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今天晚上盛情難卻,受邀參加校友會。母校成立已百年,傑出校友眾多,Double E近十年來更是勢力龐大,菁英遍佈科學園區(如果頂尖優秀者都跑去當工程師或醫師,還真讓人擔心台灣的未來。畢竟像溫先生這樣具人文關懷的科技人並不多。這是題外話)。然冬烘先生並非世俗中所謂功成名就的那類人,出席只是為了捧球友學長的人場。

(環湖公路聖誕紅花開)

早上將近十點出門,心想六點半開席之前來回石門水庫應是遊刃有餘,但是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

到了三峽之後,突然想要走走看不同的路線。也就是走台七乙線到三民接台七線回往大溪方向,不久在百吉隧道前離開台七線左轉進入石門水庫的環湖公路。今日的目的有二:一是登溪洲山;二是觀石門水庫的紅葉。在我的心中,其實看槭葉變紅是比較優先的。

在百吉國小暫歇時,發現校門口附近的登山條。完整的溪洲山登山路線,應該是從石門水庫福山岩登山口開始上到溪洲山,越過稜線,來到東邊的慈湖附近的。溪洲山上的登山路線眾多,為了到底要從哪裡起登,哪裡下山,著實讓我在百吉國小中想了好久。


(環湖公路望石門水庫之風光明媚)

後來沿著環湖公路繞時,開始在想著今天到底要以登溪洲山為主,還是看紅槭為主;因為溪洲山的水井登山口就快要到了,如果要從這裡登山便要立即做決定。後來我想了一回,決定了幾件事:紅槭要看,山也要爬,而且五點半以前要回到家。所以從五點半到推回來,四點要離開石門水庫,一點要開始爬溪洲山,而且只能在山中待三個小時。現在時間十二點,換言之,我只有一個小時走石門水庫內的賞楓步道。

<溪洲山與石門水庫 梅花(以槭林公園為襯)

溪洲山與石門山是石門水庫附近熱門的兩座郊山。石門的由來,便是從這兩座山所形成的犄角之勢而得名。水庫也利用天然的地勢而建。說了這麼多,其實還是紅葉在吸引我;只是從壩頂望那楓林區,卻見到這一片楓槭林區只剩枯枝枯幹而已。

雖是如此,還是將車停在槭林公園,徒步上坡將那我去年就覺得最值得一走的賞楓步道走一遭。

其實還是有紅葉的,只是槭林公園此時卻是以白梅最為動人。現在梅多在含苞,但些許白梅以背景的紅槭為襯,又是另外一番賞心悅目。

如果來到更早些,大概可以看到更多紅葉吧。去年所見整條路上都是落葉的氣氛雖然不再;但是選擇漫步在落葉飄落的路上獨享這一份清幽還是讓人流連忘返。只是我必須開始去爬溪洲山了。今天的爬山的心,卻似乎沒有那麼強烈。

溪洲山的登山口是必須要認真找一下的。本來以為就在溪洲大橋旁的坪林站牌附近;但是卻一直要再沿著台四線往大溪方向走一會;其實福山岩對面就是登山口。看著登山口附近豎立的登山路線圖,開始在盤算著怎麼上到溪洲山,怎麼走一圈來回不重複的環狀路線。

石門水庫紅葉以壩頂為襯 石門水庫紅葉以路為襯
溪洲山十字路口 溪洲山頂水龍頭

(隘寮遺跡)

經過研究之後,我覺得有兩個點正好是8字的頂與中間。其中相隔不遠的兩個起點是8字的底,而8字的中間是「時鐘尾」,8字的頭是十字叉路口。在十字叉路口又可為8字的頭長兩隻角,直行可以下到水井登山口(苗圃),左側叉路可以續上稜線,往溪洲山;而這溪洲山的稜線上平坦非常,卻是後來才知道的。

不過溪洲山的登山步道卻沒有想像中容易,因為大部分的時候都是一路陡上,像是想讓登山客直攻山頂似的。我花了十七分鐘爬了一段土坡來到時鐘尾,再由時鐘尾往左路經大石獅仔休息站往十字叉路口,走的就是8字的S部分的路線;這樣回程時正好能走另一段。其中從時鐘尾到十字路口這段路,又陡且窄,需要拉繩子,頗有挑戰性。所以辛苦上到了十字路口,看到一片竹林空地,就想坐在路旁休息了。

離開十字路口續走,還是陡坡,一直到上到稜線,看到電塔為止。來到電塔附近,其實引起了一陣小小的騷動。樹上的松鼠「們」亂跑亂竄;草叢中的畫眉鳥「群」飛來躍去。也許被嚇到的是我哩。

從第二電塔開始,溪洲山頂的稜線變得寬廣平坦,這實在也是意料之外。我開始沿路找溪洲山基點,不過山路如此平坦,基點真的是在這裡嗎?在山路兩旁的樹上竟然還架設有水龍頭,打開之後還有水,真不曉得這水是從何而來?

走著走著過了五分鐘吧,在不經意間,看見路左邊的坡上,似乎樹叢讓開一條小徑,走上去一瞧,果然是溪洲山基點,殖產局三角補點。據說這個三角補點曾經消失在古道荒煙中一陣子,近來才被重新找出來。

回程,從電塔附近下坡要回到十字叉路,遇到一對夫妻正要爬上坡來;他們告訴我,過了基點再往前走還有觀景亭;而且再往前走到慈湖端出口,大概只要三十分鐘而已。總之,只能下回再來了。過了十字路口,又往隘寮遺址路口,再遇到一對青年男女問路。他們說,好像溪洲山不怎麼熱門,爬的人比石門山少,而且山路更陡。我說,不會啊,還好吧,拉拉繩子還是蠻輕鬆的。結果等我自己從隘寮遺址下到時鐘尾,才切身感覺到:這段山徑,其實不能算是山徑,就是必須拉著繩子下降的陡啊。

山徑這麼陡,等我要從時鐘尾再下到登山口時,腳也開始酸的抖起來了。越走越慢,剛才遇到的男女也趕上來了。在登山口附近休息時,把手上的圖冊跟他們分享。他們聽到我特地從台北跑來這裡爬溪洲山感到驚訝,因為他們一向只爬石門山而已。這原因是,他們就住在石門山腳下。

所以今天也是他們第一次爬溪洲山。我把這附近的郊山又跟他們介紹,並且跟他們說既然住在這附近,那打鐵古道不能錯過。我開始比手畫腳的說明路線。那女孩問男生說,你聽懂了沒。那男生說,大概知道吧。我只是又想,原本爬爬石門山就很高興的他們,會不會更覺得我實在很怪啊?

後來六點十分才到家,趕到喜來登時遲到了十分鐘。不過為什麼在本校台北市校友會的場合中,前校長卻要在開場時演講工..院的未來發展呢?肚子餓了啦。後來校友中的失意政客們開始唱卡拉OK,底下的校友們捧場的捐助。要上台唱一首歌,需捐一萬塊起跳。我跟一起來的兩位學妹說:什麼時候,兩位學「姊」也來輝煌騰達一下,贊助個幾萬塊讓小弟上台過過唱歌的乾癮,如何?兩位學妹齊聲道:..學長,是你要先努力給學妹們做典範吧。看到場中在義賣畫,在義賣墨寶,樣樣都要錢,難道這些有錢人就不能做一些比較不俗氣的事嗎?真是有點不習慣這樣的場合。(標準的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說法)

本文日期:2003.12.28|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