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近中午在國父紀念館打完牙祭,下午有多少時間難定,所以只得往內湖附近郊山而去,明舉山是其中一個選擇。出門時間挑的不對,天氣過於炎熱,所以走多少算多少。

往山頂、安泰街叉路口

山頂可以望見圓山

接近山頂有竹林

疏鬆之竹林小徑

先是來到清靈宮,本來以為可以直接由此上明舉山(又稱柿子山),但是卻碰了個釘子(?)。於是乖乖地回到土地公廟旁的登山口起登。

上到稜線後,路徑大致寬廣,維持在林蔭之中。偶有小陡坡需要拉拉繩子,但無需費太大力氣。所以二十五分鐘的小坡路,如果是在下午四、五點後來走;耳聽蟲鳴鳥叫,兼有林間徐徐涼風,這條路是頗適合漫步的,就算再走個二十五分鐘到安泰街也不為過。

但是今天走到離柿子山頂只剩四分鐘的叉路口,感覺已有點像中暑般的頭昏腦脹,於是一屁股的坐在草地上休息。所謂心靜自然涼,今天的行程除了熱,純粹是單純在山中行走,所以只要能定,自然而然能靜….。其實跟什麼定靜安慮得,也沒什麼關係,只是熱天走坡路,揮汗且無聊而已。也就是在此時,後頭傳來腳步聲。這個時候,竟然還有其他登山客。冬烘先生不免見獵心喜了(?)。

這位獨行的山友,外表看來年輕;大熱天登山,卻還是穿著長袖與長褲,不禁讓我這個穿著汗衫短褲還在喊熱的人汗顏了。這位山友頗健談,正合我意。問他所從何來?欲何往?筆記本上所繪的地圖以何為本?一聊之下,想不到這位仁兄看來年紀輕輕也幾乎已經走遍台北附近大小郊山。山野之中,果真處處臥虎藏龍。這位仁兄此番來登明舉山,順便想再探康樂山。騎著機車,大部分的時候一個人走,隨意行止,隨意探路。看到這位仁兄,以及他手上一本記錄著行程地圖的手寫筆記簿,不禁想起三、四年前的我。只是不知何時,我早已不做筆記了。

回想自己這幾年出遊的心路轉變;如果劍道最後的境界是心中有劍,手中無劍。那麼出遊的最高境界,應該就是無入而不自得了。

所以出遊的心既然自在無礙;回程時,就想往適才來時所見之叉路去走走看,看看會通到哪裡。其實判斷方向,這條叉路應會通到海蝕洞附近,離停車處應也不遠,所以自是有恃無恐。與這位仁兄也就此路口分道揚鑣。轉往叉路走,不消五分鐘,陡下坡來到海蝕洞步道另一側的清修洞,正好聽到當地主人與客言及要從此處修條步道直接上山的事。

續沿著道路走回到停車處,看見那位仁兄也正從山道下來。又聊了一會,這位仁兄才騎著機車去尋那安泰街上康樂山的登山口。後來開車經過安泰街附近路口,看到那位仁兄又把機車停下來,四處張望又比對地圖,似乎尋不著登山口的樣子….。

本文日期:2003.8.2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