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普陀之光-下午四點由孝子山最後登頂處望向普陀山巔的七彩炫光)

值得我為它做相片地圖的景點並不多,孝子山風景面是其中之一。我會想做相片地圖的原因,通常是整條路線上都有豐富的景觀,最好有個地圖與每個景點相片的對照以方便導覽。

這種相片地圖的製作,並非是單純的把影像縮小拷貝到底圖(用小畫家畫的路線地圖)。其實地圖上的每張影像跟底圖並非是合成一張,而是互相獨立的。換言之,底圖先畫好後,將景點影像縮小一一拷貝到底圖,據此加上說明後,再將這些縮小影像抹除,成為只有路線與說明文字的底圖。至於真正的影像合成,卻是利用動態網頁(Dynamic HTML)的技術來達成。也許有人會問:這樣做跟直接在底圖上做影像合成相較,有什麼好處?

立即好處之一是,底圖可以用GIF檔而不用JPG,其檔案不僅不會太大,顏色也不會失真。其二是,每一個景點的縮圖,可以直接使用Dynamic
HTML
語法將其縮小,而這些影像本來大都必須在網頁顯示的,因此不需重複下載。其三是,底圖與景點相片分離後,以後可以各自獨立修改。最後再將影像用Dynamic
HTML
語法一一擺上底圖上的正確位置。但是因為製作過程繁瑣,直至現在做過的相片地圖,只有凱達格蘭聖陵(台北行腳一四四)、春遊阿里山(台南行腳十五)、南迴花東縱谷(台南行腳十七)。

後來這種動態隨機把影像等物件擺放在底圖的想法在製作台北郊山百岳地圖時發揮到極致。這其中有著太多know
how
,只是我現在的工作幾已轉換到另個領域,網頁程式設計的技術乏人傳承,只能「孔明、姜維」的感嘆著。也許只好出本書專門來談如何用..來..了。

上次來登慈母峰竟已是二年半前,很多地方都已經不一樣,最大的變化是:原本只能靠攀岩而上的孝子山最頂端孤峰竟已可登頂。這次的路線將以試探一個環形路線為主;其次是看看能不能登上平溪的中央尖或臭頭山。不過後來覺得,沒有登上中央尖或臭頭山其實是對的,因為今天這樣一圈所帶給我的感覺剛剛好,就是單純的感覺峭壁雄風,加上一份優美的前菜-觀瓜寮坑溪的小魚游泳。

做為環形路線的起點。平溪國中會比普陀靈寺好,因為柏油路是在回程時才走,這樣會比較甘願。上坡後馬上是一段長長的碎石坡路。左邊也許通到虎嘴坑口停車場,但沒走完不確定。右邊的路大致都在瓜寮坑溪上方走,路旁芒草花精采。但我所謂的芒草花精采除了指數大便是美的群聚效應之外;更是指剛抽出的芒穗,又紅又新鮮,絲毫沒有秋蕭瑟的模樣。

碎石路上觀芒

汝非魚,安知魚之樂?

瓜寮坑溪

沿路遇到許多健行的人們,不過會像我一樣看到反射陽光閃耀的瓜寮坑溪水,而想離開步道下山坡去到溪邊觀魚的,大概不多吧。

這裡的水族之豐,小魚游泳、螃蟹橫行,真是令我驚奇。光是觀魚輕吻石上苔藻的姿態,就待上了二十分鐘。其餘的就不能多說了。

(由小中央尖往南望平溪中央尖與臭頭山)

雖然瓜寮坑溪真的精采,但此番最讓我欣賞的景緻卻是,那中央尖與慈恩嶺旁的懸崖峭壁與窄徑。
行走在山壁上鑿刻窄徑上,可以去感受蜀道難,難如上青天。這樣的窄徑,我在其他岩場都沒有遇到過。(其他岩場大都以瘦稜聞名)

中央尖峭壁與窄徑

中央尖木梯

慈恩嶺峭壁望慈母峰

孝子山之孤拔

慈恩嶺望中央尖

下慈恩嶺叉路

普陀之妙

孝子山之外科手術

登泰山有那十八盤,什麼「緊十八」、「緩十八」的..,是在述說登泰山階梯有多累人。而對於登慈恩嶺與下慈恩嶺各有兩段峭壁旁鑿出的窄徑,我決定封之為「險十八」,來說明其窄與險。

今天我的九芎棒有點無用武之地,走窄徑時又負背包,於是只能將棒繫在腰旁。但是就算如此,在有些路段,竟然還會被岩壁給限制住而進退不得,因為右邊就是垂直的山壁。不敢絲毫大意,一失足真會成千古恨。所以當從慈母峰回望慈恩嶺峭壁時,就能充分理解剛才窄徑之險,因為其險在六十度以上的陡降。

慈母峰望普陀山

鞍部四叉路口

慈母峰回望慈恩嶺峭壁

慈母峰之險

(雲破天青處-中央尖望五分山)

至於在慈恩嶺之前的小中央尖,要登臨其上必須要先上一段架空的木梯。今天沒帶牛肉上山崖餵狗,因為山頂沒有佳人在等。不過山頂卻有好展望。東北方的五分山頂圓球望的非常清楚。

慈恩嶺頂上大致是窄稜。下了慈恩嶺之後,右方有叉路往真正的中央尖,大概約五十分鐘。我走了幾分鐘在路口猶豫了一會兒,因為膝蓋仍會疼痛而決定放棄。明天還有長途大餐。

至於登慈母峰,大概就是兩年半前的經驗,小心拉著繩子沿岩壁上,三點不動一點動;不要往下望或回頭望,就不會腳發抖。至於未登過的普陀山,在山腹附近有岩洞,洞中有滴水觀音,這大概是名稱由來。所以山頂就有西方三聖的塑像。我個人倒覺得普陀山的登頂石階是三山中最清爽的。

而關於孝子山呢?在慈母峰時,我就已望見,怎麼有人在孝子山頂呢?那一段不是只有攀岩高手才上的去嗎?為了去驗證到底孝子山能否登頂,這孝子山是一定要再去一次的。所以呢,在孝子山上到以往所能到的,離峰頂只有四公尺處。一看,果然後方另闢新徑,應可上山頂。於是迂迴繞了過去,被嚇了一跳。不是被下午四點的炫彩的普陀之光(我自己封的)嚇到;而是為了可以上孝子山峰頂,竟沿著瘦稜插了一排有圈環鐵棒,其中還包含一段騰空的鐵梯。看起來像是在為孝子山動手術。雖然架了鐵梯,但是敢爬上來的人也不多。太陡也太險了。

看到孝子山頭變成這幅模樣。我只是覺得,會不會建設過了頭了。有點像整形失敗的..(….,還是只能….)

本文日期:2003.11.1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