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野百合(台二省道)

雖然標題是南子吝山,不過其實我的重點是半屏山大瀑布。之所以不敢以半屏山當標題的原因是:應該只溯了不到兩百公尺的溪吧,我就鍛羽而歸。除了自覺很沒面子之外,又做了個錯誤的示範,因為這半屏溪確確實實是有難度的溯溪路線,沒辦法以高遶的方式避開沿途大大小小的瀑布。

所以此行我犯了兩個錯誤。一是低估了溯半屏溪的難度;二是溯溪一定要裝備齊全,不然花了一個小時,可能也是進度有限。但是這短短的兩百公尺溪谷也因為其難度,更讓我見識到半平溪谷,青山與綠水結合時的精采。

台二線過深澳開始進到落石路段後,公路緊鄰懸崖峭壁,另外一邊就是海。但是在山壁這一面處處開著野白合。在這個落石頻繁的路段,雖然車來車往,但應該少人會注意到山崖邊盛開的野白合。但是我真的注意到了:在濱海崖壁淒冷寂寞的角落裡,野百合也會有屬於它的春天。

至於在欠缺裝備的情況下,溯陰雨天的半屏溪谷,祇是給自己找罪受而已。最大的挑戰是:每一分每一刻都需要規劃下一步要踏在哪裡才比較不會滑。雙手雙腳並用,是最基本要攀上濕滑岩石的要件。但是經過五十分鐘,我才不過在這條溪轉了兩個彎而已。

當我在溪石上跌跌撞撞時,天空中一直有一隻飛鳥在呀呀的鳴叫,似乎在警告我不要再深入。同時也有一隻水鳥,隨著我前進,好似被我驅趕般,就往上游飛去。最後當我來到一處巨石連瀑處,我知道我該放棄了。退回溪流轉折處,從山的開口望向稜線….半屏瀑布,我還會來的。

水壩濂瀑

溪流轉折望稜線

沿途遺跡處處

起溯之潭

起溯之潭回望水壩

滑水平台

南子吝山,東北角風管處在南雅村建了一條步道直上山頂。本來不抱太大期待,不過山頂的展望卻美麗的超出想像。尤其是等到上了山頂,才能清清楚楚的看到半屏山到茶壺山這一段稜線。今天的天氣不是很好,所以又可以看到半屏山在吞雲吐霧了。

約兩年前在燦光寮山與半屏山鞍部,看到雲霧會爬坡,爬半屏山的山坡。今天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半屏山,只見雲霧又從山的南方襲來,有一部分遇到這一面屏風來阻擋,流動的雲被半屏山幾個山峰給攪了攪,能夠穿出屏風的雲氣快速地繼續往前竄,不明就裡的人看到這情景,可能還會誤以為是不是山巔失火濃煙直冒。

至於觀看半屏山面對南子吝的這一片翠綠支稜;或是在半屏山的山谷間尋找比對方才溯溪的路線來推斷大瀑布的所在,這些都是極有趣的事情。光是在山頂上看山、看海、看雲就可以消磨好久。奇怪的是,南雅停車場車停甚多,但是一路上山來,我卻只遇到一家人來此登山?

南雅奇石

山頂土調圖根點

山頂往下看台二線

山頂望南雅海崖


有一回看了莊兄攝雪霸聖稜線,將數張影像組合起來形成近似廣角相片,之後就很想找機會試試看。上禮拜在五城山本想拿天上山系來當模特兒,但一直不忍心打擾那對已經佔了最佳觀景點的神鵰俠侶。此次來到視野非常好可以看山兼看海的南子吝山,又怎能把東北角群山從我的鏡頭放過。只是我一直在注意角度與方位,卻不知道要固定焦距、光圈、快門,因此拍起來每張影像的質感都不同,所以等到要組合時,就無法完美的接合。

不過能夠一次總覽群山也是快意,趁機可以看看自己認得幾座。由右而左接縫處應分別是基隆山、九份、茶壺山、半屏山與燦光寮山鞍部、苦命嶺、南雅山、南雅海崖與鼻頭角。

本文日期:2003.4.27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