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賽夏咪咪樂與山芹菜

兩個多禮拜前,同事提到新竹五峰鵝公髻山,櫻花、桃花開的正艷。我也早聽說有柳杉林步道可上稜線。翻開眾多行程記錄,多是鳥嘴山連走鵝公髻山。不過我今天只想從五峰登山口登鵝公髻山來回。事先知道有所謂的第一登山口、第二登山口;只是現在赫赫有名的山上人家,不知道是位於哪一個登山口?

本來上個星期要去,但那幾天陰雨,加上科伯忙於專案;所以延至這個星期,豈料星期六台北冷鋒又過境。不過星期五晚上七點半,我決定如期舉行,因為新竹跟台北的天氣可能不太一樣。

天氣,果真在我預料之中;科伯的開車技術依然沒有長進。從竹東走122縣道往清泉,35.5公里處開始右轉上山。科伯依然加速過彎,坐在後座,此次同行的董仔,開始靜默不再講話..;這通常是暈車的癥狀。

眼看董仔快不行了,這時我們恰經過山腰產業道路旁的民家;這民家門口擺著香腸攤。於是我們在這裡停了下來。近中午時分,山上雲霧半攏半散;民家正面對著柳杉林山谷,兩側是上個星期還開得正盛的櫻花;而庭園中就是山上飽含雨霧所孕育的碩美之杜鵑了。

民家的主人很親切的主動招呼我們,並且自動述說擺這個香腸攤的過程。我好像跟香腸攤特別有緣;因此我又開始扮演起行政院長的角色了。

霧裡看花(水蜜桃花)

桃花帶雨

油菜花

第二登山口

陽光杉林

50分鐘叉路口

主人提到,他自己姓趙,是賽夏族人,現在烤香腸的是他妹夫。主人自己假日才會上來,平時在竹北工作,並把這裡交給他的妹夫經營。主人又提及他們自己產銷的有機蔬菜,我們因此決定試試山芹菜。好吃本來是在預期之中,但是味道鮮美卻是另一種驚喜。主人又勸我們嚐嚐自釀的小米酒,他們稱之為賽夏咪咪樂。我本來就深知箇中滋味,當然馬上厚著臉皮巴著主人討酒喝。

後來老闆娘又貼心的送來飯後水果,可生吃的豆莢。在春暖花開的五峰,我微醺在甜甜賽夏咪咪樂與濃濃的人情味之中。 再度上路。這條路上沿途的景物與花朵,不時吸引我們停下來攝影取景。尤其是或正在結實的水蜜桃花;霧裡看花,朦朦朧朧如夢似幻。至於梅花已開始結實。更有的互相接枝,開的花朵,令人一時無法辨識。

先經過哇拉哇燕,這裡雖然掛著鵝公髻山登山口的牌示;不過我還是選擇繼續直行到山上人家。往山上人家,是必須更繞上山上去的,第二登山口距離第一登山口,大概還有四公里。

越往山上走,天氣反而越來越好,到了登山口(應該有1200吧),竟然出了大太陽。因此遠方大山都像是浮在無邊雲海中的蓬萊仙島。

山上人家,正在擴建中..;登山口就在右側。還沒上山,就可望見整座山都是杉林。杉林中的步道當然是寬敞好走。杉林之中還開著不知名的小白花。行走在陽光穿透樹梢的林間步道,開始微微的出汗了。這五十分鐘的柳杉林步道,對於昨晚沒有睡好的人來說,還是會讓人有點累的。

從叉路口往左(右側應該是從第一登山口的路來會),杉林結束,取而代之的是原始林;偶有大型的檜木出現。山徑還是十分清楚,整理的不錯;顯見此路線之熱門。有時路在兩樹之間,猶如天然的閘門;有時山徑在稜線之上,左方可望盡峰峰相連之天際,而林間的鳥兒愉悅鳴唱。雖然是五十分鐘的山路,不過沿途的景色變換要比前五十分鐘的柳杉林來的精采的多。

快上鵝公髻之前,可以在樹間先看到這鵝的後腦杓(?)。而一小撮櫻花在綠山坡中分外鮮紅。

杉林

原始林中,黑與白

有一段陡坡

上鵝公髻前,可見櫻花紅

基點附近櫻花紅

基點與左邊觀景平台 鵝公髻山三等三角點

(西南方展望之絕美雲海,青靛是遠山的顏色)
從這裡開始要爬十分鐘的陡坡吧。有繩子可以拉,算是有點挑戰性。董仔一直說:這一趟來,沿途有景可拍攝;走的不會很累;還有一點點刺激;最棒的是,在山頂附近看到午後光影中竟似太虛幻境中的雲海。

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縹緲間。

基點附近還有一株櫻花半開著。基點附近在樹林中本無展望。至於要看雲海,是要到左邊的觀景點。董仔一直在拍櫻花,我倒是被雲海的變換所深深的吸引了。而科伯卻開始吃起午餐,潛艇三明治。

(北埔客家桔醬)

三點三十分,我還在幫雲海拍照;科伯他們卻想要趕快下山了。我讓他們先走,自己先收拾腳架與裝備。等我開始下山,回頭再望一次基點附近,而霧竟然無聲無息地襲來,而這才不過一會兒光景。山上的氣候真是變幻莫測。
在霧中的樹林,竟然都呈現另一番模樣。光線在霧中造成的效果。亮,反而是白濛濛一片;暗,卻讓週遭景物對比分明。
同是村上春樹的愛好者董仔,看到我身著海邊卡夫卡的襯衫,一直不是很平衡。因為也有這套書,但他卻沒有襯衫。我喜歡穿著黑白,因為黑,感覺從簡單、素樸、深邃、寧靜以致遠。

下山,霧中的景物跟上山來時所見有完全不同的面貌。在霧中的杉林間走著走著,不知為何會去提到某人尋找女友的五個條件:稍有姿色,又不能太招搖;不能太笨有話可談;不要太嬌、還要有好心腸。

這,簡直是不可能嘛。這條件真是太「苛薄」了。但是這或許,才是男人私心的夢想..。

霧,它悄悄地來了

Gate

樹燈籠馬醉木

霧中杉

(下山時的雲層)

本文日期:2004.3.13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