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三板橋公案)

因為腳傷未癒,反而臨時決定參加這次的大屯溪古道之行。這其實是個很怪的因緣。因為同行之人也多病痛。登山的人互相交換治療病痛的經驗,這大概是一般人比較想像不到的吧。兩年半前我曾來遊大屯溪古道。那時候聽hAPPY小妹說,三板橋附近的田園恬靜如畫;但古道上小觀音山西峰這段箭竹林易讓人迷路。兩年前跟兩年後,時空變換,人事多非,大屯溪古道也歷經了數次土石流。入口處的三板橋近年來新生一段公案懸而未決;大屯溪古道上小觀音山西峰也成為山友ivan最愛路線。惟有舊地重遊的我,已經忘了當時旅程中的種種感覺,心中只剩下一個做為..轉折的印記。

這次的大屯溪古道有幾個目的,一是一探三板橋公案;二是再探ivan新近找到的菁礐遺址;三是在大屯溪的激流之處做SPA。當然前兩個都跟Tony兄有關。早上八點多來到三板橋。或許是早上光線的關係,橋墩上的字跡刻痕竟然明顯易辨。於是我決定不淌這趟渾水,這段公案還是留給當事人自己解決吧。

雖然因為土石樹木崩落的關係,山林間溪流不如之前清爽。不過清泉石上流還是我取景的重點。此行跟ivan討教了許多攝影技巧,頗為受用。

從停車處,在古道上走了60分鐘左右來到ivan所說的菁礐遺址(其實認真走只要30分鐘)。這裡是從溪左岸過獨木橋後到右岸上行不久的右側邊坡上。聽ivan說,他為了找尋古道上的菁礐遺址,每一處邊坡駁坎,都親自深入去探勘。這條古道上沿著溪旁其實處處都是駁坎,從山下一直延伸到山腰的小觀音山主、西峰叉路口。所以可見ivan也很用心。不過在大屯溪下游都一無所獲,但就要快放棄之時,卻又在休息的時候無意發現路旁的菁礐池。ivan所提出的疑問是,為什麼這一路上有這麼多駁坎?我的想法是,這可能是跟鹿堀坪的梯田都屬於農田的工事。經過雨傘大哥與ivan等人清理雜草後,可以大概看出這處菁礐遺址的模樣。

大家都在嘿咻(?) ivan代友抓蝦

(雨傘代友清草)

從山徑邊開始,包括連續的三個池。在邊坡的下方還有一個更大更方正,類似蓄水池模樣的凹槽。凹槽附近有荒廢的石厝,雨傘大哥認為這應該是工作坊。不過我覺得這凹槽太過方正,是否另有用途?然就這凹槽與三個池子確有地形位置上的關聯性。

ivan幾次努力找菁礐、雨傘大哥此番努力清除雜草、老恩兄也一起努力定位,都是在為下次Tony兄攜老婆前來探勘鋪路。也許Tony嫂會因此把注意力從三板橋轉移到菁礐遺址也說不到。哈哈,哪壺不開提哪壺。

離開菁礐,我們來到瀑布激流幽潭處處的大屯溪中游附近,這裡早有一群中年人山中同樂團在此處休憩。這裡也是ivan屬意要做SPA與午餐的地方。我們因為時間尙早,決定往上續行,至少走到往主、西峰叉路口。ivan決定在此做SPA不往上走了。我們這一行人雖然都知道今日之行可以玩水,但是卻只有ivan有帶泳裝。

從瀑布區過了溪到左岸,接下來的山徑都是在溪上方更高處。這裡我的印象就是有林中小徑緣溪行類似哈盆的感覺。但是此次來覺得小徑上因為土石崩落而略顯紛亂。

清泉石上流 往小觀音山西峰叉路上

(上到主峰、西峰叉路口的土石崩落陡坡)

晚上回程時,老恩兄問我:Tony兄好遊古道,蕭郎專挑冷山,那我呢?又偏好寫什麼題材?是不是只寫有感覺的?

當時我的回答是,我偏好走略有長度的林中平緩小徑,最好有溪流在側,像哈盆、桶後,或是加九寮溪之類的。這種平緩的林間小徑,有流水,有森林,行走時不用多費腦筋在注意腳下的路況,林間清新的氣氛頗適合獨行時冥想。

所以今天要不是腳傷未癒,我是頗想徜徉在坪林與雙溪之間的山林溪水間。其實我給老恩兄的回答還不夠精確。我對出遊的過程與結果,漸不去預設立場。於是旅行成為純粹試圖捕捉在過程中曾在瞬間一閃即逝的靈光。這光或將使我日後憶起時,能夠回味好久好久。

從叉路口往西峰方向行走,這時山中的霧來了。發現這件事情,是我們從樹林間隙望見對面,雲霧慢慢的滑下翠綠的山坡。這種舒緩的意境就是我想捕捉的。

在午餐處,我們這一群人獨享有一道曲折但底部平滑的滑水道。ivan如魚得水玩得不亦樂乎,我們在一旁看的人也都感染到他的快樂。在這個地方,我立在水中找最佳的角度擺放相機取景。取的是,水流漫過岩面,如絲如絹的感覺。感想是,應該學ivan去選購個偏光鏡才是。marketer在一旁看我如此認真抓角度,便說不要為了攝影,讓受傷的腳泡在冷水中太久。老恩兄倒是頗會為我解釋,如果有聽到冬烘先生唱歌,就表示他今天很快樂。

水濂洞大王

曲折但適合沖水的水道

1,這傢伙掛了嗎?

2,他還會爬起來換姿勢

3,幫他做個人工呼吸吧

4,ivan:我的媽呀

雨衣換裝術 有一個美麗的小女孩

(菁礐在獨木橋過溪處的上方邊坡)

我是有唱歌啊,只是唱在嘴邊,大家都沒聽到。準備下山時,我們在稍下方的潭水看到一條長長的水蛇游上岸邊來。正在上方午眠的歐哩桑被他的同伴給緊急喚起身。我們一行人又繼續走,回到菁礐遺址附近,大家都想起要在有獨木橋的過溪處拍個照,讓Tony兄好比對菁礐的位置。

(魚路古道百二崁上看大油坑、栗蕨草原沼澤區)

(栗蕨草原沼澤區看魚路古道百二崁)

這時候,有一個美麗的小女孩,她的名字叫做..(其實我沒問),一個人在木橋旁的深潭引水洗臉。我們經過時善意的問她,為何一個女孩子獨自行走古道上?她回答說,因為同伴不想走了留在底下,所以只有她一個人往上走。當她問還要走多遠時,我是建議她時間還早(1330),或許可以走到主、西峰叉路口。不過雨傘大哥等人建議她為了安全起見,走到瀑布激流區就好了,山中同樂團還待在那裡。我一番好意提醒她那裡有水蛇喔;marketer卻叫我不要嚇人家。

哈哈,老先生我只是難得見到這麼有勇氣的小女孩,想再多試試她的膽量而已。不知ivan心中是否暗想:在山中遇到怪老比遇到水蛇還可怕。哈哈,我雖然沒有拍到獨木橋,但是菁礐就在相片中小女孩所立之處,好歹對Tony兄有個交代。

下午跟著老恩去魚路探路,途經ivan以為是楓樹湖的登山口,但其實是我曾經走過從二子山山腰繞下來到巴拉卡公路上的路(台北行腳86)。
來到擎天崗。本來講好,如果要下百二崁,那本人就只會擎天崗上準備冷飲歡迎老恩探路歸來。結果還是捨命陪君子,一直下到大路邊田。此次探路的結果,雖然老恩兄不甚滿意。但對我來說,看到了猶如黃蓉擺出的八卦石陣的栗蕨草原,就已經是心滿意足了。後來又在沼澤區看到一朵含苞待放的蓮花,就覺得賺到了。

晚餐在竹子湖花田中。老恩兄自嘆是單身的梁山兄弟中年紀最長者。雨傘大哥因此想當個現成媒人..因此引發了後來老恩兄自述情史。欲知詳情,請在魚路上見分曉。

近來遊走山林,看多了昆蟲們恩愛的畫面,老恩兄想必心中多有感慨(留言74)。冬烘先生為此也下了個註解:大家都在嘿咻,老恩也會思春;雨傘穿針引線,我等樂做壁上觀。

曾經上過南湖之犬 餐廳中老恩對情感的告白

本文日期:2004.8.7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