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讓三月裡的小雨,淅瀝淅瀝打在我的身上;請問小雨,誰帶我追尋?追尋那一顆愛我的心….

以上的組合歌當然跟今天傍晚的出遊,特別是與冬烘先生的年紀,還是一點關係也沒有。聽劉文正老歌、品嘗苗栗帶回的桑葉茶、瀏覽今日出遊的照片、敲打鍵盤記錄心情點滴….。這純然是週末晚上的閒情。

復興園看南港山稜線

轉播站附近峭壁

豈料峭壁險峻如此

高壓電塔附近峭壁

週末下午只有兩、三個小時的時間,腦海中把汐止南港內湖的景點掃過一輪….南港山峭壁,就是你了。

車停真光禪寺,接上虎山自然步道後,走不多久右轉往復興園方向。到了復興園,只見九重葛開的正艷,但從復興園眺望南港山稜線尋峭壁,這其中頗有學問。左邊高壓電塔是Tony兄所說的中峭壁上來之處,右邊的轉播站則是大峭壁上來之處。

我所帶的水,在爬中峭壁時因為背包拉鍊沒拉好而從背包中掉出,一路順著陡坡不停地滾,滾到….不知何處去了
;幸好底下大概沒人,不然這天上掉下來的,可不是一件禮物。而我只知像這樣陡峭的山壁,姑且不論水是否可找到;如果叫我下去又再爬上來一次,相較之下我寧願忍受登山無水的渴望。

一路相思

南港山頂看裸岩

山巔的卡夫卡

蝴蝶花舞杜鵑叢

開亦或是謝?

從中峭壁上到山稜線來,這大概是在步道地上標示九百公尺附近。續往九五峰方向走,在轉播站附近又看到垂直而下的繩索。

南港山的三角點是在過九五峰後不遠的山頭上,滿是無線電台天線之中。回程下山時,遠望溶入夕陽薄霧中的 101台北金融大樓,雖然現在是二十一世紀初,但卻
讓我有種世紀末的荒涼,萬物滅絕,獨留殘陽空照高樓的孤寂。

回程時遍尋不著小峭壁,於是改由黃禪園下山。若問為何不由大峭壁下山,那是因為….不說也罷。

黃禪園,庭園與小樓、小橋流水格局;附近紫色九重葛與綠林相映成趣。

三月裡的小雨……,情歌的本質畢竟是悲傷,無論它的旋律有多輕快。

不想寫了,保留這種孤寂的感覺正好讀海邊的卡夫卡。

本文日期:2003.4.19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