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gps source:蕭郎mps)

這次是天時地利人和都不是很順,但結果反而還不錯的行程。雖然和美池還是沒有找到。我個人覺得下次似乎要改從由山上往下找,如果這和美池是跟黃金池一樣的山中池的話。這次我們走的路線大都還在樹林裡面。

雖然和美池未找到,但是過程還是不錯。其中龍洞坑溪沿途處處溪水清澈見底。取景當取林間開闊處,而小溪從林中漫流過。身處此間,可以了解前人為何選擇在此處溪邊生活。此為一好也。

至於沿途古厝石屋幾乎不多久就有一處,想必以前濱海公路未開通之前,這裡道路小徑處處交會,都是先民來往通路,所以沿途都是前人生活痕跡。藉此懷舊思古,此是二好也。

其三是此路線還算長但少人行走;景物多樣,動植物也少受到人為干擾,此是三好也。也因此沿途結了好多蜘蛛面膜。吾人只是敷上面膜,但是對蜻蜓等小蟲而言,就是萬劫不復。

總之一早,啟程往瑞芳之前都還是下著大雨。但過了瑞濱隧道到台二線濱海公路之後,路面乾的卻好像沒是一般。這雨與地形有點讓人無法連想起來。沿途不斷互相確認,等到了古道口,人員到齊出發,已經離集合時間超過一個小時了。(9.27)

本篇遊記可寫的東西很多,但其實以上都不是重點。

蜘蛛面膜有加料(1) 木槿(2)

小木槿(2)

今天因為有蕭郎當領隊,所以我可以一路殿後。美其名是押隊,說難聽一點是偷懶。就美容效果而言可說沒有,因為沿途蜘蛛面膜都被前面的人用光了。

從入口開始,一直到離開龍洞坑溪上山為止。我們大致沿著龍洞溪畔而行,並來回過溪數次。每次過溪,我總是被林中的清淺小溪所吸引。這條溪的沿途還有幾處田的痕跡,因為有駁坎。略有幾分鹿堀坪古道的感覺。如今這些田早已長滿蔓草。但大小木槿開的甚是鮮豔,可謂花團錦簇。

所以在我們最後涉溪處之前,我一直在東拍西照的,就跟灣潭之行一樣一路落後到底,只不過當時我還沒買偏光鏡。總是裝備越多,落後越久。

(溯溪而上,應該接到蚊子坑古道,5)

這時的構圖取的是以溪為主題,有深度與長度能感覺源源不絕流動之溪。也因此上方的樹木枝幹不能太多太雜。(3)的構圖是這個道理。美中不足之處,在右邊由石頭數塊堆砌而成的古道被樹木給擋住了。

來到(4)的地方,蕭郎判斷應該要在此離開龍洞坑古道從此上山尋和美池。俠女紓非決定孤身在此守候恕不奉陪。他們還在討論之時,我好好對著前方的溪又照了好幾張,岸邊的綠竹垂了下來,讓整條溪有桃花源的感覺。

我們開始溯上乾溪谷,這是一段艱困的過程,以至於後來我們似乎接上了某條古道(蚊子坑古道),這時我心中想,大概不太可能原路回去接紓非了。

龍洞坑古道有駁坎痕跡的溪岸(3)

暫離龍洞坑古道(4)

等我們從這條不知名古道又切下了溪畔,這時候領頭蕭郎已經不知跑去哪裡了。我必須承認,我們一行人在溪畔開始燒開水煮麵、泡咖啡、吃水果..,一步也不想動了,只想先填飽肚子再說。這時離跟紓非約定的兩個小時已經過去,但就是沒人「很」擔心。因為大家都猜蕭郎這麼久沒回來找我們,一定先去接紓非了。

竹節蟲,6

下切至溪有板根,7

美麗的峭壁峽谷,8

雙溪會流,紓非溪上游,9

草原,10

這兩處(4-8)差多遠,其實我當時沒有概念。雖然蕭郎事先沒有說要去找紓非,但因老恩兄因為不放心,隨後也跟了去..。所以我們剩下的人還是很放心的就地用餐囉。難怪蕭郎事後感嘆說,要是小周在就好了,也許還可以憑他在東北角出團的經驗找到和美池(?)。

後來等我們用完餐泡過咖啡,大概已過了一個小時,這時候我們其實不知道蕭郎、老恩、紓非在什麼地方,是不是在一起。不過我們就是順著溪往下走,這時蜀中無大將,我這個押隊的只好後軍變先鋒。但還是字戀姐頗富冒險精神,堅持要往溪中走。一個轉彎,就在雙溪會流處看到三個失聯的人,一下子一起出現。哈哈,原來我們已經離紓非原來停留的地方很近了,這裡是那邊的上游,路程差不多十來分鐘。

古厝,11 圓弧駁坎,11

蕭郎他們三個也料想我們必定吃完中餐就會順著溪下來,所以就等在這個路口(9),也把中餐順便解決了。所以本團真是素質很高又頗具默契的..。

我猜想應該是蕭郎從GPS中得知,其實我們已經山上山下繞了一圈又回到龍洞坑溪畔,又因為約定時間已到,所以才會一溜煙地就直接跑去接紓非過來。只是蕭郎沒有跟後頭的字戀姐說一聲,讓你的字戀學姊一直為你們白操心。

(加了偏光鏡的石梯坑溪小瀑布,15)

從會流處出樹林來,是一片草原。這片草原最適合做的事,就是..。過了草原到另一邊又有布條,原來這又是龍洞坑古道。於是沿途又是駁坎、石厝不斷,有些維持的還很完整。我想起今年行腳241
途中遇到的中年夫妻,他們說小時後就常常從石梯坑古道經苦命嶺到龍洞。我當時是頗有疑問的,因為覺得未免太過偏僻。如今自己這一趟一路走來,眼見這麼多古厝舊址,還有有名字的土地公廟(永安祠)。或許眼前這些山中路才是以往的大道,而這許多條溪就是他們生活的依據。
像沿途的圓形駁坎,有人疑為是否為菁礐,不過我覺得不像。我倒是想起在新店獅子頭山找戰俘營遺址時似乎也看過同樣形狀的建物..。是庫房?是營盤?也許都不是,我們只知道要多拍一些,好讓未能同行的Tony兄看了相片只能流口水。
離開溪畔,穿過竹林,開始一路陡坡要攻上苦命嶺鞍部。蕭郎依舊安步當車,其他人需用力跟上。不過這一回倒是第一次聽到字戀女超人說要休息慢慢走。

紓非姐姐可樂了,終於不會墊底,有伴囉。下午三點前上到鞍部,眾人氣喘噓噓。此次是梁山出遊有史以來女將最多,比例最高的一次:(5+1)/(11+1),不過行程還沒有落後太多。

說到有伴,這一次植物系的字戀姐遇到hAPPY爸爸可就是遇到對手了,古道沿途生態豐富,兩人都覺得終於有人遇到知音,可以互相討論驗證。不知道有沒有暗中較勁的情事?不過我從旁觀察的結果,如果有的話,這一回可算是不分勝負(?)。

鞍部上的兩位撇嘴美女,12

永安祠,13

(古厝,14)

在鞍部休息畢,我們決定放蕭郎盡情發揮。蕭郎想去定位苦苓嶺、南雅山出信義橋,這一程約110分。而我們大隊人馬走石梯坑古道出仁愛橋,這一程約90分。結果是我們大隊準時到達;而超人蕭郎還提前半小時下山。

在鞍部與石梯坑古道相接之前,有大量的古厝分布,或許曾經有一個聚落。所以這裡就有一個有名(字)的土地公廟。

從聚落下來穿過竹林,約十多分鐘,下到溪畔。帶頭的我(何時又變成我帶頭了?)一直試圖藉由沿途景物在回復印象。我記得上回(行腳241)走石梯坑古道就是過了溪又上了坡不久即折返。雖然現在的溪畔看起來很像當時走過的..,不過我的疑問卻在於沒看到往草山戰備道的指標。如果沒看到指標那就只能表示此處非上回之過溪處。

過溪處休息一會,我們續行,上坡又行,從樹林走出,可展望仁愛橋方向山谷出口的海。這裡左後方有叉路在上,莫非這一條才是石梯坑古道的正路?我上回的印象已有點模糊,不記得曾經看過有這裡這個叉路口。不過我知道可以看得到海的展望,往前走不久就是左邊往基石的坡徑,而直行無路,唯有右方陡下直接到溪底才是正路。

下到溪底,我跟大家介紹這個小瀑布的來頭,這是很多人很想裸泳的地方呢..。後來,為了取這個小瀑布的景花了一點時間,於是讓大隊先行,我自動從前鋒轉成後隊,一直到出了仁愛橋。我記得蕭郎在鞍部時曾說我又想偷懶;但我覺得領隊這一職是有能者居之,總不能叫一個手上沒GPS
的人當領隊吧,呵呵。

本文日期:2004.9.19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