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冬烘居之報歳蘭開花了)

去年年底當我的「無題」一文發表後;蕭郎提到:「紅葉谷與筆架山附近的昇高坑櫻花谷命運有點類似嗎?」。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把櫻花谷也記在心裡。蕭郎是烏月山、炙子頭山、筆架山,再稍稍回頭直下峭壁山崖落到櫻花谷回昇高坑到深坑。今天我一開始所想的,卻是要反其道而行。也就是從昇高坑道路進入,沿著溪流而上,到櫻花谷;再從櫻花谷垂直陡上筆架山附近。其實我的目的很單純,就是直接攻入櫻花谷,看看櫻花谷中是否還有櫻花?

昇高坑道路本身就頗值得一「走」。經過深坑國小,往山上走之後,沿著溪谷深入;比較特別的是,這裡的山區卻都是垂直陡峭的崖壁了。

昇高坑道路三公里處道路開始離開溪流向左一個大轉彎向上。雖然沒有路條指標,不過循著溪流走,這應是蕭郎從櫻花谷出來之路。由於沒有路條,在入口處猶豫再三,往前走了一回遇到過溪處,又折了回來。考量是,經驗告訴我,找路會花掉許多時間。但如果改從炙子頭山循稜上比筆架山下櫻花谷,路線將會相對清楚。

於是原路退出,轉左上產業道路走;才走不一會兒,想了想,還是又跑了回來。人還是應該勇於面對挑戰,如果可以直接上到櫻花谷,應該可以省去一個小時的時間吧。於是重新回到路口,沿著溪流旁小徑前行。初時路徑都還算清楚,(日子久了,有點忘了)大概是經過一大片芒草叢吧;出來之後,就是許多大石頭,與其中潺潺流過的小溪。

(昇高坑道路上看烏月山支稜)

櫻花谷下游溪流 前進到竹林中尋無路,撤

此時在溪石上跳來躍去,就是尋不著路。唯一有可能是路的地方應該是溪水所流出的芒草叢堆。此時我再次面臨要不要撤退的抉擇;早一點撤退,便可以改走山路上山。

我想到了令狐沖在面對看似毫無破綻的武當劍法時,選擇鋌而走險;因為他猜想劍招中唯一的破綻也許就藏在最縝密之處。所以此時的路,當在無路之處,也就是水路。果然撥開草叢,踏過淺溪,又進到另一處樹林之中。只是行不久,水路遇到亂石倒樹阻攔,我只好改往右方陸路發展。只是陸路發展也不順利,這時候注意到似乎在右方又可上土坡。總之沒有路條;樹林之中,到處都像路,也都不是真正的路。

上了土坡,終於在路旁發現一個小小的布條。沿著尚稱明顯的小徑,在溪岸上方行走,不久看到樹上又結著布條;本來以為從此都不會再找路了。

結果還是..我把一切想得太美好。遇到布條後,轉往右行,沿著另一小支流走,這時候已經沒有路條,但看似要過溪。過了溪,更無明顯路跡,再次努力攀上另一個陡坡,以為是在抄捷徑。上了坡,幸喜還有路,左右皆有。往左走,應該是接近原先的主溪流,但雜樹叢生,無路。退回上坡之後處,改往右走,也就是沿著支流溪溝,無路闢路,走了數分鐘,前進到一處竹林附近,終於再也找不到像路的路。既無布條,也不想再攀爬溪溝。這裡離櫻花谷不知道還有多遠?

這時,我心中只有一個想法:蕭郎啊,蕭郎,趕快帶著你的GPS 再來此把路給打通吧。

(炙子頭山登山口看皇帝殿)

直接沿溪上行尋櫻花谷未果,主因當然是路跡不明,路條稀。趕快撤回產業道路上,準備由炙子頭山走筆架連稜,屆時再看時間是否許可再下櫻花谷。這時候我已經浪費了一個多小時,最後還是回到原點。

循著產業道路上行,過了往烏月山的叉路,續往石碇方向走,不一會就看到路旁的登山口。往炙子頭山的山路之初,應不能說是路,就是一路陡峭
上坡。拉繩子的路段有好幾處,難度都算有一點。如果方才沒經歷過那一段溪流叢林冒險,我現在會比較欣賞這強風把山林投吹的英姿颯爽的陡坡。但是現在時間緊湊下,我只能咬著牙,快速地攀過。

三十分鐘上到炙子頭山,接上筆架連稜的稜線山徑。炙子頭山頂寬廣,但展望不是很好。

山林投與登山條

炙子頭山圖根點

往筆架山的稜線好走

繩、鏈、鋁梯

休息一會續往筆架山走,途中遇到一對有了年紀的老夫婦問路。從草湳開始走,欲往石碇去,現在1520,走到石碇,天黑之前應該還來得及。初時往筆架山的稜線山徑,都還算好走。約三十分,來到一處小平台,右側有路,但被封住,這應該是下櫻花谷的路。

姑且前往探之,一路急陡下,簡直必須以壁虎功攀附岩壁上才能逐步緩下之。連不小心踢落的石子,彈了幾下,就不知滾落到深淵的何處了。

炙子頭山看南港望高寮 從稜線下看疑似櫻花谷的地方
上岩稜之護網 獨木橋

(新筆架山)
好不容易心驚膽跳下了幾公尺,想到這樣惡劣的路徑不知還有多少,掂掂自己的斤兩,於是早早打了對堂鼓。這一番短短的攀上攀下,就已經花了不少時間;如果真的下到櫻花谷,還得要再爬上來的話,無異是一場惡夢。

於是改把目標設定成登筆架山。只是從這個平台開始,山徑亦不甚平;在各個峰頭,上上下下,大多數的路段都是驚險。
有的岩石,繩、鍊、梯並存;有些岩壁還設有護網保護。我認為最驚險的一段當是從岩壁下來之後,馬上在遇到獨木橋。有一度,我曾經動彈不得,手足無措。第一次感覺到牽一髮動全鈞。一個弄不好,就是大禍臨頭。
過了獨木橋,就是以前我所以為是筆架山峰頭的地方,往前再行一會,就是新的筆架山頂。此處朝二格山的展望(東)被樹林擋住了。但是往筆架連稜的展望倒是精采無比。

(新筆架山的展望:筆架連稜。左為舊筆架山。中央最遠方為皇帝殿)

山頂風好強,實在不能待很久。時間已是四點四十分,看來六點以前下山似乎不太可能。但就算是這樣,我免不了還是上到了舊筆架山;曾經在這個山頂,我胡亂地..。只是這個山頂還是一樣較難上去的,也因為這樣,所以它的展望特別好。

離開舊山頭,拋開老回憶;接下來只是一連串的趕路。不使九芎棒,好像可以跑的更快。花了五十分鐘回到炙子頭山頂。

回程時,特地從稜線下看,找尋疑似櫻花谷的地方。有一處山凹,芒草叢生,但無辦點櫻花粉紅的模樣。頗像蕭郎所描述的櫻花谷最後的處境。自己安慰自己,沒有下到櫻花谷還算不錯。

回到炙子頭山,天色早暗,而下到產業道路上還有好幾段陡坡;滑著,滑著讓我想到了北插。

下山時,卻又深深迷戀著此時的瑰麗晚霞;一架飛機的噴氣雲正在劃過天際這一片紅藍漸層。六點,我早了十分鐘下山。天色又更暗了些。明亮的金星早早掛在樹梢之上,產業道路上黯淡無人跡,而我只是拿起相機心不在焉卻又像是執著什麼地對著黃昏夜空拍著,拍著..。

新筆架峰頂看二格山與太陽

從炙子頭下山時所見的瑰麗晚霞

舊筆架山展望更佳

回到登山口,晚霞之天然漸層

本文日期:2004.2.15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