾要求,開放了。

表演場地內怕被弄髒不能帶水,這個可以理解。但是要誘導觀眾將飲水放在外頭的方式有很多,直接講出來的話語沒有讓人感覺到尊重的溫度。畢竟觀眾是買票入場觀賞的。票價內應該有包含場地清潔費吧。

並不是說,花錢的就是大爺,而是展演也可視為一種服務。既是服務,便要從消費者的角度來思考。而不是服務提供者以自己方便來對消費者做出各種限制。

所以,也不能都怪那個媽媽修養不好,畢竟想要陪在小孩身邊看偶戲是人性。如果確實不會擋到後面小孩視線,也不用不近人情堅持大人一定得坐在後頭。後來事情的發展果然是工作人員只能好言好語地安撫那位媽媽,再讓那媽媽坐在原位了。這樣當初一板一眼的要求又何苦來哉呢?豈不又給人會吵的小孩就是有糖吃的不良印象?

觀眾看戲的心情與氣氛被破壞掉了,這是表演活動的大忌啊。消費者有了不好的服務體驗之後,以後不再來是一回事。在網路的世界可是一下子就會傳開來的啊。

另外一個感想關於展演的場地。未來那個像飛碟的文化藝術中心演藝廳完成後,小劇團可以進去演出嗎?還是801這種小劇場空間會繼續存在?

現在的場地感覺有些克難,但或許剛剛好適合小劇場演出。不然這場表演大可選擇到大東藝文中心去。我只是覺得像是偌大飛碟般的演藝廳完成後,感覺是要上演給貴族進去看的大型舞台劇。高雄真的需要這艘耗費近百億的飛碟嗎?還是可以像倫敦一般到處有播放專屬舞台劇的小戲院?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