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往天池的咖啡小徑)

老婆嗜喝咖啡成癮,平日把冰咖啡當白開水喝。今天早上老婆說她想去東山喝咖啡,問我說現在是不是咖啡的季節?原來是她昨天晚上看了介紹古坑咖啡的節目。若要去東山喝咖啡,對我來說規劃路線很簡單,就把兩年前的神農宮上李子園天池下丹品咖啡二館的路線拿出來再走一次就是了。

為難的是,老婆這次回台南卻穿著「低」跟鞋。純粹(這好像是某咖啡飲品的台詞?)喝咖啡也就算了,但若要帶小孩穿過咖啡小徑走上往天池的坡路,那就是自找苦吃了。不過老婆自己也說了,大老遠跑一趟東山只為了喝一杯冰咖啡,好像不太值得;於是她跟年紀太小還不能喝咖啡的兩個小孩說要帶他們去看紅紅的咖啡果子。要看咖啡果子自然得走在往咖啡園的山路上,老婆為了兌現自己的承諾就算穿著低跟鞋也只好硬上了。

早上十點出發,為了在中午前抵達,所以從二高轉84號快速道路從玉井下,接台3線省道往楠西,水庫路,轉174縣道,再接東山咖啡公路(175縣道)北上,轉入往李子園道路的岔路。最後一段到神農宮的陡升坡,要不是先前有來過幾次,還真的會懷疑是不是走錯路了?總之山路太陡,非歹要開車的人藝高人膽大才行,油門一刻也不能放鬆。

神農宮旁有一隊人馬在棚下煮食,不知道是不是剛爬完山下來的;但我兩年前我想探李子園登山路卻遇草太長鎩羽而歸。

我們帶著準備好的食物走入天池步道。到高峰咖啡園的水泥路都還算緩坡好走,只是一路上咖啡樹,要嘛結果不多,要嘛結的果子是綠的,跟我們所期待的一串串紅通通的咖啡果子不太一樣。我們在猜是已經採收結束了,還是咖啡果根本還沒成熟?

(李子園天池)

兩小兒第一次看到樹上結著咖啡果子也沒有特別興奮或期待,可能因為他們沒看過的新奇東西太多了,也不多這一項。反而是在一旁負責引導忙著指指點點的大人比較興奮。走到高峰咖啡園前,本來想在此休息喝杯咖啡順便吃中餐,看到裏頭已經有許多人在泡茶聊天而打消念頭,繼續往上走。沿路山坡上咖啡樹更密集,不過依舊果子紅的不多。坡道開始轉陡,老婆開始嘗到穿低跟鞋走山路的苦果,尤其是二寶年紀尚幼,走不了多久山路,便要大人抱。穿著低跟鞋,還要抱小孩走山路,只怕腳要提早報廢。後來陡坡的角度甚至超過30度,大寶愛跑,我們還擔心他在坡道上跌倒。

我只好不斷安撫家人「轉個彎就到了」。過了展望點,再轉個彎,真的就到了山中平坦的地方。走過一群群咖啡樹叢,就可逐漸看到天池的影子。天池位於山中幽谷,一點人聲就可聽得非常清楚。湖中亭已經有兩組人休憩,看到我們一家子提著食物走過來,便禮讓我們後到者說是休息夠了要起身離開。

亭中有木椅,我們一家人在此吃老媽準備的碗粿、蝦仁肉圓,又吃飯後水果,享受山林寧靜的氛圍。池水明顯比四年前少了許多,湖畔的穗花棋盤腳已經開始結果。池中浮著一隻不知是牛蛙還是蟾蜍。往龜形山上的步道指標上,祥馬註明森林三角點在「涼亭北側」。兩年前我從山丘後方步道依循龜形山指標想要繞上去,走到盡頭卻無路。指標顯然有誤,但至今尚未更改。或許是立「龜形山」指標的單位本也不在意什麼三角點。

(福忠宮附近的橘子熟了)

在天池吃喝已畢,家人沒有登上龜形山的興致,就此下山去。上坡陡,下坡更陡。怕亂跑的小孩煞不住車,一直滾下山坡,只好一直拉著愛跑的大寶。至於二寶則更是一路抱著,這樣更會加深下坡時鞋子對腳尖的壓迫。後來走出到福忠宮接上柏油路面時,老婆乾脆就像曼陀珠的電視廣告女主角一樣把她的低跟鞋脫掉了,開始赤腳行走。

這一路山坡上的柑橘都黃熟了,而兩年前所見路上那棵大柿子樹也結實累累,甚至後來接近丹品咖啡園的咖啡樹也都結出紅通通的果子。或許是這一面山坡的日照比較充足。

父母妻兒在丹品二館喝咖啡吃冰淇淋休憩,我一個人徒步走回神農宮。用走的,更能感受最後一段上坡路如此之陡,於此開車真是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等我拿到車又來到咖啡館時,家人已將早先所點冰咖啡與冰淇淋都掃光了,於是老婆又去幫我點了杯冰淇淋咖啡。問老婆東山的咖啡如何?老婆回應說,認真品味之後,覺得還不錯。我這次喝的感覺是,一開始入口覺得香醇,但是餘韻頗強,可以一直持續好幾個小時。果然當晚老婆就失眠了。

(我不在咖啡館,就是在往咖啡館的路上)

本文日期:2012.11.04 | 台南行腳 | 相簿 | mps(GPS)


李子園神農宮->天池->福忠宮->丹品咖啡二館路線圖 | Google map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