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大舌湖健行步道沿路與北勢溪為伴)

拜坪林鄉發展觀光之賜,因此有了「就這樣」的坪林雙峰:司公髻尾山與獵狸尖。

今天的規劃是以登獵狸尖為主,因此去程走坪石公路(106乙)。回程想走坪雙公路(北42)經闊瀨去感受北勢溪的湖光山色。司公髻尾山在坪雙路附近,入口有個南山寺;獵狸尖在坪石路上,入口有個文山寺。這兩個「就這樣」的坪林雙峰,實在有很多相似之處。現在要到石碇,只要從南港上北宜高就行了,我注意到縣106公路深坑到石碇間的車流因此少了很多,也許通車之後,附近城鎮的興衰起落又要有所改變了。

坪石路過華梵後起大霧;在文山寺附近右轉上少人會注意往粗窟的路。只是路口一個轉折,卻彷彿來到另一個世界。霧氣瀰漫在山坡茶園間。茶園與周邊的針葉樹沐浴霧中。附近靜悄悄地,這一瞬間的柔和為我所獨享。(大概要送給別人,也沒人會要)

驅車來到茶園旁所謂的登山步道”出口”,開始上山。在霧中,步道兩旁的景物看不真切。行約五分鐘,看到前面霧裡,聳立一座高壓電塔。心想:不會「就這樣」吧。於是棄步道,直接上小坡。果然電塔旁有木造涼亭,與獵狸尖三等三角點。自上個月登司公髻尾山後,不禁讓我又發出「就這樣」的..嘆。山頂周圍都籠罩在霧中,自然看不到什麼。只花五分鐘就上到山頂,雖然登山難度「就這樣」,但因此會想多在山頂停留久一些….。亭中木柱上掛著一個時鐘,還有一個溫度計。現在山頂是十五度左右。

茶圃之潑墨意境

下午十二點十七分….

針葉林相

下午十二點十七分,獵狸尖山巔,看得到瀰漫過來霧氣的點滴,聽得到鐘秒針走動的聲音,偶而山中樹間草叢裡也會傳來聲響。我、霧氣、三角點,構成靜中有動的詭譎。因為在山頂多待了一會,定靜安慮得果然有道理。第一次這麼認真的看霧襲來。所以反而是賺到了觀霧的體驗。

在山頂找了一下其他叉路,後來還是順著步道下來。彷彿是聽到我「就這樣」的感慨,走不了幾步,又發現這步道其實左右各有一條,所以方才我上來的地方才叫做登山步道”出口”啊。於是從步道另一個方向下山,約十分鐘來到登山步道”入口”。叉路甚多,但對我來說,辨明方向,從入口穿過茶園回到出口,根本不是問題。

坪林一覽

有人在泛舟

有人在釣魚

接近坪林卻不進坪林市區,從坪石公路直接轉坪雙公路。走坪雙公路,除了從高處眺望,還要親近到溪邊,這樣才會知道北勢溪水有多麼清澈,樂水的人都在做些什麼?今天一共在坪雙公路上離開主線,從叉路下到溪邊三次。第一次看到好像有許多人在進行釣魚比賽;第二次是從高處看到有人在泛舟。而第三次,就是下到虎寮潭。

虎寮潭之狗齒地形

好多金莎啊

原來是仙人掌花

這是第一次來到虎寮潭。在這裡有兩條叉路,其一是往右走到盡頭會接到湖桶古道登山口,途中在一處茶圃旁眼睛突然為之一亮,因為看到好多金莎。在陰暗的天色中,這一片金光閃閃,真是魅力無法擋啊。

路未到盡頭,先遇到叉路,並看到湖桶古道的指標。

停在路口張望一下,這裡已經很深入虎寮潭了,是溪流盡頭的清靜山谷之間。有一隻黑狗跑過來嗅嗅我的氣味。還好有人可以讓我問路。從這裡到湖桶的時間,跟從乾元宮進入的時間差不多;不過現在時間已經太晚了喔。嗯,兩點半,果然是晚了。不過我本來就只是來探路而已。

從虎寮潭走另一條路,是續沿著北勢溪畔,看著這段北勢溪的河谷地形一直行,最後終點來到粗石斛吊橋。
對我來說,石斛是一種蘭花。也許在地形上,它有其他的意義。

大舌湖健行步道

採茶忙

過了吊橋走了一段步道,但沒有時間把大舌湖步道走完,估計從粗石斛吊橋走到坪雙公路上的漁光派出所至少要四十分鐘以上。路上遇到兩個正在採野菜的婦人,打過招呼。她們都是走多久算多久的。共同的心得是:出來走走,沒有負擔真是好。

坪雙公路上有兩個觀景台,有點失去應有的作用。虎寮潭觀景台前視野已被樹木遮蔽,原本應該可以看得到虎寮潭吊橋附近的北勢溪風光。至於大舌湖觀景台,還不夠高,路旁電線桿電線橫掛在視野前方,從這個方向也不看出大舌頭的形狀,不知道是不是天氣不好的關係。

其實在坪雙路旁還真有登山徑可以登這個大舌頭,不過就僅只於是登山徑而已,不是大眾化的路線。在大舌湖觀景台時,雨開始大了起來。近下午四點,為了還要不要再走闊瀨而猶豫;最後還是決定從南山寺回平溪,把闊瀨留給下一次。所以今天的路線跟四月十二號的司公髻尾山路線一樣,只是方向相反。這樣的決定似乎是對的,因為北43開始起了濃濃的霧,一路上路旁有許多野薑花,尚未有花苞;只是因此想到那好香的野薑花粽,實在是讓中餐沒吃的我是又冷又餓啊。

依右而左應是,司公髻尾山下的南山寺,大舌湖山,北勢溪;實則有待確認。

附記:獵狸尖秋芒(2003.10.30)

本文日期:2003.5.18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