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由於太輕忽了北海的天氣,仍執意冒雨在鹿堀坪行走,所以被淋的像落湯雞似的也是自找的。台北市區本身只是陰陰沉沉,但是根據以往的經驗,走大湖山莊街上五指山區,到風櫃嘴附近一定要起大霧。不過今天出發前,倒是完全忘記要評估天氣這回事。所以很多事情並不是船到橋頭自然直啊。

今天在鹿堀坪行走時,還是遇到一輛遊覽車載著聲勢浩大的山中同樂團。雨勢不小,雖然溪水淺淺流過山徑附近,不過雨中的小溪,游魚溪蝦卻是一隻也看不到。總之,在樹林中有樹葉遮蔽下行走,還是早早弄得全身溼透。拿著一片姑婆芋的葉子頂在頭上,稍擋一些雨水不讓它直接打在眼鏡上算是聊勝於無。

二十分鐘後來到草坪,在沿山邊小徑上,繼續冒雨走個十分鐘來到過溪處。後來回想起來,這個過溪處就是去年獨自來此亂竄,想要尋找接往磺嘴山的山路之處,處處有牛大便,令人印象深刻。不過此處叉路仍多,有幾個地方枝頭上倒已綁上了登山條。不過是否可在此處登上磺嘴山仍是令人疑惑,因為過溪後,在草坪的另外一邊,往富士坪的叉路旁,又看到另一條斜斜左上的山徑。

總之,在雨中,一切事物都看不真切,忙著揮開雨滴之餘也無暇看得真切。眼鏡上沾滿了雨水,而遊人心中感染了淒冷山谷中的憂鬱。小溪中的野薑花比別處開的繁茂,這裡的野薑花似乎一向都比外面晚開一個月。正想要把這一大片盛開中的野薑花,連同幽靜山谷中與內心深處的寂寥,一起用數位相機拍下來,而相機竟然在此時秀逗了。大概這份寂寥,對陪著淋雨一路走過來的數位相機而言,也是一種無法承受的冷清吧。

金山吃完鴨肉後,往回程的路上,與有豐富相親經驗的駕駛,聊到為什麼他不喜歡年紀比他大或外表看起來年紀比他大的女人。駕駛的解釋很有趣:通常比他年紀大的女人,終於著急地想找對象時,這類女人通常是年輕時自恃有其某方面的本錢,不僅驕縱,也不會想到未來,只想到自己的玩樂,或是以自我為中心來思考。男人,是由她來挑選;稍不合意,可以輕易換人。

其實女人在挑選物質面可以充分供應她的男人;而男人又何嘗不是在挑選女人;或許只是挑選角度的不同而已。不過現在這個時代,分手與在一起都是那麼的隨便。但卻有一件事,是永遠不會改變的:那就是年華的老去。

所以我又問了這位相親豐富的駕駛:那稍有年紀的單身女郎,當她終於想結婚時,她自己應該認知到要做一些妥協了,不能再像以前單身時那麼自由自在;所以這樣的女人應該還是可以考慮的吧?不過駕駛的回答卻更妙了:當她們以前年輕時恣意放縱,可能早已閱人無數,只不過現在年紀大了也沒人要了;而我為什麼要選這些別人用剩下的?

….,聽到看到經歷過很多事情,突然為現在世間仍在情字這條路上徘徊的飲食男女感到悲哀。或許是因為每個人心中最愛的還是自己,所以連情感也可以被拿來論斤秤兩了。其實不應感嘆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只能說不適應這樣遊戲模式的,可能也只好選擇情願孤獨….。

本文日期:2003.9.20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