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去年十二月中旬Fabien兄留言:「貼一張幼坑古道的小瀑布,冬烘兄會喜歡的地方!」從那天起,我就把幼坑古道記在心裡,總是想安排行程去走它一回。

我想Fabien兄也是很了解我的,知道我喜歡觀水靈。不過實際走過之後,我覺得幼坑古道山徑「與人為善」的親和度也值得推薦。但是這條古道的知名度遠不如河對岸的三貂嶺瀑布群,也許這要算是幸運的吧?

侯峒村基隆河谷與礦坑 侯三道路基隆河谷

聽聞侯三道路通車了;以往我到三貂嶺都是過了侯牡公路才從小路蜿蜒下到基隆河谷;如今車似乎可以沿著溪左岸直接到碩仁里。

其實這條河邊路也真是優美,一邊是峭壁,一邊是基隆河的河谷沖激。鷹在天空翱翔忽溜忽溜的鳴叫,而路上的遊人特別把車停下來以高倍數的鏡頭來獵取畫面。然而路在最後一段,也就是三貂嶺隧道之上附近坍方了。

坍方之處,幾台怪手正在清除落石。只得把車放在路旁;由於不想經過施工區,決定直接由河床上的石頭上跳過基隆河。雖然不是很輕鬆,但總是跳過河了。不過接下來比較大的問題是:沒有階梯的情況下,怎麼從河床上到上方的鐵道?

其實就是要不要做而已。我手腳並用爬上一階階的護河堤防;當我正從下方最後一層跳出來上到鐵軌時,有兩個正行走在鐵道旁的人,應該是被我這個突然冒出來的人嚇了一跳吧。這兩個人就是後來與我同行的詹先生與林小姐。

他們說他們是來走三貂嶺瀑布群的。看起來就像是領隊的詹先生說他已經很久沒走訪三貂嶺瀑布,這一次跟算是登山新手的詹小姐來平溪附近隨便走走。其實我覺得他們對我的路線比較有興趣。詹先生平素多參加台北縣山岳協會的活動。現在是有比較感興趣的行程才參加。其他時候就會帶著其他比較算是新手的隊員到處走走。
他們的車停在菁桐。我大概把三貂嶺瀑布出野人谷至大華車站的路線描述給他們聽;而我一過碩仁國小就要跟他們分道而行了。

本想跟他們說聲,後會有期;結果詹先生說要先跟我一起去探幼坑古道的登山口,這樣下次他可以帶朋友再來走幾回。這時我就有預感,..。過了鐵橋,根據蕭郎兄的地圖,我們開始在村落裡尋找147號(其實我看錯了,應該是174 號)。

魚寮山 三清觀附近隧道回三貂嶺

(古道旁的山洞)

一邊找,當然詹先生以他參加協會的經驗,就很興趣的問起,我們這種獨行不跟團的登山方式。我當然二話不說,開始推薦「獨步山林」;這是要參考行程、地圖資料一定上的網站。這一次我就是根據蕭郎兄的GPS地圖來走這條路線。

我們在村子裡面問起往粗坑的登山路線,但是村人都是搖搖頭說不知;但是他們說穿過火車隧道以後的風景還不錯,不過山洞很長,可能要走個五分鐘,也要注意火車。我是聽的一頭霧水,於是把地圖再叫出來;這才知道是我看錯了門牌號碼。走到174號旁,果然有石階步道,路口掛著登山條。這時,我跟詹先生說,我們就此別過啦。而詹先生跟林小姐討論過後,卻說乾脆跟我一起走這條古道。

我沒走過這條古道,其實一開始我對這條路線的印象是偏遠、荒涼、滿地荊棘,需要開路探路的。所以我很怕找路的時間會耽誤到他們原來的行程。不過他們考慮的也跟我一樣,怕同行也耽誤到我的行程。我想既然彼此都不介意了,那同行自是無妨。就這樣,我們一行三人,踏上石階,往魚寮山前進。幸喜路徑都還算清楚,也不用多花心思找路。我和詹先生花了五分鐘上到魚寮山;爾後,在山洞叉路口附近,我把九芎棒借給林小姐。同宗的,自然要照顧一下。

離開山洞,後來山路竟然繞回到一處民宅;其實不是民宅,而是三清觀。這三清觀前有潺潺流水的溪谷風光。一問到那裡修練的人才知,到三清觀最快的路竟是要穿越山洞而過。想必我們方才所走的路是爬上了魚寮山頂再繞了下來。很難想像,那當時三清觀是怎麼建的,這麼與世獨立?

在這裡,可以看到往三貂村的隧道;往大華方向也有連續三個隧道。

三清觀附近的溪流風光

精采的小花

三清觀附近三山洞

古道中同行

詹先生與遠處鐵道旁的婦人談了起來。原來他們是從大華沿著鐵道走過來的,邊走邊玩,似乎走了30分鐘,沿途基隆河谷壺穴景觀很是漂亮。(後來想想實在不可能,兩站相隔三點五公里,以她們的速度..)。

總之,我們三人繼續步上幼坑古道。這一路並沒有我想像中的攀上爬下,絕大部分的路徑反而都是在稀鬆的樹林或竹林之中,而路徑也都是寬廣平坦。這樣的路,就算稍微長了一點,對新手的林小姐來說,也都走的輕鬆自在。沿途都還有菜圃與農家,可見這條路並非是我早先所想的已經荒廢。

走著走著,詹先生開始分享他爬山十幾年的登山經驗。他現在儼然已成為一個小小爬山臨時團的領隊,帶著有興趣爬山的入門新手。

速攻幼坑山

小橋流水人家

林小姐也很有興趣的談起,喜歡登山的人都很容易相處啊。關於這一點我是深有同感的。在都市裡,連跟你的對門鄰居打招呼也都是難得。而在山林裡面,互相的親切問候是那麼的自然。林小姐後來知道我是五年級的,還甚表驚訝:為什麼看起來這麼年輕?冬烘先生對曰:這是因為爬山讓人看起來年輕啊。我們在登幼坑山的叉路口,這裡有一片竹林,停下來吃午餐。事實上,我本來想趁他們休息的時候,攻上幼坑山的。

(界碑)

只是當詹先生拿出了麵包、橘子、香吉士出來招待;我就感動到無法抵擋了。據詹兄說原本還可以在這裡煎牛排的,只是那牛排已經在菁桐送給了林小姐的朋友。不然我今天就可以吃到牛排了,應該就會更感動。

這還是我這一次聽到登山還可以煎牛排的。

不過我還是在這裡跟他們暫時分開,我決定快速的攻上幼坑山;這樣來回應該只要多花二十分鐘。林小姐本想將九芎棒還給我;我想我們應該還是會在大華車站相遇,所以還是讓她持著。

花了十分鐘快步上到幼坑南鞍,此處兩邊高,中間一條溝,的確像是鞍部。幼坑山和南鞍都有基點,這已經是我此行所撿的第二、三個基點了。

下了幼坑山,沿途經過荒廢民房,但門牌感覺都還滿新的。沿途小橋、流水,人煙稀,其實就是一處桃花源,只是今日沿途倒多見到梅花。

界碑附近

小溪清澈如此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No.14)

雞犬相聞(No.2)

粗坑之世外桃源

告別山水雲回到大華

(大華橋)

過小橋,上了坡,進入一片竹林,開始注意路旁是否有界碑。後來看到了界碑,看到這塊圓石滿是清苔的模樣,與古道山徑早已融合在一起。今日古道實是不虛此行。

再過橋,有一小溪清澈如此,足以使人流連忘返。上了坡,看到民家,左右皆有水泥小徑。不知詹林二人往哪一方向走?農家前有一老伯伯正在菜園裡提著鋤頭鬆著土。這份怡然自得,我本不忍打擾,只是拿著相機想要留下這與世無爭的感覺。

我選擇往左走來到No.2;後來我想詹林二人應該是往右走吧,那條小徑似乎可下到鐵道。No.2屋旁有路可上粗坑山,但我決定直接到大華車站。

後來由山坡上下來,已經可以看見基隆河谷;漸漸地可以看到紅色的新大華橋。走過車站,看到詹林兩人正坐在紅色小店旁的椅子上吃香腸。他們比我早到了約十分鐘。沿著鐵道,經過義勇救人的塑像,沿著河谷來到車站。而我卻是從左邊山嶺翻越過來的。

大華之小故事

大華壺穴

詹先生推薦我吃香腸,還搶著幫我付了香腸錢。不久兩點四十四分往菁桐的列車就來了。告別詹先生、林小姐;兩位臨行前還頻頻叮嚀:有好的路線與活動,一定要再找我們喔。

幼坑瀑布上游岩盤

幼坑瀑布上游小瀑

(順撿一個基點:三貂嶺)

送走了詹林兩位,我本來想沿著鐵道返回三貂嶺車站,沿途的瀑布壺穴風光也都是不能錯過。只是賣香腸的老人家說,你乾脆走去看壺穴,再折回大華趕搭15:32的火車回三貂嶺;以你的腳程來回只要三十分鐘。我唯唯諾諾稱是;心中想的卻還是一路走回去好了。

既然打定主意要用走的,走回三貂嶺。於是便好整以暇地跟賣香腸的兩位歐巴桑買了罐舒跑喝著,一邊就聊起來;因為我以往沒看過她們。我又在玩扮演行政院長的腳色了。問起那新的紅色大華橋,一年半前來此還沒蓋好呢。歐巴桑們說,這還是他們一直反應,一直反應才重新建起來的。至於賣香腸與飲料的生意;我說這裡僅有你們一家,登山的人與遊客又這麼多,生意應該不錯吧。歐巴桑也說:兩個老的,顧著攤子,加減賣一點而已啦。

其實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並不是香腸,而是兩個婦人樂於扮演鄉土導遊的角色。從她們津津樂道介紹我去拍壺穴;其中一位又提到年輕的時候,做少女時,也曾經走過我今天所走的山路一次。現在粗坑裡,還住著人呢。我覺得「加減賣」的意義,對婦人而言,跟觀光客聊天打發鄉村生活時間的精神層面上的意義,應該遠勝於那賣香腸的蠅頭小利吧。

不過後來等我走到大華壺穴;也看到鐵道附近的幼坑瀑布,也尋到了Fabien他們攝影取景的小瀑布(這裡應該絕對是人跡罕至的吧)。有感於行走於鐵道上的艱難,我想老人家的話還是一定要聽..;剩下十幾分鐘,只好用跑的,跑回大華車站去。後來上了火車,下午天氣已經轉變,自己安慰自己,果然坐火車是對的。如果沒本事走長路,千萬不要學人做蕭郎。

本文日期:2004.2.22(3.4 finished)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