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今天回來的感想是:以後若要再上山去玩,一定要選好天氣,否則便寧願在家睡覺算了。

今天一開始就不是很順,在內湖那裡兜了一大圈認不出路。然後一上大湖街,便開始起霧,逼的我不得不把眼鏡拿掉。到達五指山的汐萬路起點已經是前途一片茫茫 。而此時機車的里程計跟時數計完全不會動了,所以今天所繪的行旅圖只有記錄路線跟時間而已。不過這一段路的林相真是漂亮,可說是有我想像中的歐洲味道,難怪沿途的高級別墅多的很 ,而且比起天母的要有品味的。而其中差別就在這些溫帶林木(?)。

這一段由五指山往萬里的路也不知騎了多久;只知我必須小心翼翼的閃過霧中每一輛來車,而且霧濃重到也沒有辦法欣賞沿途景緻。一直到了崁腳 ,霧也散了,沿著瑪拉溪碧綠的溪水,我一路騎到了萬里。這一段景緻也很漂亮,而重點在於這沿路的溪谷景緻。

由萬里到野柳,我去的時候走山線,回來時走海線。海線公路沿著海岸而建,應該是舊道。事實上我野柳沒有完全走完,只走到燈塔便折回。由高處眺望這北海岸 ,「仁者樂山,智者樂水」此言真是不差。

這野柳岬突出於北海岸,可以看的景觀就多了:背向東海,右邊是金山,看到的就是上次把它誤認為女王頭的燭臺嶼。金山附近的海面與天是陰沉的 ,可能正在下雨。正面大屯群山雲霧裊繞,因為有前車之鑑,所以回程我是不會走陽金公路的。至於野柳左面應是基隆港,可見核二廠的煙囪(?)、海面上幾艘大輪船。

最令我不解的是,有一個大島,然後我不知那是什麼島。一度我猜它是龜山島(有點離譜),但猜它是基隆和平島又不像。因為從這裡看此島並不與陸地相連(和平島跟基隆相連)。所以不懂 !至於野柳本身的特殊海岸景緻如豆腐岩等,自不在話下。(後記,這海外孤島應是基隆嶼)

這幾次去玩,除了大屯山巴拉卡公路那一次天氣很好之外,其他幾次經過陽明山區的都是霧煞煞。台北的冬天真是令人煩。這點在野柳賣烤魷魚給我的老婆婆和我一樣都有很深的感觸 。

本文日期: 1999.01.17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