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大約一個禮拜前,在網友Tony兄的留言板上開始出現走大屯溪古道、順登小觀音山,看台灣最大火山口的聲音。後來在老恩兄以及小周兄的附和;加上蕭郎兄也頗想往小觀音山西峰撿拾這這個基點,並順探菜公坑古道。在眾人對於登臨小觀音山西峰各懷..期望下;此次英雄大會就在小周兄的居中謀劃,於email往返中確定成行。至於我自己則在兩年前已上過小觀音山西峰兩次(一霧一晴),此番衝著行前Tony兄還說要給我morning call的情份上,說不得也只好再上山來湊湊熱鬧。

我和Tony兄其實對今天要出現的朋友們都是素未謀面;這一次過年前在小觀音山的聚會,大概只能說時候到了。在大屯山鞍部等晚來的Fabien時(後來Fabien兄自言對陽明山不熟,車直接開到馬槽去了),在場眾人各自掏出地圖來互相印證最近、規劃中要行走的路線。後來Tony兄又跟小周兄談論起他最近所寫的那一篇關於清法戰爭的文章。雖然鞍部風強霧盛,只是當志同道合的山友們一開始熱烈討論彼此都有興趣的話題時,就似乎忘卻了山上的寒冷。

Tony兄提到大屯溪古道上的菁礐遺址,並問在場去過的人有無印象。其實今天山中起霧既已無展望,Tony兄勢必日後還要再來幾次。於是我便建議從三板橋進大屯溪古道與大屯山鞍部上小觀音山西峰應該要分兩次從不同入口來走。三板橋進大屯溪古道主要為古道景物探索;而獨上小觀音山西峰,自然就是為了那無與倫比的視野展望了。

說到此處,冬烘先生便拿起九芎棒在地上比畫起大屯溪古道龜仔山橋附近的入口。一旁蕭郎兄見狀,也從懷中掏出武功秘笈,原來是藍天登山圖集中的大屯溪古道路線圖。看到圖上也畫著附近的圓山古道,我就跟蕭郎討教這一條路線,其實這也是八連古道附近最南邊的一條。而小周兄聽到八連古道,又來問我紅葉谷的入口是否就是在橋邊?

一提起古道,小周兄便又帶起古道究竟應該如何命名,才不致有混淆與範圍定義的問題;而且當地住民可能根本聽不懂問路的山友什麼古道是什麼古道。不過關於命名,我認為最後必莫衷一是,只要大家都知道你講的是哪一條山徑即可;實在搞不懂的話就乖乖當個追隨者。這時小周兄又言及,若是古道命名只要遵循登山前輩林宗聖倒也簡單,但前輩有時似乎沒有把古道入口或路線講得很清楚,大概也是不想讓一般人太容易找到這些尚需要保護的地方。就像如果沒說是哪一個反光鏡,一般人在找小觀音山入口可能就要找好久。

所以在等候Fabien兄到來的時間,我們這一行五人已經在大屯山鞍部興高采烈地比手畫腳兼唇槍舌劍,討論的不可開交。

再來一段題外話。在射鵰英雄傳中,南帝為了準備華山論劍,狠下心來不想消耗內力去救治周伯通與瑛姑的兒子。但是今天我們幾人上小觀音山卻完全沒有這層顧慮。昨日,蕭郎協同老恩小周在南港附近山中巡遊九個小時
爬過九個山頭。Fabien兄當領隊帶著亂集團走平溪的幼坑古道。Tony兄上周在內雙溪古道上腳踝扭傷未癒,但是此番拼著被嬌妻埋怨還是要上山來與大家一聚。相較之下,冬烘先生最是輕鬆,昨日只是在東眼山上漫遊預覽春景而已。

說起本日上山比武論劍的幾人,自然都有好大本事。Tony兄古道熱腸(說起古道探索,連腸子裡的熱血都要沸騰起來),Fabien兄已多次為亂集團領隊。Tony兄好史,謙沖自牧;Fabien兄學史,豪邁不拘。兩人既具人文素養,又頗富真相探索之研究精神,聽說祖先輩還頗有淵源。出遊也多半為了尋幽訪古。

而獨步蕭郎兄手持GPS 利器,收發由心,已臻人機合一境界。再搭配影像處理的功力,將GPS的軌跡與地圖結合,以此縱橫江湖踏遍郊山無數。手中一台GPS 例無虛發。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定要見血方歸..;說錯了,是撿拾幾個郊山基點回來猶如探囊取物。

文學背景家學淵源深厚的小周兄,也使得一手好GPS 功夫。本就是登山健腳,上星期剛遠征新竹石壁大窩山等新闢之艱難路線。近來以一篇清法戰爭西仔反的論述,帶動基隆、淡水一帶砲台探索熱潮。

至於老恩兄,專長3D動畫製作,近幾個月來連續發表數篇文情並茂,地圖精美詳盡的南港十八羅漢洞探勘歷程。與Tony、蕭郎等人陸續探索十八羅漢洞南北岩的登山路線。而附近禪寺的歷史恩怨情仇也在幾次探索中逐漸明朗。單就一張十八羅漢登山路線地圖導引而言,便是近年來少見登山地圖中的經典。

除了每個人都有獨門武功之外。昨天蕭郎、小周、老恩這三人帶著GPS狂掃九座山,每到一處基點必做定位,而且每個人的定位動作都是如出一轍:俯身、放下、拾起。終於在連登九座山後,據聞三人中有人觀察這三九二十七個動作而悟出了一套多人聯手合擊的武功招式。究竟實際威力如何,今日上小觀音山西峰便可見真章。

上山前,先來紙上談兵

好史三人到達登山口附近的大轉彎

只是選擇今天上小觀音山似乎不是時候,淒風苦霧實無景可賞。九點十五分,六人成一二三隊形走上戰備道路。那帶頭大哥自是蕭郎。我與老恩兄居中策應。邊走邊看到老恩兄在大口喘氣,很是獨特;後來才知這是他因應自體特性所發展出的呼吸法(莫非此乃西毒獨門蛤蟆功?)。至於押陣是Fabien、Tony和小周兄三人,這群好史之人,大概還在討論清法戰爭時清軍為何要從基隆撤守?

比武論劍,得先有本事上小觀音山稜線 基點前每人相機一台一招式

登山口還是在反光鏡附近;先是陡坡數分鐘上到電台後方,隨即進入濕滑的芒草箭竹泥濘區。所以想要參加小觀音山論劍大會,先要有本事上得了小觀音山稜線。

兩年未來此處,這一帶芒草更是茂密,有些地方甚至要低身鑽過。雖然很像到七星池之前的芒草徑。但這裡的芒草徑有時需在石間跳躍,有時還要陡上坡,更有突然一個轉折致路線不明的。全然不似在七星池,沿著山腰走,只要肯鑽狗洞,路徑都還算清楚。

走這一段上稜線的路;蕭郎兄武功高強,早一步上得稜線,先去照相與觀景去了。其餘人等在芒草堆中爛泥徑上尋尋覓覓;加上不時被箭竹叢戳得跌跌撞撞,等確定好路徑,這也才跟了上來。所謂沒有三兩三,不敢上梁山,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了。

上了稜線之後,霧茫茫一片,絲毫沒有展望,對於要上山看廣大火山口的Tony兄而言,只能依著我和蕭郎的指向,對著濃霧憑空想像,那底下的大屯溪如何如何,對面的主峰又如何如何了。

(蕭峰上之水晶樹。鏡頭有水滴)

不過上到稜線後的路,也未必都是明顯清楚的。一方面還是因為芒草,一方面是因為山頂遍佈岩石。走在芒草堆中的岩稜上,真要擔心是否會採空岩縫或被石頭絆倒。我就是在分心收拾背包之時,腳踩了個空,腳撞到了石頭不打緊,還折損了哈盆山友所贈的九芎棒。這下子冬烘先生已經使不出打狗棒與無影腳,等到論劍時就少了兩招。

基點又是蕭郎兄率先到達。想不到這個圖根點如此清楚,而且就在路邊而已,不知道為什麼湮沒在芒草堆中這麼久。據蕭郎言,當時藍天隊是以人海戰術大規模地毯式搜索才能夠找到這個基點。如今山頂芒草已清,基點又現,就好像本來就一直在這裡,祇是你們找不到而已。現在基點旁的藍天隊牌示就是從以前所認為的小觀音山西峰移過來的。

看到基點,大家開始拿相機猛拍,並在基點前留下此次小觀音山西峰聚會合照。只是相機鏡頭都加了一點雨水。Fabien笑說,這樣一來不用影像處理,就自然有水波效果。Fabien又說在場六台相機,只有他一台是傳統的..。這時眾人的議題自然圍繞在攝影的技巧與數位相機的能耐上了。

離開基點,續往舊西峰前進。沿途需繞一巨岩而過,我個人認為這是此段岩稜山徑的精華。來到舊西峰,前方還有一個小山頭,雲霧就在這兩個山頭之間快速流動。躲在岩石後面倒還不覺得怎麼樣;一站到岩石頂上便覺得風好強好冷。

蕭峰頂上笑傲江湖

慕容岳中風起雲湧

(山上也要防SARS(像不像在穿防護衣?))

我們也都不想再走了。Tony兄拿出好甜的橘子與大家分享;但是這時眾人好像都想趕快下山喝碗熱湯。問蕭郎既然這山頭不再是西峰了,那有沒有給他個新名字?蕭郎說,這山頭如今稱北竹子山。我個人當然是無法將之與竹子山連想在一起的。Fabien兄說,不妨稱之為蕭峰好了。蕭郎好像蠻滿意這個名字的。便說,那對面的山頭豈不就是慕容復?

就在有人被凍得胡言亂語之時。我卻不經意瞥見,怎麼有人從我們來的方向行來?後來一聊後,才知是山友Ivan。他初看到我們也是驚訝,但卻在還沒多談前,就能認出眾人中的Fabien(Fabien兄要警惕了)。Ivan是從北新莊進來,走大屯溪古道,在叉路口選擇上西峰。他的路線是車停在北投,坐小巴到龜仔山橋起登。據Ivan言,他從去年八月起,已經走過大屯溪古道數回了,每回都能看到基點。這點真是令我們蠻訝異的。總之,原本只有我們六個霧中爬山的「蕭郎」,現在又多一個Ivan,正好湊成蕭郎所謂的「七星聚義」之數。也是緣分。

只是華山論劍是為了一部九陰真經。今日吾等七星聚義小觀音西峰卻又是為何?我想竹子湖的山藥枸杞雞湯真是好喝,不要再胡思亂想了,趕快下山去喝熱湯暖暖身才是正經。

本文日期:2004.1.11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