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冬烘旅而演易圖,2004.5.17)

感覺需要沉澱,這又是一篇一時沒有什麼感覺的文章,所以理論上應該繼續讓它under construction下去。今天學人家來走黃金池,天氣太熱,..太..,真是..不..。

如果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使其動心忍性,堅益其所不能..,那我真是來對了。幹嘛?我是來爬山看風景,還是來自找..練身體?如有鴻鵠之志,應當先學會沉潛以待天時;鋒芒早露,易遭忌妒而早夭。乾卦初九潛龍勿用是這個道理。

從濱海公路爬上往黃金池上的道路。回望陰陽海後方的海岬,因為海上的霧氣騰升,感覺好像虛無縹緲的仙山。

上到稜線後,俯瞰下面的海岸遍佈海蝕奇岩,海水來回沖激岩石其中,碧海白浪饒富興味。這時候又覺得這一趟黃金池之行,看山看海,雖然烈日當空,雖然黃金池還未見;但依循前人足跡而來,見到柔美的黃金池是早晚的事。此時但見海天一色,心隨之寬廣無礙。正是九二見龍在田,利見大人。

(黃金池附近望南子吝山)

走著走著遇到叉路,故意不走正路,貪看海天景緻沿著右側稜線上行;豈知前行遇崖而無路,四處張望又看不到任何可能有池子的地方。開始回想起產業道路的走向,猜想正路應該是在左側山丘的那一邊。但是要到左側山丘,必須先下中間一道淺淺乾溪溝。

溪溝不難過,只是為了減少..,必須要找到最淺易過與荊棘最少的橫越點。但過了溪溝仍無路跡。這時候採最保險的方式,小心確認方向,尋回產業道路。雖然無路跡還須踏蔓草而過,但走了一會還是能回到明顯的路徑上來。這是九三,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旡咎。

沿著小徑走,不久可以看到出水口,應該是黃金池的出水口,漫出的水正涓涓流下山谷溪溝。正要拿出相機拍照..,咦,相機怎麼不見了?仔細一想,當是剛剛要將外套脫下給..的時候,隨之掉在地上了。因不慌亂,故進退有據;先留下..,輕裝掉頭回去尋找,果然在路旁草叢中找著了。或躍在淵,無咎。

陰陽海上有仙山

南雅海岸有奇岩

(黃金池後有險峰)

黃金池跟前幾日來此的眾人相片相比,範圍似乎縮小許多。這黃金池其實還不如我在去年涉過半平溪水壩上方的潭水之廣。但也許因為身處群山之中,猶如明珠一般。為了從各種方向取景下到池邊,但下到池邊的陡坡稍有難度。

從這個方向看遠方的茶壺山,半平山的連稜,正是去年雙十所走過的稜線;從這裡看半平山如扇緣起伏的山頭,遙想每次上到屏風頂的攀岩拉繩趣味。回想起幾次從南子吝山要尋找這條稜線都是角度不對而未見;如今從黃金池觀之,終於才能把整個半平山印象連接起來。此番到訪,因緣俱足,晴空無雲,茶壺更如龍頭,大自然巧奪天工造化萬物,這條支稜猶如飛龍在天。

我本來興緻頗高,還要爬上另一邊稜線上取景,無奈..頻催,有..還在..。本來我取景已多,應該知所進退,以免「貴而旡位,高而旡民,賢(閒?嫌?)人在下位而旡輔」。也就是,如果我再執意妄進,恐怕馬上就會因今日接下來的行程無法繼續而後悔。這有名堂喚做亢龍有悔。

後來回到鼻頭角吃冰;吃完冰後繼續征戰石梯坑古道。這次就不抱期待可以走到土地公廟。但沿途溪水實在美麗。途中一處幽瀑,岩石環繞的淺潭,真正適合下去沖涼。這時候的取景是要涵括一旁大樹的長長鬚根。後來果然未能走完石梯坑古道..。

回程途中遇到一對夫婦正從瀑布處上來(幸好還沒裸泳),他們說小時後就曾走這條路經苦命嶺到龍洞去。這樣說來,今天半途折返的人,真是慚愧啊。

石梯坑溪沿途有幽瀑

遠望坑溪畔有繽紛

遠望坑溪之水循環 汐平公路油桐花正盛

附記:

一、草嶺古道北口,新建野薑花田。但前頭的溪畔旁不知名的樹盛開的黃白花,更有意境。

二、磐石嶺上,點點螢光浮沉之海,終生難忘。

三、汐平公路油桐花分布,以磐石嶺往汐止方向的沿路上為最多。

本文日期:2004.5.8(5.11 finished)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