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高雄行腳

(水塘)

去年大愛電視台曾去居廣陶拍攝台灣磚窯的故事,直到今年五月初才播出。我看完之後才恍然大悟,原來園區內那幾個大水池原先是這樣來的。電視訪談中,窯主世紘提到有心想要保存磚窯的記憶,我對此也有一些想法,於是便到居廣陶找窯主聊聊。

提出影像保存與展現、即時訊息交換的概念與窯主世紘討論。一下子講太多,世紘也不容易消化;正好此時有人call世紘去拿魚,他必須離開一下,而我也趁這個空檔去園區隨拍。一年沒來居廣陶,不過園區大概還是老樣子,只是綠意更盛,後院的檸檬桉也快成林了。平常看慣居廣陶小編近拍的花草鳥獸頗為雅致;換到我自己悠閒來逛園區,每個人關注以及所拍的東西果然大不同,或許鏡頭已經先決定一切了吧。我在意的是構圖整體的協調性,於是用廣角端拍雞蛋花樹、阿勃勒、樹蔭下的水塘、單車與房舍、後院菜圃與周遭環繞的綠意;用中焦段拍入口道路的延伸、紅瓦上的藍天白雲、蝴蝶蘭的花與花徑、尚青芒果與低垂的紅花。

充滿綠意的居廣陶,很適合來此放空。不用特地做什麼,看著水塘發呆,感受涼風吹拂就行了。人在都會中生活久了,連如何發呆方式都忘記了,但一置身居廣陶自然而然就會想起來。只要能開始發呆,什麼知識經濟、攝影拍照似乎也不是那麼重要了。

坐在庭院中的木椅上發呆實在太舒服,綠頭鴨不時在前頭跑來跑去也不知有何鴨事在忙。幾隻大白鵝爭食打架,明明主人都有給吃,但偏偏覺得對方的食物似乎比較好要搶過來。我看了有趣不禁失笑,吾等凡夫庸人自擾不也是如此這般嗎?

(小磚)

世紘潔雯等客人走了,也過來加入我發呆的陣容。老闆娘送上的是自家的甘蔗榨的汁。世紘的計畫除了要在園區把住宿的地方蓋起來之外,還想把這從一磚一瓦起造到最後搭建的過程記錄下來。住宿的部分主要是想邀請陶藝家來此交流…。

後來世紘提起一個長遠的構想,這真的以往未曾聽聞的。他想要將近百年來台灣磚窯發展史上出現過的窯體在居廣陶上復刻重現,甚至讓這些窯體再度生產運作。他認為居廣陶最有資格做這件事,因為在台灣磚窯歷史中的窯體都曾經出現在居廣陶,譬如居廣陶就曾有目仔窯在生產磚瓦,但是隨著時代演進與技術推升,必須將舊的窯體拆除才能在原地蓋新的窯,所以現在園區內就屬大大的蛇窯最為醒目。

在日治時期大量興建紅磚建築,磚瓦需求量大,當時台灣各地都有磚窯廠。我用iPad給世紘看旅聯網的磚窯資訊,世紘對宜蘭津梅的目仔窯的規模也頗為驚訝,相信這對他想要打造磚窯文化園區會帶來一些靈感。打造磚窯園區雖意義重大,但卻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雖然因為老東西正逐漸崩壞,保存的工作應刻不容緩,但沒有資源到位要急也急不來;從官方到民間或許都認為應該要做,但真正能夠幫得上忙的人並不多。雖然自己認為這是一條要走的路,但一路走來,四周無人相隨還是有些寂寞。

許許多多的矛盾組合,我也能理解一些。但是夕陽金光映照園區如此美好,我等應該靜心領略這份閒情。世紘笑說,那是因為我來了,要陪我聊天;不然他趁著太陽偏西稍涼快時就已經在園區割草整理了。我提到停下腳步沉澱心情重新思考再出發也很重要,像BK坊那對,每年歲休兩個月,夫妻倆遊山玩水去好不愜意。潔雯也跟世紘說,我們也可以來安排一段時間休息一下,但不用特意去哪裡,只要安心待在園區裡,不接電話就行了。這樣她就很滿足。

真是對有默契的夫妻。

為了讓主人可以趁著太陽沒下山前去割草,我只好走了;當然這是開玩笑的。世紘開車送我去隆田車站搭火車,跟身旁的潔雯說,順便上車去逛逛吧。潔雯也就跟著上車了。

真是對有默契的夫妻,在不經意間流露鹣鲽情深。所以我真的要趕快走了,這夫妻倆實在太甜蜜,看不下去了。

(甘蔗)

本文日期:2013.5.10 | 高雄行腳 | 相簿 | MPS(GPS)


(隆田車站到六甲居廣陶交通路線圖)

相關文章

2 則回應 to “高雄行腳238-居廣陶(130510)”

  1. lee 說:

    BK坊那對,每年歲休兩個月。
    居廣陶這對也想安排一段時間休息一下。
    你到居廣陶發呆何嘗不是休息一下!

    • 冬烘先生 說:

      我去居廣陶是有所為而去,不小心得以放空了一下。
      我是屬於閒不下來的人,所以會對這種偶得的放空感到難能可貴;若是一般人可能會覺得沒什麼。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