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峰頭尖稜線上望石碇、汐止、平溪方面群山。其中應該有四分尾山、耳空龜山、石底觀音山….。

(舊庄街杜鵑正艷)

在平溪連走三個半小時的陡坡與稜線後,接著馬上又趕回台北打兩個小時的籃球。累到晚上洗澡是在恍惚狀態下閉著眼睛完成的。身體不沖一下又不行,實在是又鹹又髒又臭。不過行程都是自己安排,怨不得別人。雖然昨天已經在內洞林道走了五個多小時,但今天之所以會這麼累的原因,其實還是我又太小看了這峰頭尖。我一直以為平溪三尖一樣都是石板步道一路上山。小看了你要登的山,註定是會有苦頭吃的。

峰頭尖不太合群,其他兩個尖(薯榔尖、石筍尖)都在一零六公路以北,只有峰頭尖在一零六公路以南。所以連登山口也不在一起。看地圖上畫的是:從中央尖往西走連稜;或是從玉桂嶺道路往東北方上稜線。而我決定遵照資料的建議從玉桂嶺道路起登。

雖然在玉桂嶺道路上找登山口遇到一些麻煩,找著登山口後也還是又走岔了路。但尋路的過程中,反能讓我因此知道了這裡有一條路可通往東勢格;沿途也還有登司公髻尾山、玉桂嶺山的登山口。

峰頭尖頂向北、向東眺

(小峰頂望峰頭尖)

一開始沿著溪流上溯約三十分。蚊蠅在身邊繞來繞去,並非鍥而不捨,而是前仆後繼。這其中的差別是:一種是打死不退;一種是沿途處處有蚊蠅,只要有體臭,蚊繩就會如影隨形。這段坡路,有點濕滑,有點慌亂,更是汗流浹背。

穿出叢林上到鞍部,眼前為之一亮,但景物盡是滿目瘡痍,一個已經被破壞的羅網落在地上。上有..,雖然落在地上,不過還是能困得住鳥類。松鼠在附近倒是竄來竄去,似乎不以為意的樣子。要不是累極了,還真想趕快離開這裡。

從鞍部開始是一路陡上到稜線,先上到一處突出小峰,展望比峰頭尖還好些,因為較無林木遮蔽,可以看到峰頭尖獨特的山形。峰頭尖上空有一個黑點,是一隻大冠鷲在附近山區忽溜忽溜的叫著,是在尋找獵物還是在鞏固地盤?

從小峰到峰頭尖主峰真正是在走窄稜了,從相片看得出來稜線的陡峭,只是山徑都在林中,就算知道兩旁都是峭壁,因為沒有直接看到百尺之下,倒也不會十分害怕。

至於由峰頭尖山頂向東眺望平溪群尖,尖尖相連,應該是峰頭尖東峰、中央尖、普陀山、慈母峰等,但不能一一辨認,隨便猜猜而已。

至於峰頭尖山頂往北望,那尖尖的山巔又是什麼山?

蝴蝶吸蜜,天經地義

這是什麼樣的花啊?

峰頭尖岩稜上的杜鵑

走峰頭尖稜線時,注意到山頭竟然有多種蝴蝶飛舞,這裡海拔應該有五百公尺以上了吧,而且是蠻獨立的山巔。是否岩稜上有蝶類喜歡吸食的花蜜,讓蝴蝶不遠千里而來?

蝴蝶來此吸蜜,天經地義;冬烘先生揮汗登山,不知有何道理?

(汐平公路五月雪)

下了山已經是兩點五十分,包括迷路找路,算算在山中已經待了四個小時了。雖然急著要在四點前趕回台北,但卻還是繞道汐平公路想尋訪五月雪。在平溪方面油桐花是疏疏落落,本已不再期待;但過磐石嶺後,卻有滿山雪白的油桐花尚可觀。

五月雪盛況不用多述了,令人驚訝的卻是:汐平公路從兩年前九一七飽受殘害之後,又活回來了。磐石嶺開始一路到汐止間,行動咖啡、攤販、在沿途各點石椅上野餐休憩的人潮….;更厲害的是仁愛橋下,原本保長坑溪中早被亂石湮沒的人工游泳池,又恢復原狀了,戲水的人滿坑滿谷。到底是老天厲害,還是人的欲望勝天?我想是人類永遠無法記取教訓,所以歷史將會不斷的重演吧。

本文日期:2003.5.11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