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汐平公路繁華似錦 汐平公路迴旋處

(雙溪川白鷺鷥飛翔)

去年上半年曾經造訪了雙溪鄉三次;最後一次在丁蘭谷看到可往泰平的路,當時心中就決定要好好把雙溪附近的路給走一遍。沒想到今年還是讓蕭郎在上個禮拜給搶了個先。只是春天本是賞花天,昨天已經窩在家裡一整天寫了一篇號稱台北行腳第二長篇的遊記;今天雖然天氣陰冷,說什麼也不想再待在家裡。只是要賞花,那要上哪裡去呢?昨天去便利商店順便翻到的小本子中的單車路線,加上上個禮拜蕭郎的辭職嶺古道正好給了我靈感。

我向來喜歡給一條路線賦予意義。今天最後規劃出來的路線是雙溪茶花莊賞茶花、訪雙溪的私密郊山南天花苑、雙泰道路沿溪看路旁的殘櫻與杜鵑、完成辭職嶺古道、在芊蓁坑上找到往丁蘭谷的路,最後從102公路回程。

我的期望是探出一條連接雙溪所有郊山景點的環狀車行路線;畢竟蕭郎那種瘋狂的腳程不是普通人可以辦到的。所以我今天的行程有一個重要的目的,就是一探芊蓁坑往丁蘭谷是否可行?在我的印象中,往丁蘭谷的路應該是還沒到辭職嶺之前的雙泰道路上吧?

只是春寒陡峭,已經是三月中了,天氣突然變得這麼冷。一開始走汐平公路,汐止這一端沿途以櫻花居多;過了磐石嶺之後,就換成杜鵑開的美不勝收。尤其是每一個路彎之處,山坡特意遍植各色杜鵑。昨天台北下了一整天的雨,所以今天我賞花的重點不是在花株本身,而是在散落一處的杜鵑花瓣。雖然花株是人工栽植,但花瓣的灑落卻是經過大自然微風細雨的創意。

因為沿路上賞花取景走走停停,從南港到平溪因此走了一個小時。在進雙溪小鎮之前來到茶花莊。雨後看茶花其實不很恰當,因為雨水會將茶花的顏色渲染開來。午後來到茶花莊,大部分的人都正在前頭的餐廳吃飯,我因此能輕鬆漫遊後面平緩溪水漫過的溼地。茶花已經過了極盛的季節;因此美雖美矣,但其艷麗顏色必須以背後青山綠林為襯。

然而不管是茶花林、桂花徑,我最愛的卻是那一片淺淺的水塘。水塘邊有不知名的小紅花,粉紅杜鵑一枝獨秀;週遭樹林稀稀疏疏,一兩條小徑穿梭其中;我在別人營造的田園中沉浸於自己編織的幻想的恬靜。

一樣是雨後看花,也有分雅與俗啊。我在園中佇足徘徊留連,只是為了幫花朵取一個最美的景。不過也有人為了一株多少價錢,值不值得買,而大肆喧鬧;直讓市儈之氣破壞這一份寧靜。

桂花飄香徑

一枝紅艷露凝香

繁花似錦的背後

雲雨巫山枉斷腸

水塘

多層重瓣

南天花苑,杜鵑花瓣灑滿地

楓槭之間看見蝙蝠山

新基山前峰望牡丹方面谷地

新基山前峰望蝙蝠山

離開茶花莊時,已經餓得快受不了。進到雙溪市集中,胡亂地填飽了肚子,身體才暖和了些。

如我之前所言,雙溪鄉真是是個奇妙的小地方,就算是再偏遠的地方,似乎都還有曾經為觀光規劃過的樣子。譬如說蝙蝠山的登山徑與廁所、泰平的辭職嶺與虎豹潭,另外就是我在小本子中看到的南天花苑,事實上這只是新基村南天宮後方的幾個小山丘。不過因為抱著無所用心地隨意漫步,沿途反倒有令人意料之外的花景;山頂也有還算不錯的展望。

在南天宮廣場前,可以看得見蝙蝠山,也可以看得見對面一排整齊的好兄弟別墅。從這兩個地點,我可以用來反推南天宮的相對所在。由左側上山,信步走在南天宮後山的環山步道上,來到一處山坡,純白的杜鵑花,把它的花瓣灑滿了相思樹林間。在小鞍部遇到叉路,我猜右轉下坡應可回到南天宮另一側。

(新基山主峰展望不佳)

但直行還有石階路,姑且前往一探,走了一小段,左邊有水泥車道來會,但石階仍繼續往上延伸..。我本來只想趕快繞完一圈,但此時步伐卻還不由自主地向前..。一段小山坡後,上到山頂,也幸喜有走這一遭;因為新基山前峰展望不錯,看得見蝙蝠山,看得見雙溪小鎮河流丘陵谷地。山頂有一座涼亭,週遭被水泥仿木欄杆所圈圍。往蝙蝠山望時,不知名的樹上,果子正紅著。

既然這是前峰,那一定還有主峰;看來看去就是對面那一座,掛在涼亭石柱的路標也是這麼指的。但我沿著欄杆繞了一圈就是看不到登山路..。後來找到了,原來它就在..。指標寫著十分鐘,不過我大概只花不到五分鐘,先是下到鞍部,路還算清楚,隱約或有石頭路基。來到雖是稀疏竹林所環繞的主峰,不過就是沒展望。西九分坑山,又名新基山,山頂有一顆土調圖根點。原本我只是要走走南天花苑觀賞杜鵑,如果是在以前,大概多走到前峰的涼亭已經算難得了;不過現在竟然學人家來找基點。

(雙泰道路景緻不輸汐平路)

其實我也沒GPS ,找著了也沒有辦法定位。從新基山下來,往南天宮另一側走去,這裡沿途青楓甚多;透過了青楓樹新生的嫩芽間,我又看到了蝙蝠山頂上的孫中山。

從南天花苑下來,其餘的旅程就是探雙溪、泰平、丁蘭谷之間的路。原本如果時間足夠,我是要像蕭郎一樣走完全程的辭職嶺古道。但看來今天我只能上到嶺上再原路折返。

雙泰道路的入口實在太小,太容易被人所忽略。雙溪鄉對台北市人本就已經是邊境;而從入口算起還距離十幾公里的泰平村更是邊境中的秘境。進入這裡面,彷彿走入另一個世界。辭職嶺古道距離102公路的叉路口就已有七公里多。這條產業路之初,沿著潺潺溪流上行,兩旁杜鵑櫻花爭艷。今天清冷,道路上幾無人跡。

沿路左側初時還看到三個已知往丁蘭坑的叉路,但不取。後來棄車走往辭職嶺,古道多生有盤根錯節的山林投。走了四百公尺的坡路上到了辭職嶺上。嶺上的風光大概就是望海吧,頭城大溪方面的海?其實辭職嶺也曾只是古道中一個無名的山丘。今日天氣這麼冷,也不用等到了辭職嶺,我早就想打退堂鼓。

重回雙泰道路上,經過九點五公里附近的泰平一鄰,也就是蕭郎從辭職嶺古道出來之處。這裡我有印象,去年曾經往隱藏於山邊的農莊一探;現在此處也還亮著黃色街燈,顯然有人居住。

想飛

辭職嶺古道

辭職嶺上望海 芊蓁坑路之盡頭杉林

過了泰平一鄰不久,左方就有往芊蓁坑的叉路;如此看來這叉路口離泰平國小或虎豹潭都還有一段距離。轉進去之後,柏油路面漸漸轉為水泥路面,路只有越小越偏僻而已。如果不是蕭郎上禮拜「走」過(蕭郎走的還是山路,我走的是車路),我大概不會想要再往走。

這時候我最迫切的想法就是趕快找到往丁子蘭坑的路。現在想想,其實也已經沒必要了;這條路太偏僻,太偏遠,如果想從泰平要到丁蘭谷,應該要回到之前雙泰道路上叉路口來轉。而不是特地跑來芊蓁坑。我覺得芊蓁坑的意義應該是登山路到內寮(貢寮)、三方向山;另外就是登山路到丁蘭谷。而這個重要叉路口,就在深入再深入之後的最後杉林旁。

到達這個叉路口,也是在我經過破子寮登山口後;不斷地試探每一條產業道路,終於每一條路都被我走到盡頭而沒路之後..。首先是泰平村一鄰與四鄰的分叉路;選擇往右,一鄰,但盡頭是民宅,主人聽到聲音出來跟我揮揮手示意前頭已無路。

於是退回改選擇右路往四鄰,不久再遇叉路,左叉路明顯往下,遠方看得見海;這應該是丁子蘭坑的方向了吧。於是驅車一路向下。雙溪不愧為藍鵲的故鄉,行經此處,驚起樹林中一群藍鵲飛起。往下不久再遇叉路,選擇先直行,豈料不久又遇土角厝;老婆婆聽聞狗吠之聲,從屋裡面跑出來張望著。我揮揮手表示無惡意,並迅速退回到到最上方的叉路。

繼續直行遇到即遇到前述有登山條的杉林,過了杉林,路盡頭也是一處山谷中的民家;還沒遇到人出來之前,我就先退了。不過我還沒放棄,我還有剛剛下另外一條叉路後,再遇到叉路口的往右之路還沒探。

此叉路一開始沿著山腰走,有點像是終於要往丁蘭谷的樣子。不過後來路終於又來到一處有裊裊炊煙的屋舍。這裡的人可多了,看到我的到來都是驚奇,還以為我是不是在泰平當警察。至於這麼一群人在這麼偏遠的深山中幹嘛?..,反正人家沒在做壞事就對了。看到他們,我只是突然想到去年流傳在冬烘居留言板上神秘的辭職嶺集體消失事件,這場景還真有點像。

跟他們討論往丁子蘭坑的路,不過顯然他們都不認為這附近有往丁蘭谷的車道;因為這裡又是這條小路的盡頭。不過他們之中有人也不知道虎豹潭、丁蘭谷;所以如果真的有車道的話,搞不好他們也不曉得。

尋路到此我算是放棄了;也已經五點了,天氣又這麼的冷,實在也不能再怎麼樣。其實沒有路往丁蘭谷,我也不覺得如何。真正令我印象深刻的反倒是,為什麼在雙溪偏遠的山中,像是灣潭以及芊蓁坑這裡,每一條路的盡頭都還有人家或古厝,生活極端不便下,還是會有人固守著家園不願離去?

本文日期:2004.3.7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