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南港羅東07電塔附近看白匏湖並猜測相對位置

(比對相片與地圖,真相越來越明)

下午天氣放晴的很快,悶了一整個禮拜的人大概二點多就通通出動了。我是把魔戒王者再臨看完後,四點多才出門,目標是上次尋訪未果的白匏湖,路徑選擇是想從南港橫科東勢街直接往東北方走。但這條路是行不通的。行不通的原因是這裡附近山區是研究院的高級住宅區,警衛森嚴。套句魔戒的術語,這是魔多的黑門,又高又深。

東勢街的盡頭,石頭公,也是汐止社區巴士橫科線的終點,出乎意外的,用散步方式在此休閒的人真多,應該也是因為這附近研究院社區的居民居多吧。石頭公後方樹上綁有登山條,應該是循稜接上汐碇路的某處。

當然我對此早有腹案,因為我看到地圖上畫的整齊街道,不是社區就是軍營,不能進入的機率很高。而我的腹案是從東勢街接到汐碇路,從汐碇路循小周的路線往左下切。因為這樣的決定,又讓我認識到東勢街與汐碇路這附近的山區也是景觀優美的地方。

汐碇路上看東勢坑附近綠野香波社區與雨後天空的浮雲

(東勢街與汐碇路370巷交接處的石頭公後方的稜線路)

從石頭公開始,接上汐碇路之後的沿途,其實往西北方的展望都很不錯,也就是內湖五指山與更遠方的陽明山區吧。我開始在沿路的每個樹林空隙處眺望湖泊的影子,也一邊尋找下切的路。我承認沒把小周那邊文章的下切點位置資訊看清楚,我以為下切處是一條明顯的路。我在汐碇路上繞了幾個彎後,停下來望過數次後,終於看到白匏湖,這是在南港羅東電塔07附近,回來比對地圖之後,還算吻合。

從這裡居高臨下看過去,白匏湖其實就在二高與新台五線交會處。但之所以從台五線看不到這個湖,是因為在湖與台五線中間正好有一座小山丘。小周從白匏湖出到台五線的路,就是在山丘的左邊。如此白匏湖位置真相已經大明,接下來只剩下如何下切至湖邊了。只是這次我還是錯了..。

(南港羅東07電塔附近看白匏湖,重點是大片相思林)

在電塔附近,其實我已過了下切點了吧,只是下午我並不認為如此,因為沒發現明顯的下切路徑,或車道。在我的臆測中,地圖上如果都有線的話,至少實際所見會是明顯的路。於是我一直看到左邊有一條石子路才停下來,但這裡似乎離白匏湖已經越來越遠。

我真的棄車開始下行,這其實是石子路車道,越後來可以看到高鐵機廠預定地的說明。由於忘記了小周旅記的描述,所以也不知道現在的路徑對不對?能夠確認的是,現在是下坡。依照這幾次找路的情況,如果有GPS,路線與下切點根本不是問題。我雖然早就想買GPS;但我更懷疑是不是我心裡也覺得其實找路或走錯路或根本找不到,或許也會遇到預期之外的東西,這才叫做探索?這樣說來對我而言,也許探索的過程反而比結果更重要也說不定。

所以我在下行往西北方向的過程中,也就沒遇到小周兄的古厝,最後是下到類似拾荒者的秘密基地。有一隻狗看到我之後,吠聲從未間斷。我持登山杖壯膽經過它續行,隨後在附近田園中遇到它的主人。相詢之後,果然我已經離湖很遠了,這裡跟湖應該隔了幾座小山丘。我本來還想沿著山腰路一直繞過去,後來看看時間五點半,雖然天色還很亮,但算了。

只是後來沿路來回多次找下切點,還是找不到。看來地圖所繪之路徑,實際上並非有明顯叉路存在。這次白匏湖又沒找著,但是已經漸漸捉到重點,下次勢必要再來一次。我卻在想,每次找白匏湖,都會在這附近山區繞來繞去,等於把這附近的山路跟地圖好好驗證了一次。那如果白匏湖再找不到,這附近的路線豈非有可能被我全部探勘完畢?

本文日期:2004.5.22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