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橘色移動 | 親友

(台鐵新烏日站)

旅聯網九周年活動確定在10/27(日)舉行,我就計畫前一天先北上,逐一拜訪朋友。現在高鐵票漲價了,如果只是星期天當日來回,實在太可惜了。

於是預計星期六中午在台中探望科伯、晚上在南港天然茶莊與昔日蘭藝社牌友聚餐、深夜到淡水與Ada討論本體論(Ontology)。後來將近午夜11點,我還在捷運淡水線上,於是自嘲,有必要把自己搞得這麼累嗎?簡直比台北人還要台北人。

這次到台中本來要把文豐一家約出來。不過文豐說天氣涼了,不巧這天要回新竹搬妻女冬天的衣服。說實在話,我從以前就很知道天秤座的他比我這個巨蟹座還要像巨蟹座地愛家。所以當然就不勉強他了。

早上從高雄左營搭高鐵出發,帶上那本買了快一個月還沒開封套的村上春樹新書「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隨身。為什麼這本新書還沒開封?原來是因為我有另外一本看了更久剛剛看完的書而耽擱了。什麼書會比村上春樹的新書還重要?答案以後自然會揭曉。當然其中也有我想要很專心地、慢慢地品嘗村上春樹的書的企圖。我已經太久沒有把自己投入在異想世界裡了,而這讓我變成一個極其庸俗之人。

不過搭高鐵來到台中,這本書外表的塑膠膜竟然還是沒拆。這一個小時我不知道在高鐵上幹嘛。

11點出頭來到高鐵台中站,走到台鐵新烏日站去轉搭火車。每一次來這裡,總覺得變化很大。現在新烏日站內進駐許多特色店家,中央通道有紙板火車與座椅。還有許多台鐵特色車票的紙牌環繞,譬如榮華富貴、永保安康,追分成功的。當然是不會有七堵八堵的啦。

電聯車已經在下面月台等了。坐上火車,不多久來到台中站。科伯還沒有來接我。所以我在台中站外頭閒晃了一會。拍了一下台中火車站這座歷史古蹟,也拍了一些等人與送人的場景。後來有一群台中女中的學生們走過來要我在「開車拒絕當低頭族」的大看板上署名。我是不知道這樣做有什麼具體成效,只是覺得當學生時能夠很單純為一件事去努力著,真好。

(與科伯在清玉三民店)

後來科伯騎著摩托車來接我了。已經是午餐時間了,所以我們直接到他住處附近一間烏龍麵店吃咖哩飯。科伯現在外表看起來活得還不錯。餐後,科伯去清玉買飲料喝要帶回住處喝。

清玉是從台中發跡沒錯。不過我想科伯應該不會不知道這一杯黃金比例的飲料裡頭放了多少蔗糖。這跟我認為一向很注重養生的科伯不太一樣啊。我所認識的科伯是那種吃了過度的人世間東西,身體就會產生異常反應的人。不過這次竟然沒有。可見他已經逐漸「正常人化」了。這也算是好事。各位擔心他的朋友可以放心了。相信他明年應該會去考試,不會再缺席了。

回到科伯的住處,嘴裡喝著黃金比例,耳朵聽著效果極好的音響所放出的音樂,然後挪出一半的心思聽科伯聊他的家務事。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科伯的這本不好唸。但是我家的那一本,換做是科伯也是唸不來。

後來聊到有位北部朋友最近發現有疾,晚上我會去跟北部的朋友聚會。他要不要也上去幫忙看看,給朋友一些建議?科伯猶豫了半天,一會說明天瑞庭要來台中見他,一會推說他今天早上凌晨四點才睡,精神不佳。總之,他覺得北上會讓他更精神不濟,所以就免了。

我本來此行的目的除了探望他之外,還想問他有沒有意願整理一些中醫養生的內容。不過當知道他四點才睡的原因竟然是在看韓劇。又說只有看韓劇,才能讓他從陷入家裡那本經的狀態中轉換出來。我想就不用指望他談什麼養生了。

科伯也說他光是照顧家人與讀書就很忙了,沒餘裕去寫東西。他可能怕我要繼續說服他製造內容,於是轉換話題建議我應該把最有價值的東西凸顯出來。老實說我有點錯愕。科伯說的雖然有道理,但是是就表面上所看到的事實陳述…

不過原來在自己專業領域被挑戰的心情原來是這樣子的。或許我也曾經在很多自己不懂的領域,說過太多一體適用的評論,讓聽的人覺得錯愕,不知怎麼回應。

(與飼料雞一族在天然茶莊)

既然無法說服科伯北上參加朋友聚會,但是又得在六點到達台北南港。於是與科伯短短會晤三個多小時後,讓科伯送我到台中高鐵站。我繼續搭車北上。科伯一直跟我說下次再北上聚會。不過我上回去台北邀他一起北上時,他也說下次。不知道是科伯自己太懶,還是台北的朋友你們要檢討自己是否失去魅力?

搭上高鐵來到板橋,再轉板南線捷運直接到終點站南港展覽館。這次聚餐本來要約在台北車站或是板橋站。後來一則當天寶蘭和守禮守盛都在南港家裡,二來是突然想到好久沒去天然茶莊了,想去看看老闆娘。

守禮守盛老家就在南港展覽館站附近。他們常常開玩笑說,二高聯絡道以及捷運站就是為他們家設的。

這次我們到天然茶莊聚餐,本來劉媽媽和守盛老婆也要一起來。不過守禮三人他們拿我當藉口,推說要和我討論重要事情。所以劉媽媽和劉太太就被勸阻下來了。照守禮寶蘭的說法,如果這一招不成,他們打算比照「半澤直樹」劇情,把守盛當作蜥蜴的尾巴給切斷留下來陪母親和太太的。

守盛當然不想被當半澤直樹。但如果守盛真的被當作蜥蜴尾巴給留在家裡,我們也很期待他「加倍奉還」再約我們吃一頓大餐就是。

太久沒來天然茶莊。心想人家是否還有在營業,是不是還記得老顧客。後來到了天然茶莊,證明是自己多心。天然茶莊格局沒變,老闆娘真的也還記得我們。因為我們這幾人是有與天然茶莊不離不棄的共患難情誼的啊。

老闆娘很熱忱地招呼我們,馬上送來茶點並招待一壺好茶。守禮問老闆娘有沒有新菜色。果然老闆娘介紹了「掛(芥)菜地瓜雞湯」(以前我們都點茶葉雞湯)、麻油豬肝湯,還有一道豬腳新菜(我們怕吃不完,這次沒點)。太上老闆娘還說剩下有一半閹雞想為我們送上。

除此之外,我們又點了茶油麵線與飯、山蘇小魚乾、川七、半天筍、山苦瓜鹹蛋。這些料理都很理所當然地美味。最主要的是食材很鮮、嫩,尤其是雞肉。我們跟老闆娘提到怎麼會想到把掛菜和地瓜加到雞湯裡頭?這樣的掛菜吃起來就不太苦了。

酷的日本自助旅行今年要去日光。我已經跟她說回來要交10篇旅記當作業。至於開始會展開一段悠閒人生的寶蘭,似乎無意在烘焙上繼續鑽研,也不想書寫什麼生活體驗。倒是她很有興趣想幫朋友們弄企劃案,像是為BK坊還是居廣陶。她的老公守禮則需要開始發掘自己的興趣,因為現在工作的性質實在太單調枯燥了,需要用興趣調劑。至於守盛,則是第一次聽聞他對於玩車子頗有心得。

就像以前來天然茶莊一樣,我們都待到很晚,就只剩下我們這組客人。守禮皮夾裏頭還珍藏著一張十年前同一夥人在天然茶莊為酷慶生的照片。臨走前寶蘭心血來潮就跑去請老闆娘為我們拍一張相同場景相同姿勢的照片。老闆娘還很講究地按照原相片當年的背景來排個人座位,並要求我們每一個人要跟當年擺出同樣的姿勢。

(與ADA在淡水)

離開天然茶莊,與老牌友告別。但我們這次很難得並沒有打牌,要聊的事情太多了。我繼續搭上捷運前往紅樹林。Ada打電話跟我確認行止。我本來預計10點半要到他家,不過南港與淡水各是兩條捷運路線的終點,這距離實在遙遠。

跟Ada約10點半,是因為他星期六晚上連續排了四堂授課。我問他現在工作如何?他說,不管到哪裡都是人的問題。

其實Ontology的知識架構,今年年初到台北時就跟Ada聊過一次了。當時他有點興趣。這次來我主要是想讓他把先發表過的文物收藏的文章做個整理,感覺一下知識匯聚與串流。

我們從twitter即將繼facebook之後上市,聊到下一個上市的社群平台據說可能是Pinterest。那這個貼圖網站的獲利模式是什麼呢?拿這個拿拷問教文創產業的Ada最適合了。

Ada不甘示弱,反而來質疑我為何把網站版面設計的參差不齊。我用Ada的iPad連上網,把tumblr開起來給他看。哪,tumblr也是以masonry來設計版面,這是近幾年風行的流瀑型設計,才不是參差不齊。這種形式很適合影音與短文的接替呈現。Ada只得說或許是英文字體讓版面看起比較順眼。

既然提到tumblr,我又問Ada:「Yahoo放棄自己的部落格服務,以11億美元併購了tumblr來取代。那Yahoo的策略是什麼用心?」

我和Ada就這樣一來一往討論這些「有的沒的」,一直到三點多。也不管明天(事實上已是今天)要早起爬山。Ada算是目前少數我遇到不用解釋太多就可以理解彼此談話內容的人。這讓我想到在某小店掛的日曆上看到的一句話:「就算佛陀在世也有三不能。無緣之人不能度、定業之人不能度,佛不能度盡一切眾生」。這一天我密集拜訪多位朋友,就像善財童子五十三參訪過許多大德。對這句話真是有深刻的領悟啊。

本文日期:2013.10.26 | 橘色移動| 相簿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