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我想我已經不算是在寫遊記了。文章中內容可以被參考的越來越少。或許應該說心中隱約想設定為不被參考的遊記。最近走過幾個較少人走的地方,自然生態相對豐富。更能感受到..才是破壞大自然最厲。所以到底要野人獻曝地公開所走的路線;抑或故作矯情地敝帚自珍。直是山嵐之進退兩難。

再見幽蘭 藤蔓與思緒

下午三點有約打籃球。考量時間,決定要把平溪三尖中未走過的那一尖完成。出發的時間早,所以可有充裕的時間從..坑上去,從..坑下來回到菁桐。順路繞到菁桐國小;我沒忘記今年四月時跟菁桐國小的楓葉許下重遊的約定。人面已不知何處去,或許楓樹依舊在;這當兒該是枯葉舞秋風吧。

從溪旁登山口一上山,樹林中的小徑還算清楚,只是雜草已蔓生。突然聽到人聲,趨前看是幾位當地人正在整理山路。原來山徑至此已經崩塌大半,剩下殘缺窄稜一段。與他們一談;他們正準備把這條登山徑理好以便後來的登山者行走。其實本就少人由此上山,但竟然還有人發心來修整這種登山徑,更加是功德無量。尤其可喜的是,感覺到當地人對於維護自己鄉土的那一份用心。

後來一路上坡,都是在樹林中,本來沒有什麼景緻,但也沒有抱什麼期望。無所用心地拄著九芎棒,攀樹枝借力上坡,聽著左邊山下溪谷流水淙淙聲上山。可喜的是,天氣晴朗,林中光亮,心情也舒坦。上到一處稍平緩之處略作喘息。這裡已經有三、四百公尺了,夠高。

目光穿過樹林。對面山頭也是綠綠,參雜些許紅紅。做了一些該做的事之後,待要起身;回頭不經意一瞥,那枝幹之間一大叢,莫非又是野蘭嗎?走近看,果然是。其實不是單單一株,而是數株蘭花群聚。看起來很像千萬代。只是非常疑惑:論這裡的濕氣、光線、棲息之處,有一大群蘭花在樹上攀附生長,都是很奇妙的事。當然還沒被人發現與採集也是難得。大概是沒有人會料到這裡會有蘭花生長吧。看根附著的日子應有一段時日;但是附著的地點這麼恰巧在樹枝幹中間,又非常像是人為栽植。為了這群蘭花,這篇文章又不能正大光明的命名了。

松鼠之進退兩難

頂上之青楓與後面的風景

馬藍

蘭花其實點醒我:行旅匆匆,或心纏俗念,往往都會錯過路邊的風景。於是自此之後,所謂之「松鼠之進退兩難」,是有一隻松鼠在樹林間跳躍卻突然間停在我頭頂樹枝上不動了。原來是今天山中一路上,天空中大冠鷲忽溜忽溜的叫著。對於可憐的小松鼠而言,天上有大鳥盤旋,虎視眈眈;地上有人拿著相機,鏡頭直對著。動即暴露行蹤,不動又是心急如焚。真是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又是進退兩難。

接近山頂之處,有一處峭壁,左邊即是溪谷深淵。再走一會,有幾株青楓,葉子直接枯黄並不轉紅。山上的藤蔓把樹幹纏繞緊緊,像是要掐出樹肉來(如果樹有肉的話)。但轉念一想,隨即啞然失笑。藤蔓纏樹,猶如被思緒綑綁的心,百般不自在,企望解脫法門。其實這綑綁心的藤蔓,其賴以生長的養分就是慾望與攀緣。

如果斷絕慾望與攀緣,那藤蔓是不是自己就會鬆脫?但是如果換個方式解釋:就好像樹與藤蔓一樣,雖然藤蔓不是樹的一部份,卻緊緊地纏住樹幹不放,直至最纏的樹體枯死去方休。

慾望本來不是人的一部份,卻是依附人而生,也許直到人生命終了為止,慾望才能止息,愁悶才會消除。所以凡人一生,是否還是免不了要被慾望纏身所苦?

近看峭壁與石筍尖 遠眺平溪中央尖

(斷腸崖)

上到山頂,附近有杜鵑花叢,視野非常之好,只是開始起雲了。雲霧流動甚快。山頂附近有一斷崖,在此望雲之流動,有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淚下的感傷。只是到底有什麼好感傷的,事後回想,竟是一點也記不得。就像手捧一把細沙,看著細沙從手中指縫間一點一點滑落的姿態。想留下什麼,想放棄什麼,在那瞬間已惘然。只是怔怔地看著沙滑落而已。

從另一側下山,卻不走石階道。到中途,直接從石階旁小徑陡下,想要看看這山徑究竟通到哪裡,依據方向判斷,是會通往菁桐古道的。只是雖然陡下,還是走了三、四十分。

出口是一個陡急坡後,接回原來的石階步道。我在這最後一段拉著繩子,想要空中背後翻身換手拉繩下降。其實不是甩帥(又沒人在看),只是突然有這個念頭而已。不過事情果然不是心不在焉的人所想的那麼簡單。一換手,繩子果然沒有拉著,而我就這樣從三、四公尺的山坡翻滾了下來,直到石階才止。嘴巴吃了一些土,門牙撞到了石頭,不過還好沒斷;也慶幸背包中的..安然無恙。驚魂乍定,坐在路旁石階上整理行囊。有一個登山客剛要從旁經過;我想我現在的樣子該是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吧。

(望石筍尖)

紅葉

紅樓與紅葉

(郎騎竹馬來,遶床弄青梅)

接回菁桐古道上的溪流畔,關於溪畔旁群聚的美麗紫色小花–馬藍的描述,有「此處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的感觸。

來到菁桐老街上漫步,與賣枝仔冰的菁桐媳婦閒聊到登山經驗,又問我剛才去爬哪座山。我只是把手往上一指:已經在山中待了三個小時了呢。是嗎?我看起來就像是登山好手的樣子嗎?呵呵,不好意思,剛剛才又摔了一次。枝仔冰,吃來吃去,還是清冰最好。大香腸也不錯啊,口味獨特。我覺得吃起來特別有感覺的原因應該是,這裡面都包含了道道地地的人情味吧。

菁桐國小的青楓,雖然都已枯黄,只待秋風將之吹落。然而落葉堆滿鞦韆、溜滑梯旁,孩童們天真地四處玩耍;不像我,哪來這麼多觸景生情,多愁善感?

本文日期:2003.12.6|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