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南庄桂花巷

水汴頭

到南庄,一般人應該不是來爬山的吧。南庄、古坑、九份、內灣與北埔等許許多多的台灣村莊都是一樣的觀光導向的轉型模式。好吧,我此番前來南庄,主要是因為這個星期所舉行的矮靈祭。矮靈祭是賽夏族神聖的祭典,但是讓大量觀光客參與之後,無可避免的被庸俗化。我自己是觀光客之一,所以也沒有什麼好說別人的。而且我也厭倦一直扮演批判的角色。

(桂花巷中的客家菜包)

總之,我們先來到南庄。南庄的老街主要是在桂花巷附近週遭,我不太清楚桂花巷的形象是後來才塑造的,還是老街原本即如此稱呼。總之,像這樣的老街總是會有一些道地的小吃、冰品、名產,以及經過設計的招牌來讓逛老街的外地觀光客駐足留連。有一家賣客家菜包的店面雖然在大馬路上,但是在桂花巷中卻可以從窗外看見在炒內餡的過程,倒是別出心裁。說真的,營造這些東西也是需要費心呢,大家辛苦了。

在南庄的街頭市場閒逛時,看到當地民眾賣的小小的山芭樂,醃起來之後還真對味。相對而言,南庄桂花巷中卻有古坑咖啡館,館中還賣北埔的柿餅。這會不會令人有錯亂的感覺?

自然之力量

山路山景

驅車過南庄大橋,左轉直往東河方向。途經向天湖,已經開始進出車輛交通管制。下午一兩點,時候尙早,我便想往鹿場探探,而且我們在網路上有看到鹿場一家松..山莊,景觀展望似乎不錯。然而當車過向天湖路口之後,處處有路面被土石流沖斷,勉強把土石移平才尙能通行。溪谷被土石沖刷的光禿模樣令人怵目驚心。過石壁之後,景況越趨慘烈,河川溪流面貌丕變,乾涸的溪谷中只見處處大小亂石。我們非常懷疑更裡面的山區包括鹿場等還能住人嗎?難怪松..山莊的人問我們的車是不是四輪傳動?

可是啊,可是,像這些已位於土石流災區的蘿..農場,松..山莊,為什麼還能繼續的營業?繼續在土石堆中豎立起招攬客人的旗子?想必還是有人願意冒著旅途顛頗之苦來到那裡。甚或是這是這些山莊唯一的謀生之道。我想到南投丹野農場;想到政府官員說不再修復一些山中道路;想到四年前遊梨山時,說中橫修復需六年;經過今年的風災之後,現在大概永遠不用修了。政府官員可以不經過仔細評估的很快說出一些話,而當地的居民為了自身的生計,只能自己找出路。對與錯難有斷論。殘破的山水是自然的演變還是人為過度的開發所造成?在途中經過這樣滿目瘡痍的山區,就算終究來到雲深不知處的仙境,難道不會去懷疑究竟此行所為何來嗎?有點是把自己的休閒娛樂建築在當地人的辛苦的生命與生計上了。

往鹿場之路柔腸寸斷

清香農場

就算鹿場的風光在怎麼漂亮,同行膽小的人說什麼也不肯讓車子往前開在這種殘破的山路了。我們把車調回頭往東河方向走,準備找另一個投宿的地方。本來依我的意見是可往蓬萊方面。不過我們剛剛經過往鵝公髻山的東河農路附近,就有人被也是在網路上傳的很熱的休閒庭園咖啡之類的「山形玫瑰」招牌給吸引了,於是一個右轉上山,想不到因這麼一轉,我們隔天還多了一座山可以爬。

這樣不起眼的小叉路,從此進入山裡頭,裡面卻是一間間的民宿與庭園餐廳。這些地方佈置的多半美輪美奐,處處繁花似錦。遊客來到這裡去感受主人營造出來的休閒氣氛,互相填補心中所欠缺的部份。女主人很客氣的說明這個農場的環境與特色。我們從庭園的佈置與整理看得出主人的用心,這些不是簡單的事。提到為什麼這麼美麗的地方只有五間木屋供做住宿?主人說,佈置一間房間要二十萬元,然而只有假日才有人住房,實在是不划算。

我其實注意到農場所貼出來的範圍圖,我看到了一條山徑通往一處觀景台。主人提到這附近山坡都種滿櫻花,二、三月來此時滿山遍野都是粉紅。於是我們中有人相約明年要再來。只是這個農場今天住滿了,於是主人推薦我們更往上去到他的哥哥那裡經營的民宿。上頭民宿是個客家莊,不像農場那樣佈置的雅致,但卻另有一份山上人家的質樸。

原來這附近山區的住家與經營者都有一點關聯,包括山腰的山形玫瑰,更上頭的花弄草舍。那個花弄草舍據說是因為看上這裡的風景,所以向李家莊的人買了地,蓋了莊園,只有假日才開放讓人製作押花,但不讓人白白參觀。呵呵,我對這附近的興趣越來越大了。

加把勁

隴西堂

下午天氣陰冷有霧,轉而在房間裡休息了兩個小時,晚上六點多起來在李家莊園中吃客家菜。有幾道菜倒是令人難忘的,因為都是用山中種的菜做的,譬如福菜蒸蛋。據說這些菜是由一對老夫妻種的,附近的民宿與農場都向他們購買。老闆說,七點之後要開始打米麻糬,到時候每個人都可以來玩。原來為了讓客人在晚上有一個活動,他們特地買了兩萬元的器具讓客人試試身手,吃自己捶打的糯米的滋味。所以,要經營一個有特色的民宿也是不容易。

隨後約九點左右,下山到往向天湖路口搭公車往向天湖矮靈祭典廣場,車程約三十分鐘。這個祭典名為巴斯達隘,這是兩年的小祭。進行到今天是第二天。依照我所做的功課,整個祭典有許多階段,其中應該只有娛靈的階段才能讓一般民眾下場共舞。但是我聽到民宿的年輕人說,他們昨天就已經下場跳舞了。只是我還沒親自去之前,曾問這些年輕人對於祭典的感覺。他們說,像夜市。

向天湖

既然宣告巴斯達隘祭不是一個嘉年華會,也不是豐年祭之類的慶典;可是為什麼會場外圍儘是攤位呢?外面的攤位的確就是夜市的型態沒錯,小吃冷飲,打彈珠的,夜市該有的一樣不缺。比較不一樣的也許算是加上賣蒸餾的小米酒與山豬肉;加上出租賽夏族服飾讓你可以穿著下場共舞。

傳說中必須要在身上結芒草以避邪,不過現場人群的舞動並沒有給人太多的神秘感。加上有幾圈是屬於觀光客的參與,看起來還是像豐年祭。今天來尋找賽夏族神秘之處的人可要失望了。隨興的觀光客或有把圈子轉動的比較奇怪時,就會有工作人員出來帶引維護整個歌舞的格局。這是娛靈嗎?還是在娛人?就好像超度,是在超度死去的人,還是仍活在世上的人?

雖然同行的人有點失望,不過我卻一點也不意外。如果人多到需要交通管制進入,需要公車接駁。裡面人山人海的景況可知。我是以平常心來看這樣的矮靈祭。因為本來就是像我們這樣的觀光客把神聖的祭典變成同樂大會的。所以在那裡看到同樂大會又有什麼好失望。就好像平溪放天燈,一開始是祈福消災。後來變成年度盛事之後,在天燈上可以看到各式願望,如胸部變大,戀愛成功等。倒底為什麼會有平溪放天燈的由來似乎沒有人很在乎了。所以依照我在民宿看到的情形是,外地來玩的青年人連續兩天都跑去參加祭典,也都一起下場跳舞。因此外地人參加矮靈祭的模式,就是下場跟賽夏族人一起跳舞。

不過撇開外地人不談,我在觀看矮靈當初教給賽夏族人的舞蹈,真正由賽夏族人跳起來的身形是有一定特屬的韻律與節奏的。參雜其中的外地人,只是盲目地跟著左衝右撞。

而小米酒,特別是那38%的小米酒,真是令人醺醺然啊。呵呵。許多原住民也是趁此機會聚會吧,看他們三、五人圍坐在一起談天說地也是其樂陶陶。

橫屏背望鵝公髻山與陸矮寮山

橫屏背山附近

(步道中途孟宗竹林)

所以就跟平溪放天燈一樣,從向天湖出去到東河,也是要排隊等搭公車。等上了公車,三十分鐘的山路,公車搖搖晃晃,裡面擠成一堆的人很難過啊。這樣場景是如此類似。我有時在想,既然我早就知道是這樣的結果,那到底我是來幹什麼的啊。如果不是太挑剔的話,賽夏文物館其實是非常不錯的介紹了賽夏族的歷史與矮靈祭包括開始籌備的整個過程。

民宿的夜晚還算好眠。第二天是個好天氣,用完簡單早餐後,大家都在跟民宿中幾個有特色的農村器具照相。我往東望,問老闆娘那是什麼山?老闆娘說最遠的是鵝公髻山;像駱駝峰的是陸矮寮山。至於這裡也可以爬山,過了花田草舍上到登山口約二十五分鐘。從此開始走和緩稜線到瞭望台還要二十五分鐘。至於這座山名喚橫屏背山。

我本來沒有想到此次來南庄有山可爬。不過聽到其實這裡離山頂並不遠,老闆又大力鼓吹山頂展望漂亮,甚至可以看得見海。於是我就心動了,另外是二十五分鐘的和緩稜線路應該可以讓不太能爬山的人也可以慢慢行來吧。至於這上到登山口的二十五分鐘,就讓可憐的Festival勉為其難的用盡吃奶力量努力往上爬吧。

橫屏背山

山頂西望象山與中港溪

(南庄休閒庭園
碧絡角?)

後來這二十五分鐘稜線山徑果然無甚難處,沿途還經過一處與柳杉參雜的孟宗竹林,雖然沒有瑞太古道的壯觀,總算有些巨竹參天的感覺。

上到瞭望台前的陡坡開始處,右有一叉路可往田美國小約90分,目前已經架設木扶梯步道。反而是我們行走的從東河過來的這一段還維持原味。步道先經過二等三角點,不遠即是瞭望台。

往西的展望極佳。瞭望台上四方各有四個看板分別介紹北方獅頭山,西方象山中港溪,南方加里山,東方鵝公髻山。

在瞭望台,我們遇到登山的山友,正是從田美過來的。向他們請教登加里山的過程,說到上哈堪尼山與下溪谷,也說到走在松針舖成的山徑,猶如走在有彈性的地毯上。

下午,我們在小東河一家庭園咖啡吃中飯,喝下午茶,消磨一個悠閒的午後,什麼事都沒做的三、四個小時。

下午茶

南庄大橋上的矮靈偶

本文日期:2004.11.28(12.2 finished)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