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芒花海前的老師,動作怪怪的

藍天白雲好時光

(結實累累的柑桔園)

週六參加亂集團的滿月圓山活動,朋友Kelly說要參加,我事先跟她聲明這個行程可是全程登山,全然不像上次040918在向天池是探索遺址的散步行程,應該要有「登山」的心理準備。

這次跟著亂集團來爬滿月圓山,一則因為年度考察滿月圓楓紅的時間又到了,如果又有人帶隊順登滿月圓山,何況又有認路的蕭郎同行,這樣一個環狀的行程必然豐富。二則我一直鼓勵入門的山友可以先按照亂集團的行程走走看,但是總不能自己不知道亂集團行程的難易程度吧,所以好歹自己也要先潦下去試試水溫。而且領頭的法賓老師和安迪兄夫婦也都是舊識,但是他們的日期安排多與梁山團相衝,於是此次來爬山又可順便與大家聚聚,可謂一舉多得。

今天實際走山路的時間約是四小時。從山中傳奇附近的登山口(1050)上到組合山(1220)應該算是辛苦的第一階段,約走了一個半小時,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柳杉林中,持續不斷的陡上之外,還是陡上。從組合山(12:25)到雲森瀑布來會之叉路口(13:05)用中餐,有腰繞也有陡上,由於眾人是在肚子空空、在山頂用餐期待落空的情況下又走了四十分,算是有點氣餒的第二階段。從十字叉路口(13:55)涉溪數次又上坡到叉路口轉往滿月圓山(14:50)約走了五十五分,這一段由於大家剛剛吃飽,就算路程有點長,但算是應付自如
,戰力十足的第三階段。

(楓紅只有小部分可觀)

在滿月圓山頂,兵分兩路,蕭郎的如意算盤是要折回叉路口,腰繞滿月圓山回滿月圓瀑布,以補完他上次未竟全功之憾。但是總得有人從滿月圓山頂直接下切回滿月圓瀑布吧,這樣兩邊的行程都有GPS記錄。於是法賓老師就勉為其難的改走此路了,這次身上有犀牛機的我當然跟著法賓老師走。

就這樣成員分成兩小隊,往滿月圓瀑布下切的十一位,腰繞的七位。由滿月圓山外型觀之,直接下切等於幾乎是七、八十度下切陡峭的山壁。自覺得可能無法應付陡峭山路的,都跟著蕭郎去走腰繞的路了,不過跟著獨步蕭郎走,沒有三兩三,可能是另一種的不輕鬆,哈哈。於是直接陡下滿月圓瀑布的,一路拉繩子攀附山壁,下來之後都大呼刺激。而腰繞組,晚了十五分鐘左右到達,看起來有點愁眉苦臉,說是上下起伏甚多、甚累。

於是第四階段,如果是從滿月圓山頂直接陡下滿月圓瀑布的,大概要花四十五分鐘。之前法賓不選擇直接下切,就是考量到之前這裡曾經發生山難,直接下切太過危險。雖然發生山難的那段,好像是發生在滿月圓山回處女瀑布那一段路上,那條路據說更濕滑陡峭難走。

所以這一路走來,大概四個小時,不過沿途的山景、植物、溪流等一直都在變化,山徑大抵都是明顯清楚好走,若再加上最後一段陡下刺激山壁,可以說是一條優美又精采的中程路線,適合已經不想逛內湖、南港、陽明山那些人工步道的人來此一遊。算是法賓又為亂集團上午班找到一條好路線。我在從新店往滿月圓的路上,就跟車上的安迪夫婦說,法賓兄還真是一個蠻有創意的人,幾次亂集團的路線,像是二四六連走、獅熊縱走,還真虧他想的出來。已經不是去年初參加亂集團登觀音山時氣喘噓噓,回來又鐵腿的吳下阿蒙了。

柳杉林徑

組合山

上稜之前

眺望逐鹿山

(怪樹)

也因為此行前有法賓領隊,後有蕭郎押隊,從十點半到中午十二點半之間,有一段時間隊伍是小小被拉開來的。我在隊伍中段,竟然還可以小小的獨行一會兒。大概情況是,新朋友咬緊牙根跟著法賓領隊猛衝,深怕一旦落後就再也沒信心可跟上了。隊伍的後段是小朱一直跟拿著GPS定位的蕭郎嘻笑著。我看到平常在梁山隊被奉若天神的獨步蕭郎,竟然是拿死纏爛打的小朱沒輒。這有名堂喚做..。

因為這一小段的獨行,又能感覺到中午時分行走在柳杉林中徑,實在是一件非常愉悅的事情,於是拿起相機來拍攝陽光穿過柳杉林間灑落在山徑上的光影。至於沿途楓紅倒是稀稀落落的,絕大部分是還沒有轉紅就已經枯黃掉落了。沿途有一株小小的槭從杉樹根部附近冒了出來,長的雖然不高,不過好歹人家葉片也轉紅了。

所以若要拍紅葉,除了偶有出現在綠山林中的一抹紅之外,大部分的紅葉都落在山徑上,落在流水與岩縫間。法賓兄和我應該都取了許多張落葉與流水的相片。因此當我終於在滿月圓園區楓紅步道上哼起「舊夢」時,我發現一旁法賓也偷偷地唱和著。不過我覺得我們兩個腦袋瓜中想的一定不一樣。我是真的很認真的在溪流上構圖、調光圈、調偏光鏡、調曝光補償..。

小小的紅榨槭(?)

這是..廣山奈()

(滿月圓山上)

不過法賓老師的興趣似乎更是在拍人像。這台新買的pentax數位單眼,近拍人物也是很犀利喔,法賓老師如是說。

反正我一到滿月圓瀑布區,就開始到處拍。比較吸引我的是,更上游那道瀑布,從這裡觀之,瀑布如長練薄紗漫灑開來形同簾幕狀,煞是好看。我故意放了兩葉紅楓在石頭上,製造些許秋天的氣氛。哈哈,這叫不叫畫蛇添足?

另外吸引我的,就是這瀑布水流下來之後,有一股水流是漫過左邊這岩石平台,這樣的景緻也是少見。事實上我兩年前(台北行腳一四六)來時就看過的,那時候瀑布水量還更大吧。不過兩年後的現在,瀑布變成簾幕狀,水漫岩面似乎也更精采好看。可能是我去年沒來滿月圓(其實是有來,只是登北插路過),對這裡的溪流美景感覺又很新鲜。所以,到底是景物變了,還是我的心態變了?

在等蕭郎那組回來的空檔,我在上游瀑布區留連許久。碰巧回頭望,才發現法賓兄和安迪兄夫婦好像也注意我很久了,於是我便幫他們取了一張相片,正好他們身後的小瀑急流也很精采。只是有點遠,可能還是稍微暗了些。沒有腳架,憑感覺取景,沒能把Andy嫂的手給全部納進來。不過這三個人蠻厲害的,尤其是Andy兄,我採曝光時間四分之一秒,竟然能保持金雞獨立(還是大鵬展翅?)的姿勢不動,所以照出來的相片看不出晃動。

後來回到滿月圓瀑布上方平台跟大家碰面,Andy兄笑問說,拍的很過癮喔?呵呵,我是多謝大家幫忙,才能有這樣讓我可以輕鬆愜意拍照的行程啦。

陡下往滿月圓瀑布途中

滿月圓瀑布上游支流之一

滿月圓瀑布上游,這三個人很快樂(ISO-400,F/3.9, S1/4)

滿月圓瀑布上游支流之一

ISO-400,F/3.9, S1/4

滿月圓瀑布上游的楓紅

(滿月圓瀑布上游看滿月圓山)

侍兒扶起嬌無力,..賜浴紅葉池(F/3.5, S1/4)

廣山奈 by
Jennifer

這個很像辣椒的東東,名叫:廣山奈,又名廣沙薑,也有人是用三奈子、沙薑等的稱其名。她是屬於薑科植物。乾燥的地下根塊很像我們常見的老薑,可做中藥,具有行氣,止痛等功能。
也可以當作食物的調味料,在香港人的飲食習慣裡,常用於醃製肉類前的去腥調味。

廣山奈 by
蕭郎

柰,ㄋㄞˋ,通常與「奈」字通用。
葉枝與花枝分開,所以紅色部分確實是花,只是不從葉枝生出,看起來像是從土中冒出一樣。

本文日期:2004.12.18 | 台北行腳

(source:蕭郎mps)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