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跑馬溜溜的山上,一朵朵溜溜的雲喲….

金針花海

古道上新花園端入口

猴洞坑口望蘭陽

蝴蝶群舞的代表

從籠中脫困出來自由自在的小鳥,本想來個雙溪泰平隨意行;後來想到下午的青少棒冠軍賽。於是還是找個定點,玩過之後早早回來,看這場不需抱太大期待的比賽。

跑馬古道,放在我的資料庫中好久了,之前都是因為路途遙遠而不敢貿然成行。下定決心,走了,其實發現也沒那麼遠,不過一個半小時的車程而已。

至於跑馬古道的歷史,依照慣例….,還是略。如今跑馬古道是以一段平易的步道與極佳的蘭陽平原展望而著名。古道之所以平易在於起點跟終點的高度落差並不大;其次既然名為跑馬古道了,山徑必然寬敞。不過今天最吸引我的是沿途四處飛舞的蝴蝶。

古道上的蝴蝶種類豐富,難得的是不甚怕人。跑馬古道已屬淡蘭古道的末段,不過行走於古道上的遊人還算多,且扶老攜幼的還不少。很明顯可看出,由礁溪端出發來回走的佔絕大多數。

不過我卻是從上往下走的。跑馬古道沿著猴洞溪谷而修,如今古道前半段舖了碎石子,與有打磨過的石塊,沒看到枕木,也無法想像以前木馬在枕木上滑動的樣子。

至於古道的中段開始有林蔭,不過偶而林間空隙,可以開始從猴洞坑口看到海外的龜山島。這時候的龜山島上空的雲層流動,氣流被島上山形一攪和,看起來就像是龜山島自己在噴雲吐霧。

從入口之碑走約三十五分鐘來到叉路口。直行可往五峰旗,左轉水泥路應是往猴洞坑瀑布。若選直行約十五分可到十一股溪便橋,往前再走一會遇到水泥路便可以折返了。這一段路部份路段筆直且長,路上殘存枕木,不論是否為後來鋪設,但總算稍有木馬道的意味。

古道松柏林

木馬道

(龜島昂首)

(古道上綜覽蘭陽平原)

這段路上因為前無遮蔽,蘭陽平原更是一覽無遺,除了看不到左側被山擋住的龜山島。

在礁溪端出口的木製地圖牌前,正好遇到一群人圍在一個看似導遊的人旁邊聽解說。

上前湊熱鬧聽聽看他在說什麼。原來眼前那座山就是鵲子山(鴻子山?)是宜蘭的聖山,台語是ㄎㄨㄡ子山,也就是額頭的意思。說起要登鵲子山可從眼下這條路上到清修宮後起登,最後從何處下來云云。

後來這群人往前走了一小段路,只是稍微感受一下古道的氣氛便又折回來了,看到正要回程的我迎面而來,倒是頗感驚奇,大概是很少看到有人特地從台北來只為了走此古道吧。對出遊在外被人佩服已習以為常的我,只是故作痴呆笑問導遊往猴洞坑的路程….。

龜山島噴雲吐霧

礁溪端出口看鵲子山

往猴洞坑瀑布,據說還要走個二十多分下山後再問人。雖然真正的理由是不想在日正當中走路,不過還是為自己找了個藉口,看過了昨天銀絲瀑布乾涸的模樣,大概猴洞坑瀑布的水量也不會好到哪裡。所以心中沒有掙扎很久,就往回程走了。後來行走在古道上,還是聽得見下面猴洞溪谷流水淙淙聲,心中不免有憾。不過隨年紀越長,好像越能知道:搭配什麼樣出遊的心情,要走多少路,能有多少感受,總是恰如其分就好。

說起鵲子山山形。倒是回憶起「大腸麵線,真實呈現」中有一集介紹的鄉野傳奇。據說當初總兵劉明燈走淡蘭古道到宜蘭,還有一項勘查台灣是否有龍穴的秘密任務。來到宜蘭看到龜蛇(海岸線蜿蜒如蛇)入港,便覺得此地風水極佳,果有出真命天子的可能。後來看到形似烏紗帽的鵲子山(?)便又覺得這風水不正,因為烏紗帽的方向朝反了,而且又塌了一邊,註定只能在草莽中出英雄。

好或壞都是他在說,想來多是穿鑿附會,當做走古道時閒聊的話題倒不錯。只是這鴻子山倒是真有點難度。除了從清修宮或圓通寺之外,在木牌上似乎隱約暗示一條路徑,只能留待以後驗證。

回程坪石路上來到文山寺附近,早就對此野店中的野薑花粽垂涎已久,今天終能首次來此光顧。也是想到野薑花季節或將過去,得趕快把握可以品嚐時機。看到小小的野薑花粽,大嘴巴的,大概能一口吞,於是一口氣把已蒸好的三顆粽子買下來。又看到店裡有不加糖的麥芽冰,嘴饞,又買了一根,準備找個地方坐下來嚐。老闆卻招呼我到外面去聊聊….,莫非嫌我買的還不夠多?

原來是外面屋側邊,有老闆自搭木棚架通風甚涼,視野亦佳可遠眺司公髻尾等坪石諸山。老闆與其友人提到未來小店的經營模式,大談SWOT分析。老闆自陳構想要在木棚架下經營野菜小吃等。經營的優勢自然是此店位於坪石路上鄰近獵狸尖登山口,往來遊客眾多。不過我想要怎麼做出口碑是頂重要的事,不然過往遊人怎會知道要停留?老闆的友人建議請來廚師專門做野菜,然後在木棚架上舖上茅草以為古樸的裝飾,來敲那些台北來的潘仔。都市俗的台北人不都是喜歡這一套?

我說這位仁兄,你說台北來的潘仔,可也說到我了。但是我就是喜歡你們的直率。剩下七顆還未蒸的粽子我就全包了(剛買的三顆早已吃光)。不過經營的事應該沒這麼簡單,還是按部就班慢慢來….

本文日期:2003.8.17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